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攀枝花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12-14 10:56:51 | 作者:zb8811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一提起攀枝花,人们会很自然地联想到川滇交界处的一座城市。那是一座年轻的城市,1987年由原来的渡口市更名为攀枝花市,因攀枝花村而得名,据说是因为村前有一棵上百年的攀枝花大树。经过40多年的开发建设,它已发展成为中国西部重要的钢铁、钒钛、能源基地,成为四川南部地区最富裕的城市。它是中国西部最大的移民城市,同时也是全国唯一以花命名的城市,市花和市树都是攀枝花。
那么攀枝花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植物呢?攀枝花即木棉,也称为红棉或英雄树,落叶乔木,主干通直挺拔,枝条平展,树冠伞形,树形优美。春天先花后叶, 花簇生于枝端,瓣红蕊黄,每朵花就象一团燃烧得正旺的火,远远望去整个树冠就象用红花铺成,极为壮观。其实要说起来,我们大都目睹过它的芳容: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航徽标志就是由一朵抽象化的大红色木棉花衬托在宝蓝色的飞机垂直尾翼图案上组成。在南方人的心目中,木棉象征高尚的人格,人们赞美它、热爱它,因此广州市、攀枝花市、台湾高雄市都把木棉花推选为市花。
对于攀枝花市,我只是一名匆匆的过客,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但对于攀枝花树及花,却保存着深刻的印记。掐指一算,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2003年12月份,我们单位承担了云南省永仁至武定高速公路1:2000航测成图项目。该段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中北京-昆明高速公路云南境内的起始段,是国家西部开发大通道兰州-磨憨公路在云南境内的重要路段,也是联系滇川两省的重要经济干线和云南南北交通大动脉的重要路段。
圣诞节前夕,我们中队二十多人离开西安踏上出测的征程,第四天行车途中经过攀枝花市,在城边的一家饭馆用了午餐,之后不久便进入了云南省境内,正式进入了测区。在元谋县,中队的所有人员被分作两个作业小组,一个小组负责永仁至元谋段的测量工作,另外一个小组负责元谋至武定段的测量工作。我被分在了后一个小组,翌日一大早赶往武定县。
野外工作按部就班地开展起来,第一个阶段的工作是选点埋石。这条规划中的高速公路穿梭在群山峻岭之间,除了武定县城和猫街镇附近有些平地外,其余全是丘陵地和山地。为了保护好标石以方便日后修路时使用,我们在选点时尽量离开中线。但受地形所限,90%的标石都需要埋到山坡上,我们只能肩扛手抬,几天下来肩膀又肿又痛。过了猫街镇往西,山越来越大,路越来越窄,经仓房村、热水塘村,到了五柞甸村,就完全是大山深处了,沿途的村子基本上都是彝族,也有少数苗族。我们的吉普车沿着坑洼不平的土路勉强开到法处村后就再也前进不了了。法处村很小,几十间木屋零散地分布在一面朝沟的山坡上。村子背后不远处就是一道山梁,也是武定县与元谋县的分界线。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路翻越一个山口,远远就可以望见元谋县老城乡的波支村。波支村只有十来户村民,南北西三面都是深沟。从波支往西一直到本初郎村是一道近十几公里的峡谷,峡谷窄且陡,里面植被郁郁葱葱,谷底是一条十来米宽的河,中间再没有村子,更没有人居住,一条羊肠小路时而爬上山坡,时而跌落河底,行走极为困难。按照图纸上规划的线路,该条高速公路恰恰就要通过这条峡谷。如此一来,这条十几公里的峡谷区就成为我们小组野外工作的难中之难、重中之重了。
