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正当时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8-28 11:15:44 | 作者:刘戈青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行改革开放到现在已经整整30年了。改革开放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改变了我个人的命运。回想我这30年,前4年在大学读书,中间16年在建设部门工作,其后在测绘部门工作了10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走到今天。

(一)

我和我的同龄人一样,小学中学时代是在十年动乱中度过的,历经坎坷,饱受磨难。1975年高中毕业后,我先是在兵团团场的连队接受再教育,一年后调到团场中学当教师,任初一(三)班班主任并教语文,此外还教初中3个年级9个班的美术课。那时当教师很难,记得有一次考试一个女生作弊,我当场把她的考卷收了,谁知她跑出教室就要跳水。我赶紧让其他学生把她拉回来送回家交给她父母,谁知她父母却说:“要死就让她死去吧!”她要是死了岂不又是一起“马振扶事件”?! 想起此事我就不寒而栗。

我的父亲虽是医生,却是个爱书之人,买书看书藏书是他最大的嗜好,家中有许多古今中外文学名著。文革破四旧时,嗜书如命的父亲在一个夜晚用家中煤炉几乎烧尽了他所有心爱的藏书,留下的好像只有鲁迅等少数作家的著作。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黑夜里,炉火映着父亲瘦弱的身躯。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他逐页翻看那些他读过不知多少遍的书,然后把它们一页页化为灰烬。泪水从他清癯的脸颊流下,氤氲的烟灰仿佛带走了他的灵魂。即使这样,父亲也没逃脱被人诬陷遭批斗关“牛棚”的厄运。耳濡目染,我自幼也读过不少书。父亲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让我上大学,但在那个年代这几乎是白日做梦。

当我们还在苦闷彷徨绝望中挣扎时,1977年底,终于传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处在边远的兵团农场,我确切地知道这个消息已经很晚了,只复习了一个星期就走进了考场。凭着老底子,考试成绩不错,收到了大学中文系录取通知书,作文还入选新疆《1977年高考优秀作文选》。

1978年3月,我终于走进梦寐以求的大学校门。但校园破败的景象与我心目中的神圣殿堂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刚刚经历过那场浩劫,不论教室还是宿舍几乎没有完整的门窗,墙壁上依稀可见残留的标语和大字报,屋檐和窗台垂下长长的冰挂。我想,这可真叫寒窗苦读了。4年的大学生活,我几乎每天是三点一线:宿舍—教室—食堂,早晨第一个起,晚上最晚一个睡。除了如饥似渴地读书,就是省下所有零花钱买书。只要听说书店来了新书,天不亮就爬起来去排队买。

那时同学们思想极为活跃,不论在教室还是在宿舍,经常围绕一些问题争论得面红耳赤,大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小到课程里的问题。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们终于迎来改革开放的春天。但在那个政治气候乍暖还寒的季节里,“极左思想”根深蒂固的大有人在。记得有次我写了一篇文章,中心思想是有感于英国历史上百年“红白玫瑰战争”而对“文革”怀疑和否定。写作课老师认为我这篇文章有政治问题,要全班同学讨论。名为讨论,实为批判。讨论时观点分成对立的两派,但大多数同学认为这篇作文写得好,令老师十分尴尬。据说这位写作课老师在“文革”中曾是个造反派头头。有一次他三四岁的小孩把尿撒在了报纸上,而这张报纸上正好有领袖的照片,他立刻把小孩送到公安局交由人家处理,公安局的同志骂他神经病把他推了出去。

到了1981年6月,中央做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我们这些历经“文革”劫难的人无不欢呼雀跃。可是在班里学习讨论时,有人却一字一顿地说:我看“文化大革命”很好,过七八年还要来一次。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这三十年还不知要搞几次“文化大革命”呢!

关于“检验真理的标准”问题我们也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争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在今天看来再简单不过的哲学命题在那时却并不简单!有次我们政治课考试就有这么一道论述题,结果许多同学都回答的是:“马克思主义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这种明显的逻辑悖论在当时并不足为奇。可以说,没有那时全党全国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就没有后来的思想大解放,也不会有今天改革开放的成功。

大学期间有两个疾病折磨着我:一是因为长智齿牙龈化脓,常常靠喝点玉米糊充饥;二是双脚一直浮肿,穿不进鞋。我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度过了四年大学生活,痛并快乐着,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我的毕业论文《“阿Q正传”言语风格初探》被选入本校《七七级毕业生优秀论文选》。
(二)

1982年初我被分配到自治区建委(后改为建设厅)工作。如果说大学四年使我学到了丰富的知识,为以后的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那么走上工作岗位则直接投身到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先后在办公室、政策研究室、政策法规处工作,主要的任务就是研究政策、制定政策、起草法规。记得刚参加工作时首先遇到的是基本建设管理体制改革问题。那时建设项目投资主体只是国家,所以“投资无底洞”是困扰基建战线最头痛的问题。建设部门围绕“投资包干”积极推行改革,处理好投资主体和施工企业的关系,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又继续进行施工企业改革、设计单位改革,重点是处理好单位和职工个人的关系。对建设管理体制也进行了改革,推行建设工程监理制、工程质量监督制、项目法人责任制等等,我有幸参加了这些改革的调查研究及相关政策的制定,使自己得到锻炼和提高。为了做好工作,我还自学了法律,并在1988年通过了全国第一批律师资格考试,后来又读了法学专业研究生。1996年和2005年,我两次到中央党校学习,使我对改革开放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

