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的呼唤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12-14 10:57:41 | 作者:zb8811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莽原的呼唤
“哒哒哒,哒——”,嘹亮的起床号每天早上7:30准时在安多兵站响起,将队员们从酣睡中惊醒。就着漂浮着冰块的冷水洗漱完毕,下楼到院子东北角的伙房吃早饭。哇,出太阳了!这是一个多月来遇到的第四个晴天,大伙儿的心情顿时喜悦起来。


伙房外的帐篷上落了一层白霜,在阳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芒。弥漫在四周的岚蔼逐渐散开,阳光暖暖地照射着大地,拂动着那些正在复苏的冰冷的生灵。不远处的唐古拉山终于摆脱了多日浓雾的羁绊,越来越清晰地展露出伟岸的身躯。围墙外,三五成群的牦牛自由自在地在山坡上吃草,霞光给它们披上了美丽的衣裳。三三两两的乌鸦,有的静静地站立在电杆上,有的笨拙地在草地上跳跃着觅食。远处天空中的一只鹰,盘旋于浩浩青空,不时俯冲下来,擦着地面低低滑过,凝望一会,又飞向荒原深处,发出厚重的气息,像远古沉沉的鼓声在荒野上奔走,是足够纯净的羌塘最深沉的呼吸。这是羌塘大地,宽广、辽远、幽静。在这片狂野大地上,能翱翔于天空,奔走于荒野,游动于湖泊的生灵都不禁让人产生深深的敬畏。
按照生产计划,我们两辆车相伴着离开兵站,沿着安多至班戈的301省道向目的地——扎曲乡驶去。301省道路况很差,凹凸不平,水坑遍布。汽车行驶在上面,颠簸得颇为厉害。头不断的撞到车顶,生疼。


汽车在辽阔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驰骋。路过错那湖,成群的牦牛和羊群沐浴着霞光在湖边悠闲地吃草,几名牧民骑着马在湖边奔驰,湖边的几顶帐篷冒出了袅袅炊烟。
过错玛镇,经欧嘎道班,道路平坦了许多。时针指向了上午十点钟,羌塘草原将最美好的景致淋漓尽致的展示出来。青青的牧草从遥远的雪山下一直铺到眼前,侵占了脚下的土地后又一路呼啸着延伸到极远的天际。成群的牲畜分布在广阔的天地间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白色的云朵从极远的山头升起,象是一块块漂浮在蓝色海洋上的冰块。羌塘北部的大片地区一直被视为“无人区”或“生命禁区”,然而远离人类的骚扰,使得野生动物真正成了这里的“主人”。
过萨热道班,继续前行约十公里,到一个叫卢梭陇的叉路口,汽车离开301省道,右转拐上一条小路,向扎曲乡驶去,从老图上量算,还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这完全是一条随地形变化的小路,是牧民们长久以来靠双脚踩踏出来的道路。
好一条“水泥”路!水坑一个接一个,延绵近五十公里。路两边是平坦的草地,但千万不要被它美丽的外表迷惑了。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前几天有个司机被颠簸的实在无法忍受,一把方向盘就将车开到路旁的草地上去了,结果呢,就听“呜——”一声响,前后轮胎都陷了进去,不大功夫,水就将半个轮胎淹没了,花了近五个小时才将车挖了出来。
十二点多,我们停车,在路边围坐成一圈享用午餐:压缩饼干、麻花、馒头和榨菜。吃完午饭,皮广伟从车上取了把铁锨,在草地上挖了个小坑,将散落在地上的果皮纸屑收拢起来集中埋藏。由于海拔的高度和恶劣的气候条件,这里的植被和植物极其脆弱,一旦受到破坏就无法恢复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以前在内地,大家或多或少地都有过乱仍垃圾的陋习,但在这里,面对如此空旷、寂寥、美丽而又脆弱的生态,大家的环保意识空前强烈。司机贺坚的裤子被草地里溢出来的水浸湿了好大一片,我们笑着起哄:“嚯,贺师傅,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尿裤子?”