选点埋石工作进行到了法处村后,因为汽车已经无法通行,我们就只好采用“打游击”的方式开展工作。我们在五柞甸村雇了几名当地老乡,用骡子和马驼着标石往里走,边前行边选点埋石。山路平缓的地方还可以,可是不少路段实在过于陡峭,空人通过都要手脚并用,牲畜更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累的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老乡心疼了,将标石从牲畜背上卸下来自己扛上。有一天因为赶进度收工晚了,我们只好赶夜路投宿。大山深处万籁俱静,清冷的月辉映照在林间,四周的景物斑斑驳驳,令人感到恐惧和无助。山路本就极为难走,此时愈加险象环生。我们的组长是个近视眼,也不知被盘根错节的树根和山石绊倒了多少次。最后,一位好心的老乡干脆手拉手地带着他赶路。另外几名老乡倒来了兴致,放开嗓子唱起了彝族歌曲,尖利的歌声划破了大山的寂静,徒增了不少赶夜路的乐趣。
经过几天的奔波劳顿,十几公里长的峡谷区的选点埋石工作终于完成了,我们疲惫不堪地走出峡谷,赶到元谋县老城乡的本初郎村。远远就看到了村边的一棵大树,光秃秃的枝桠上热热闹闹地开满了红色的花朵,真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焰,让人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赶紧问身边的老乡,那是棵什么树?攀枝花,老乡回答。
攀枝花?那不是一座城市的名字么,怎么还有树也叫攀枝花?我一脸纳闷,于是又追问了一遍。“没错呀,是攀枝花树嘛。”老乡肯定地说。待走到跟前,大家坐在树下歇脚。我绕着直径有五十多公分的大树转了一圈,仰头欣赏着枝桠上盛开的花朵,感到非常新鲜和好奇。
正应了前辈们所说的话:别人不走的路测量人也要走三回。选点埋石结束了,接下来进行导线观测。我们还是从法处村起开始打游击,再一次穿越十几公里的峡谷。记得非常清楚,有一天夜幕降临了,可我们还有一站导线就可以闭合到峡谷口的本初郎村了,此次“打游记”的任务就顺利完成了。紧赶慢赶,但夜色还是越来越浓,前后棱镜在仪器里终究是看不见了。怎么办,就差最后一站了,一定要想办法让导线闭合了。我焦急地用对讲机大声喊:“赶紧想办法照亮前后棱镜。”过了一会儿,只见几百米外的前后棱镜上分别出现了一点荧光,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分外醒目。我们赶紧行动,总算完成了最后一站的观测任务。过后才知道,原来前后棱镜的同事一人用手机屏,一人用打火机来照亮的。
大山无语,松涛阵阵。带着浑身的疲惫和完成任务后的轻松,我们在村口的那棵攀枝花树下往早已等候在此地的吉普车上装东西。“啪!”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头上,伸手一摸,原来是一朵攀枝花,俯身一看才发觉地上已经落了很多花朵。
控制任务结束,接下来就是像片调绘,我又一次徒步横穿了峡谷区,再次经过本初郎村时,发现攀枝花树上的花朵已经落完了,枝桠上长出许多娇小喜人的新叶。坐在树下小憩,俯身捡起一朵早已经枯萎了的花朵,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它栖息于大山深处,不与群芳斗艳,寂寞而热烈地开放,扮靓环境,怡人耳目,其品质不正和我们测绘人一样吗:甘于寂寞,朴实无华,默默奉献!
 前几日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消息,原来早在2008年11月28日元谋至武定高速公路就已经建成通车了,而永仁至元谋高速公路也早于当年4月建成通车,这是继从昆明经昭通、水富进四川和从昆明经东川、巧家进四川之后建成的第三条出滇入川便捷通道,标志着国家西部开发战略通道兰州-磨憨公路云南境内段已全部实现高等级化,昆明至攀枝花4小时即可到达。看完这则消息后,我的内心竟也莫名地激动起来,因为这里面也包含着我们测绘人的辛勤汗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忙碌的岁月,怀想起本初郎村口的那棵攀枝花树。恍惚间,眼前仿佛挺立着一棵粗壮的攀枝花树,枝桠上火红火红的花朵正灿然绽放。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2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87)

Tags:无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8-11-13
  • Email:zb8811@163.com
  • 城市:陕西西安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