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骗”妻子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4-29 14:02:44 | 作者:李桂炎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我“骗”妻子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当了大半辈子的测量工,在数学的“一二三四……”、“水平角、垂直角”、“前视、后视”等的熏陶下,造就了一个测量工野外特有的耿直性格,丁是丁,卯是卯,不会拐弯抹角,更不会撒谎。出差回家在妻子面前也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特别是经济方面,更是工资奖金一把交,抽烟花费凭“报销”,没有丝毫含糊。因此,颇得妻子信赖。
  妻子也是农村长大的,同我一起进测绘院下属分队工作,还兼职工食堂会计。她工作认真,一丝不苟,加上记性好,心算能力强,工作中很少出差错。近几年来,随着测量业务范围的扩大,往来账目日益复杂。她文化不高,算盘功夫有限,加上年龄不饶人,因此,工作起来越来越感到吃力。一天晚上,时钟已经响过11下,我开完会回来,洗漱完毕,正准备睡觉,见妻子还在算账清钱,我便倒了一杯开水送到她跟前说:“时间不早了,明天再算吧!”
  “算了几遍了,算来算去就差两元钱,真倒霉!”
  “两元钱垫上就得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就怕账不清,糊涂账是会计的大忌呀!”
  说完又埋头清钱、算账去了。我看着她汗水淋漓疲惫不堪的样子,我灵机一动,从口袋里取出两块钱,悄悄地丢在妻子脚后的阴影里。然后故作惊讶地说:“你那脚边不是掉了两块钱吗?真是的,掉了钱还不知道,只是一个劲地蛮算。”她立即弯腰拾起那两元钱,一脸憨笑地说:“唉,老了,老眼昏花的不中用了!”说完,收拾好钱箱、账本,洗漱去了。我也放心地睡下了,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等我一觉醒来,看看墙上的挂钟,已是凌晨3点多了。翻身一看,床上没有妻子。她还坐在里屋那微弱的灯光下算账呢。我惊奇不安地叫她:“账清楚了,怎么还在算呢?”“清楚啥,你那宝贝女儿下午吃的巧克力还没有付钱呢!现在反而多了两块钱,我把账和钱反复盘算了八次,一直查不出错在哪里,真是急死人!”
  妻子疲惫已极,无力地说。
  听了妻子的话,我赶紧爬起来,向妻子坦白交待了撒谎的经过。妻子气得哭了,她说:“你这个死鬼,我一直相信你,你倒骗起我来了,你以为那是帮我吗?那是害我呀!”
  我赶忙赔不是,请求宽恕:“我该死,我混蛋,请‘领导’恕罪……”她破涕为笑,但从此对我便有些不信任了。在她的话里常常多了一句台词:“真的吗?不是骗我吧!”你在野外测量天天与数字打交道,做人要厚道。

此日志由 李桂炎 在 2009-5-4 10:45:32 编缉过。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556)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