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车记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12-14 10:58:28 | 作者:zb8811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你如果问参加过西部测图工程的测绘队员:“什么事情最让人难忘?”相信每名队员都会说出很多很多:风雪雷电、忍冻挨饿、旖旎美景、淳朴风俗、珍禽异兽、高寒缺氧……,因为西部测图已成为他们永远值得珍藏的记忆。我也相信,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提及到一个话题,那就是陷车和挖车,凡是参加过西部测图工程的队员都有许多难忘的挖车经历,甚至于大家一致认为:挖车也是生产力,是西部测图工程野外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下面,我就以2007年9月13日一天的工作为例,讲述一段关于挖车的故事。
那天按照生产安排,我们两辆车相伴着到距离驻地——安多兵站近两百公里的扎曲乡调绘。我们先沿着S301省道经错那湖和错玛镇,经过鸥嘎道班和萨热道班,到达一个叫卢梭陇的岔路口,从这里拐上了一条山间小路。好一条“水泥”路!水坑一个接一个,延绵近四十公里。汽车在水坑中左冲右突,人坐在汽车里东倒西歪,身体在车里上碰下颠,好不难受。
一路颠簸,下午一点多钟,终于赶到了目的地——扎曲乡。在这里,李雷、曹瑞琦和我坐着贺师傅的猎豹车与荆江锋、史延超、皮广伟和侯文涛分手,他们的调绘区域在扎曲乡北面。
大家抓紧时间端着图板进行调绘。扎曲乡很小,除了乡政府和小学建设的规整外,其他大都是土胚房,我们认真细致地将地形要素标注在影像上。当地的藏族老乡站在远处,好奇地望着这样一群不速之客。几个小学生从学校院子里跑出来,围在几米外看着我们嬉笑。
掏出相机拍了几张景观照片后,我们回到车上,仔细地将像片和1:10万老地形图进行对照,研究调绘路线。在像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白色影像自扎曲乡盘旋到西侧的山头上,然后在山谷间迂回,一直延伸到错查陇,从那里可以接到我们来时的路上,然后再顺路回到扎曲乡,一圈下来刚好可以将我们手上的像片调完。
商量好前进路线,我们上车依计划行事。计划是“纸上谈兵”,实地才是“华山论剑”!影像上的所谓路,仅仅就是山坡上一条隐隐约约的痕迹而已。其中一段近百米的山坡倾斜的非常厉害,司机贺坚有些胆怯,不敢过,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牙一咬,“上车,豁出去了。”就这样,一寸一寸地慢慢挪着过了这段险坡。
午后的阳光格外明丽,九月的羌塘分外妩媚。天空瓦蓝瓦蓝,洁白的云朵棉花团般的簇拥在远处的山顶,地毯般的草地铺满了川道大山,却看不见任何牲畜,大概是牧民的冬季牧场吧。这一片是典型的高寒草甸,草疙瘩一簇接一簇,下面蕴藏着丰富的水源。正出神间,就听“嗡——”一声响,汽车不动了。坏了,陷车了,贺师傅气乎乎地在方向盘上打了一下。没办法,挖车吧。大家取木板,打千斤,挖泥。手持GPS上显示这里海拔4726米,挖不了几掀泥人就喘不过气来。千斤打起来了,垫了木板还是不行,需要往轮胎下垫石头,大家分头找石头。可能在很多人心目中西藏是不缺石头的,但在羌塘草原,有时找一块石头真得很难。我跑出200多米远才在草地上捡了几块小石头。在内地,一个人搬上十来块砖应该没什么问题,但这几小块石头却着实累的我气喘吁吁,中途休息了好几回才到了车跟前。汽车轰鸣着从泥坑里爬了出来,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汽车又连续陷了两次,说什么也不敢继续前进了。连挖三次车,大家招架不住了,都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喘气,头闷疼闷疼的,肚子也饥哩咕噜地叫了起来。几个人从后备箱取下食品盒,胡乱地吃了些东西。就在这时,车上的电台嗞拉嗞拉地响了。曹瑞琦连忙跑过去接听,原来是史延超小组的车也陷住了,半天没挖出来,只好向我们求救。闻言,我们赶紧抓紧时间自救,那边还等着我们去救援呢。汽车怒吼着、挣扎着从泥坑里拱了出来,飞起的泥点子溅了大家一身,但这时谁还在乎这些,赶紧顺原路返回。
返回扎曲乡,曹瑞琦用电台和史延超联系,李雷用手持GPS记录下史延超报过来的经纬度,显示出两辆车相距15.1公里。向扎曲乡东北方向行驶约三公里,到达汤夏曲,这是一条宽约两公里的河床,有很多涓涓溪流在草地上流淌,稍不留神就极易陷车,一条深深的车辙伸向草地深处。无疑,这是丰田4500的车痕。贺师傅深深地吸了口气,前后挂上加力,使劲搓了搓手,说了声:“都坐好了!”
