水中脱险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6-19 10:44:55 | 作者:sxchj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2008年7月22日清晨,我们的两辆越野车从甲谷乡出发向昂孜错湖的东边驶去,闫建军开着另一辆车向北驶去。今天我们的目标是把我和冯辉的图调绘完后结束两天的“游击”赶晚上回到尼玛县。

从影像看西边有一条路可以直接进入我的图。我们一路狂奔,开始的时候路况很好,后来穿过一片沼泽地的时候汽车好像炒豆子一样,几乎是蹦着过去的。好不容易穿过了沼泽地,在平坦的道路上行驶了不到三公里,一条大河当在了我们面前。河的对岸就是我的图幅范围了,看到河边有车印,而且路也是从这里过河的,我们想着应该可以过得去,另一辆车在河边等着,我坐的那辆车试着开始过了,在端急的河流中,汽车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前进,河水此时已经淹没了轮胎,对岸离我们不到20米了,突然间车头被埋在了水中,河水冲上了前面的挡风玻璃,司机猛加油门,车头终于露出了水面,可是不管发动机再怎样的吼叫,汽车却怎么也开不动了,河水此时已经淹到了后门扶手处。水开始慢慢的往车里渗,打开车窗看着波涛滚滚的河水一波一波的冲向汽车,汽车在河水中被冲得一颤一颤的。

李雷穿上水裤从车窗爬了出去,站在河中的时候河水已经淹到了他的腰。他拿着铁锹,在河中慢慢的试探着往前走,王占海也穿上了水裤从岸上拉着钢丝绳慢慢的走了过来,当两人都走到车后面的时候,河水已经当了他们的胸部,河水很急有好几次两人都差点跌掉,看着两人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我开始有点自责了,真不该选这条路,由于河水太深了,从后面无法挂钢丝绳,再说了从后面往出拖,一旦拖不出去让发动机进水,汽车就彻底完蛋了,他俩只好放弃,回到岸上。岸上的车向南去寻找别的路,看能不能绕道到前面拉。此时闫建军从电台中得知我们遇险后立刻往这边赶。此时车里的水已经快升到后座上了,我赶紧拿起饭盒一盒一盒的往出舀,冰冷的河水把手都冻麻了,舀了半天发现水没降一点。向南找路的车回来了,南边有条路也得过河,一辆车害怕再次被陷水中就没敢过回来了。闫建军开着车这时候也过来了。

闫建军问了问情况后换上了王占海穿的水裤下水察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车还在水中摇晃,车的一面是一波一波的黄浪,另一边是水从车底钻过带着沙石冒上来形成的翻滚的沙浪。随着车底的沙石被掏掉,车正在慢慢地往下陷。形势越来越危急,闫建军和李雷在水中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可以过河的地方,望着一点一点下沉的越野车,闫建军一着急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穿一条小短裤下到了冰冷的河水中,我刚才舀水的手现在还在发麻,他却光着身子站在这样冷的水中,看着他被河水惊得只打颤,真让人揪心。由于河水实在是太凉了,他在水中察看好情况后就赶快上了岸。第二次他又拉上钢丝绳在河水中艰难的走到车尾,整个身体几乎被河水淹没,费了好半天的事,终于把钢丝绳挂好了。回到岸上后,他冻得在沙滩上直跳。穿好衣服后,闫建军让人把钢丝绳的两头各拴在岸上的两辆车上,他钻进车里开始发动车,只听见三辆车的发动机一起疯狂的吼叫,一阵急剧的颤抖后,水里的车被拉了上来,停在了岸边的沙滩上。当我打开车门时一股水冲出了车门,那情景像开闸放水一样。卸下了所有的东西,把车擦干收拾好以后,装上被水浸泡的睡袋,我们又开始继续我们的调绘。不停的照相,不停的采坐标,不定的标注。一包方便面两口矿泉水打发完了中午饭后,继续和前面一样的工作。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开着车在晚霞的陪伴下我们踏上了回尼玛的路。

大家一路上说说笑笑的,早已忘记了早晨河水的冰冷,忘记了困在水中时的担忧。可能这样的事情,在外业队员的生活中是再平常不过了吧。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尼玛县。大家吃过晚饭后,钻进被窝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席科)

此日志由 sxchj 在 2009-6-19 10:45:26 编缉过。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471)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9-6-18
  • Email:sxchxh@163.com
  • 城市:陕西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