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里作点记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0-8-13 18:59:47 | 作者:ZB8811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天鹅湖里作点记
国家测绘局第一地形测量队:赵斌

“天鹅湖”在我国很多地方都有,如荣成天鹅湖、三门峡天鹅湖、武汉天鹅湖等,本文讲述的是新疆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的天鹅湖。巴音布鲁克为蒙古语,意为“丰富的泉水”。这里四周群山环绕,水丰草茂,食料丰足,气候凉爽而湿润,成为天鹅栖息繁衍的乐园。聚居在天鹅湖周围的蒙古族土尔扈特部牧民,他们世代视天鹅为象征吉祥幸福的神鸟,爱天鹅如命,极力保护,禁止任何人射杀、捡拾鹅蛋、鸟蛋,与天鹅和谐相处。他们把杀豺狼、驱虎豹的猎手称为英雄,把捕杀天鹅的人称为凶手。
由于工作关系,我有一次徒步深入天鹅湖内从事控制测量的经历。
那是2004年7月23日,根据中队安排,我和三名同事驾车到天鹅湖去做像控点。由于沼泽遍布,汽车只能到达天鹅湖景区的观景台就无法前进了。我们只好下车背上仪器脚架,拿着航片徒步往里走。
航片上有一条白色的痕迹,从观景台弯弯曲曲地向里延伸。在总参测绘局1972测制的1:5万地形图上,清楚地标注这是一条小路,可现在路面上长满了草疙瘩,积满了水,极为松软,根本通不了车。
地面上全是水,我们只好踩着一个一个草疙瘩,蹦跳着往前走,极为别扭艰难。关腾身小体健,很快就走在了前面,我连忙加快速度跟上,好不容易赶上,突然听到关腾惊恐地喊了一声:“啊!”

闻言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望去,只见他脚下的地面在剧烈地晃动,大脑中马上浮想出影视作品中红军长征过草地的情景,也吓慌了,忙上前伸出一只手去拉他,关腾连忙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赶紧退后了一步,惊恐万状地看着他。关腾颤巍巍地站着,稳了稳神,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猛一下跳到旁边一块稍硬的地方,惊魂甫定,脸都吓变白了。

休息了几分钟,大家继续踩着草疙瘩七跳八跳地前进。一个多小时候,我们到了开都河北岸的一户蒙古包跟前。一只大黑狗狂叫着冲我们跑过来,吠声惊动了主人,一位中年妇女及时地喝住了冲到我们跟前的黑狗。
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也从蒙古包里钻了出来。我们跟他们交谈,想雇他们的马,小男孩听我们说要到开都河对面的沼泽地里,小手直摇:“不行,不行,进去了要死掉的。”
我闻言色变,举目朝河对岸张望,真的是不见马、牛、羊的影子。
雇不来马,但任务还是要完成。三个人只好沿着开都河继续往远处的一座吊桥走。吊桥是用粗大的铁链做构架,上面铺了一层木板,过人不通车。桥面的最凹处已经贴着水面,有人通过,河水就顺着林板缝溅上来。
过了开都河,行不远,又有一条小河横亘在去路上,水表面看上并不怎么流动,我捡起河边一根石头扔下去,“扑通”一声,我的天,河水浑且深。举目四顾,只见前方一公里左右有一家蒙古包。
臧宏和关腾俩个留在河边,我走过去联系马,今天要是联系不到马,工作根本就干不成了。哎,真是出乎意料,马很顺利地雇到了,小巴郎子布日格德和他父亲各骑一匹马带我们过河。我们兵分两路,臧宏和布日格德的爸爸去做一个平高点,我、关腾和布日格德去做一个高程点。
还是一簇一簇的草疙瘩,但高一脚低一脚极为难走,小关开始还骑在马背上,但没过多久就实在被颠簸得受不了,干脆下来徒步走。草地中蚊蝇多得惊人,挥之不去,撵之不走,将人的脸,手,胳膊,脚叮的都是包。讨厌的蚊蝇包围了马,马疼得用尾巴打,用蹄子踢,脸往前一伸一伸,像是在向蚊蝇低头求饶。马的心思全放在了驱赶蚊蝇上,脚下就被草疙瘩绊的踉踉跄跄。布日格德才走了不到一公里就叫苦连天,嘟嘟囔囔地不想走了,不久就跳上马“嗒嗒嗒”地回去了。
我和小关无奈地望着布日格德逐渐远去,可重任再肩,只好咬紧牙关继续往前走。沼泽地里的积水越来越多,干脆脱了鞋子,提在手上。赤脚走在沼泽地里,倒是很凉快,嘿嘿!
对讲机里不时传来臧宏询问我们进程的声音,心中焦急,一手拿着航片,一手拿着GPS导航仪,根本无暇顾及四周的美景。其实,就在不远处,成双结对的天鹅或嬉戏,或择食,或振翅比翼齐飞,不时传来嘎嘎的鸣叫声。远处,一列雪山仿佛一道巨大的屏障,守护着这方净土。
沼泽地里面积大小不一的水塘遍布,给我们的判读和选点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为了准确判读出高程点的位置,我和关腾顾不上脚下的危险,来沼泽地里颠沛着。
忽地,沼泽里一条两米多宽的河流挡住了去路。
“小关,你等一下,我先探一下,等我过去了你再过。”我脱了鞋,高挽裤子,小心地一步一步往前探。没走几步忽地“扑通”一下子水就到了大腿根,吓得我情不自禁 “啊!”地喊了一声,赶紧拔出腿,择地另过,终于小心翼翼地淌过河。
对讲机里又传出组长的声音,在问我们开机了没有。他们越是催促,我的心里越急,提着鞋在湿地里跑过来跑过去,抓紧时间选择符合要求的点位。这里水塘的面积、现状很多都非常相像,要准确地判别出点位真是不容易,虽然这里温度较低,但还是急得我们满头大汗。直到架好了仪器,开机,记录完毕,俩人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一路走来,一番折腾,早让人筋疲力尽。关腾一屁股坐在地上,后来干脆仰面躺着,不多时竟打起了鼾。
眼见得金乌西坠,橘红色的夕阳给天鹅湖披上了华贵的纱巾,附近几只天鹅细长的脖颈弯曲成优美的弧线,引颈高歌,蜿蜒成巨大的“S”形的开都河水闪耀着夺目的光斑。河面渐渐升腾起薄雾,映衬着远处山顶的皑皑白雪,似乎置身于仙境一般。我全然忘记了全身的疲惫,贪婪地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下午6:30,组长通知关机,我和小关收拾好仪器赶紧往外走,其中的艰辛不多说了,赶到吊桥已经快晚上10点了,汽车离我们尚有两公里,肚子早就饿的不行,双腿沉重。关腾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你们回吧,我就在这里住上一晚。”
“小关,再坚持一下。”我给他打气,同时也给自己打气。途经来时经过的蒙古包,主人家热情款待,让我们吃了些奶茶和馕,这才恢复了些体力,挣扎着走到汽车跟前,人跟散了架一样,倒在汽车上再也不想动弹。
世事如烟,随着阅历的增加,很多艰险心酸的往事都成为津津乐道的追忆。正如人们常说的上帝关闭了一扇门,必然会打开一扇窗。测绘外业虽然艰辛,但磨练了我们的意志,增进了我们的见识,强化了我们的能力,助长了我们的定慧,教会了我们自立,就让我们常怀一颗感恩的心去工作,去生活吧!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1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616)

Tags:无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8-11-13
  • Email:zb8811@163.com
  • 城市:陕西西安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