汽车颠簸着驶进了草地,贺师傅双手飞快地转动着方向盘,不敢有丝毫的停滞,车尾剧烈的摆动,象是在溜冰一样,险象环生,好多次都似乎要陷住的样子,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在有惊无险,汽车平安到达对岸,稳稳地停在坚实的草地上,所有的人都长长地舒了口气。司机贺坚两眼还直勾勾地望着前方,双手牢牢地把着方向盘,半晌才回过神来,用手狠狠地朝脸上砸了几拳:“哎呀,我的老天,脸怎么一点知觉也没有?”他实在是太紧张了,“不行,让我缓缓。”贺师傅打开车门,盘腿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电台里又传来史延超焦急的声音,问我们走到哪了。看看手持GPS,上面显示还有两公里的路程。往前,根本就没有路,一条车痕浅浅地轧过草地,向前延伸,应该是丰田4500的车痕。下了山坡,车痕消失在一条小河里,约一百米左右又从河床里出来,爬上了山坡。脸盆大小的石块不断地磕碰着车的底盘,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出现什么故障!
有惊无险。汽车爬上了前面的山梁,蓦地就看见丰田4500正窝在下面的沼泽里。史延超、荆江锋、皮广伟和侯文涛正围在车周围束手无策,走到跟前才看清楚,他们的车陷得可真够跄,三分之二的轮胎已经陷进了泥里,现在已经让水浸泡着。车四周是好大一堆泥,看来荆江锋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拴好钢丝绳,先拉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大家就有些急了,这要是拉不出来,我们今晚上就该当“团长”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大家齐动手,又将丰田4500轮胎下的泥挖空了一些,然后都站在车后使劲帮忙推。猎豹发出骇人的轰鸣,加上大家异口同声的呐喊,丰田4500趔趄着从泥滩里爬了出来。大家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呼,心情一下子轻松了。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继续工作不太可能,这里离安多县城还有近二百公里的路程,紧赶慢赶回到安多就该到夜里十一点多了。
两辆车相跟着返回扎曲乡,在途径汤夏曲时,丰田4500又陷车了,大家又忙碌了大半个小时才将车拉出来。等到达扎曲乡,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太阳离山头有一竹竿高,阳光远没有中午温暖,桔黄色的光芒笼罩在山川草地上。牦牛披着桔黄色的光芒在草地上吃草。逆光望去,象是一幅幅镶了金边的剪影。
过了扎曲乡约两公里,我们停下来,用海事卫星电话向大本营报平安,告知我们大概回去的时间。
坐在车上,谁也不说话,静静地聆听着车载mp3里播放的音乐。不多久,无边无际的黑色大幕笼罩了广袤的大地。深邃的天穹中闪烁着几颗微弱的星星,月亮也忍受不了这般沉寂的夜,始终不愿露面。无边的夜幕仿佛一个巨大的消声器,将汽车的轰鸣声消融掉了,四周万籁俱寂。
可是,我们知道还有不少英勇无畏的测绘队员此刻正和我们一样,奔驰在雪域高原上。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圆满完成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为雪域高原描绘更加美好的每天。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37)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8-11-13
  • Email:zb8811@163.com
  • 城市:陕西西安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