到错查陇,有一座钢结构大桥,扎加藏布从桥下漫漶着流过。
下午两点多钟,远处出现了很多房屋,啊,扎曲乡终于到了!扎曲乡在一个山洼里,最醒目的建筑就是乡政府和小学,屋顶上的蓝色铁皮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山洼里零零散散分布了一些简易房,其中一间房屋的门楣上用红油漆大大地写着“娱乐城”,旁边的窗户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卡拉OK”几个小字,一下子将大家从惊愕中拉回到了世俗社会。我们的出现几乎惊动了全乡的人,他们站在不同的地方好奇地看着我们。在这里,李雷、曹瑞琦和我坐着贺师傅的猎豹车与荆江锋、史延超、皮广伟和侯文涛分手,他们几个驾驶着丰田4500继续往北面走,我们几个在扎曲乡周围调绘。
贺师傅开着车,绕着扎曲乡跑了一遍,我们仔细地将房屋、牲口圈、铁丝网和玛尼堆等地物标注在像片上,又用数码相机拍摄了一些景观照片。然后,往西攀爬到一座4600多米的高山上。山顶上风很大,两座玛尼堆上经幡迎风猎猎作响,远处一溜烟排列着座座雪山。虽然头顶上是明丽的太阳,但野风还象是无情地脱掉了我们的衣服,肆意在身体上游走,冷的人瑟瑟发抖。
时光飞逝,不觉间已经下午六点多钟了。我们和荆师傅的车会合后赶紧往回赶。又是近五十公里的“水泥”路,又是五脏六腑全被颠簸的挪了位。到达错查陇,太阳已经被大山遮住了大半个脸,但依旧热情地为我们铺了一条“金光大道”。朵朵金色的晚霞挂满了天空,扎加藏布流光溢彩,铺金洒银。预觅绝世好风景,要向青藏高原行。
谁也不说话,车里静静地流淌着《青藏高原》高亢激昂的旋律:“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此情此景,车、人、山、河流、草地、以及暮归的牛羊,包着鲜红头巾的藏族姑娘,一切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和谐。我的心情出奇的宁静,思维也仿佛凝滞了,忽然间就有些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虔诚的佛教徒不远千里万里,千难万险,不顾风霜雨雪,一步一步地磕着等身长头到拉萨,匍匐在佛祖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的脚下: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纷扰喧哗,归根到底,人追求的不就是内心的皈依吗?柔柔地,一首流传在羌塘草原上的古老歌谣在心里弥漫:
辽阔的羌塘草原啊
在你不熟悉它的时候
它是如此那般的荒凉
当你熟悉了它的时候
它就变成了你可爱的家乡


赶到卢梭陇,驶上301省道,天已经完全黑了。青藏高原的夜,是一张无边无界的大网,连同人的精神世界也一并笼罩了进去,挣脱不开。天地间就只有我们两辆车荧火虫般飞舞。大伙儿在车上睡着了,司机将歌曲的音量拧到很小,歌曲里唱着:“天上的西藏,人间的天堂……”。
夜里十一点多,车子驶进安多县城。整座县城都进入了梦乡,只有不多的几盏路灯张着笑脸欢迎我们的归来。
躺在床上,头涨涨的有些难受,身体很疲惫但思维却很活跃,一天来的情景一遍遍在脑海里浮现。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自2006年7月1日通车后,大量的游客踏上了这片心中的圣洁之地。轰鸣的汽笛声唤醒了青藏高原千百万年来的梦境,广袤神奇的大地焕发出青春的活力,发出热情的呼唤。而我们测绘人,有幸成为这场伟大变革的见证者和亲历者,用辛勤的工作吹响了西部大开发的号角,用一份份精确的成果向祖国母亲汇报。一时间,我的胸腔里涌动着一股豪情:“我是测绘人,我自豪!我参加了西部测图,我骄傲!”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491)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8-11-13
  • Email:zb8811@163.com
  • 城市:陕西西安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