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之妹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6-19 11:03:41 | 作者:sxchj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那年在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戈壁上进行航空摄影测量。清晨极目远眺,由于太阳辐射产生蒙气,地上好似一片汪洋大海,十分壮观。中午天空则浩瀚无边,空中不时有小龙卷风卷起沙尘柱,高速旋转而缓慢前行。近看眼前,遍地是沙砾石,偶然发现其间夹杂着一种精美的石子,急忙蹲下静目细观。选了几粒,拂去沙尘,再用水一冲。哇!好美好美啊!似曾相识,又一时无从想起。绞尽脑汁,闭目思量,极力搜索记忆中的信息,终于想起来了…… 
  曾路过南京夜逛工艺美术店,看到了精美的雨花石,便给女儿买了一盒,至今作为珍藏品。星移斗转,时过境迁,转眼又过了七个春秋。我在哈密地区八里坤戈壁沙漠中,惊奇地发现了这里也有精美的花石,其质、其形、其色、其纹并不亚于在南京看到的雨花石。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从哪里来的?百思不得其解。在苦苦寻觅中,听当地开采石油的老人给我讲了一个传说中的神话故事。
雨花石之妹名曰莎花石,这两朵金花原是天宫中荣氏所生的孪生姊妹,美艳绝伦,举世无双。荣氏极力反对玉皇大帝将人赋予善和恶两种品性,从而引起人们的争斗和尘世的不安。玉皇大帝对荣氏极为不满,将她所生的双胞胎扔向人间。从此,雨化石和莎花石变成了既无善又无恶的石头。一个被抛在东部,一个被抛在西部;一个生活在绚丽的花都,一个栖息在荒凉的大漠。从此,雨花石落户在水乡泽国人群集中的南京,她的美名广为人知。莎花石落户在荒漠戈璧人烟稀少的八里坤,她的美名无人知晓。
莎花石与雨花石相比,都是质地坚硬,多彩艳丽,花纹变幻无穷,石形圆润多姿;也都具有精、洁、纯、静、虚、润、幻的美,实属一对双胞胎。自古以来以质、色、行、纹称奇;以千态万状,包藏万千为妙的奇石,颇不易得。更何况在这人迹罕至的边陲要塞,知道的人不多,拥有的人就更少了。我因工作之便,好长一段时间几乎整天与这些奇石相伴。或躬身拾取,或精心挑选,便拥有几十粒爱不释手的莎花石,其乐融融。同伴们纷纷效仿,经常聚集在一起,互相比美,乐在其中。
有史料记载,赏玩雨花石的鼻祖当推宋代文豪苏东坡,他以饼饵易石的故事传为美谈。其他著名爱石者还有宋代大书画家米芾,他常把石头藏于袖中,随时拿出来观赏,甚至呼石为兄弟。元代大诗人郝经赏石,借以抒发胸中正气,他将雨花石置于座右,每每“缔顾熟视”感慨系之。明代书法家米万钟是历史上“石迷二米”之一,生平蓄奇石无数,他的朋友董汝亭写诗说他“米公弄石如弄丸,十年改邑不改官”,意即他因玩石而不得升迁,明人孙国敉亦是一位品石专家,他给雨花石划分了若干等级,并将第一等谓之“神品”,倍加厚爱。
 

古人观雨花石,多赞美其自然、奇丽、丰富、空灵。有言:画中有诗,是弄石大旨。又云:无天然画意者为石中选。古今一脉相承,大凡美石显现浓郁的、天然的诗情画意,最易打动爱石者的心。石头之天然美,陶冶了人们的性情,爱石者从这些“质超于玉,奇润可爱”的石子上,受到美的熏陶。“省登临之劳,极遨游之趣”,这是一种高雅的享受,与玩物丧志者是大相径庭。

石头姊妹花,一个是栖东,一个是息西,一个是以水为歌,一个是以风为韵,一隐一现,一妩一媚,在神州大地这个平台上,好似双人起舞,婀娜多姿,美不胜收。如果说雨花石代表着南京人的儒雅娇俏,雍容华贵。那么,莎花石却代表着巴里坤人的坚韧执著,妖娆瑰丽,都是同样的奇美空灵。(汪东锋)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562)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9-6-18
  • Email:sxchxh@163.com
  • 城市:陕西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