改革的实质是利益格局的调整。对于建设部门来说,最大的难点在于推进市政公益事业改革和住房制度改革这样一些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改革,稍有不慎便会酿成大乱。如城市供水排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哪一个不涉及千家万户切身利益?改革既要考虑群众的经济承受能力,也要考虑群众的心理承受能力。改革是险路,不改革则是死路。那时在城市乘公共汽车十分困难,群众反应十分强烈。但在公交车票由5分钱乘3站改为1角钱时却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可以想象我们的压力有多大。在逐步调整公交票价的同时,我们还积极推行公交运营多元化,发展中巴车和出租车,个体民营一起上,较好地解决了乘车难的问题。我为此写过一篇《城市交通三部曲》的文章,三个部分的小标题是:乘车难,昨日的烦恼;行车难,今日的忧愁;泊车难,明日的担忧。不幸而言中!可见改革发展是不能一蹴而就的。

再如住房问题,那时一套房月租抵不上一包烟钱,连维修费都不够。城市里无房户危房户困难户比比皆是。出路只有改革。为制定住房制度改革方案,我和调研组的同志到不同类型的单位调查研究。看到那些困难企业职工的住房状况真让人寒心。有些人住在半地下的地窝子里,有一对新婚夫妇竟然住在一个由公共厕所改成的“新房”!于是我们反复研究制定了自治区住房制度改革方案并报政府批准实施。记得在一个企业厕所的墙上不知是谁写了这么一首打油诗:“××领导王八蛋,职工困难他不管。过去住房不要钱,现在住房交一万!!!”如此便宜的房改房,职工都不愿意参加房改,可见当初推进房改有多难!回想那时,我等小公务员位卑未敢忘忧国,顶着压力为房改摇旗呐喊,颇有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豪情壮志,记得我还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居屋咏叹调》。当然,那时就是我们自己拿出这些钱买房改房也是很困难的。改革必须付出代价,我们这一代人,不但要承担改革重任,还要承担改革代价。同时,我们还积极推动发展房地产业和城市危旧房改,多种渠道解决城镇居民住房问题。

好在经过不断深化改革,今天城市交通便捷,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各族人民安居乐业。我们这些投身改革的人,虽然历经风雨,但看到这样的结果,心中感到无比欣慰。

(三)

1998年,我走上领导岗位,任建设厅党组成员(后又改任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测绘局党组书记。到测绘局这样专业性极强的部门工作,对于我这个“门外汉”来说其难度可想而知。没有办法,只好学中干,干中学。记得刚到测绘局时不少熟人问我同一个问题:测绘局是干什么的?我解释半天他们也没整明白。我只好说,测绘局就是画地图的,他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听说机关有同志去商店买办公用品,开发票时给营业员说了几遍“测绘局”三个字怎么写,结果拿回来一看发票上写的是“社会局”;汽车加油站开出的发票则写着“财会局”。可见测绘局部门是多么的“默默无闻”!而测绘局的窘况更是我始料不及:局属生产单位没活干,职工一年有几个月放长假,发不出工资。那几年还流传着类似:“起的比公鸡早,挣的比练摊的少”等打油诗。职工队伍不稳定:人才外流、改行、停薪留置等。当时,测绘行业受计划经济体制影响,干部思想保守封闭,观念陈旧。思路决定出路,出路就是大刀阔斧地改革。

我和班子成员首先是抓住“三讲”教育的时机,大力扭转党员干部中存在的不良风气和陈旧观念,树立新风正气,抵制歪风邪气。在后来的先进性教育中,更是狠抓内强素质外树形象。职工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单位的面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0年我在新一届领导班子会议上提出“三年大变样”的目标:即通过三年的改革与发展,使职工队伍素质显著提高,测绘单位装备水平显著改善,测绘单位生产生活环境显著改观,依法行政和行业管理水平显著提高,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保障服务能力显著增强。到2003年,这些目标全部实现。

我们大力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实行党政领导干部轮岗交流、竞争上岗,能者上、庸者下、平者让。大力选拔培养优秀年轻干部和少数民族干部。我们积极推进事业单位内部管理体制改革,改革用工制度,改革分配制度,大大增强了事业单位的活力和市场竞争能力。我们大力推进测绘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立健全自治区和地州市县测绘行政管理机构。自治区测绘局由事业单位改为行政机构,人员编制由事业编制改为行政编制,地州市县普遍建立测绘局,解决了测绘行政管理无腿的问题。查处了一大批在国内外有影响的违法测绘案件。

为了解决基础测绘滞后于新疆开发建设的问题,我们积极向自治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汇报,积极加强与发改、财政、国土等各有关部门的沟通,同时加大向各级党委政府和全社会的宣传力度,争取各方面的理解和支持。近几年,我先后在各地州市、自治区党校、工委党校、科技厅、政府办公厅作过30多场《地理空间信息在决策中应用》的报告。1998年10月,我向时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张文岳汇报了因为没有基础测绘经费对新疆开发建设带来的不利影响,引起他的高度重视,指示有关部门立即安排基础测绘经费,实现了基础测绘零的突破;2002年8月,我向时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王金祥汇报基础测绘经费不足的情况后,他当即指示有关部门将自治区基础测绘经费由每年130多万增加到1300万,实现了基础测绘第二次跨越;2007年9月,我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汇报基础测绘仍然滞后的情况后,王乐泉同志亲自批示自治区基础测绘经费提高到每年2500万,实现了基础测绘第三次跨越。10年来,我区共完成1∶1万地形图18万平方公里。此外,我们还争取国家测绘局在新疆实施航空摄影50多万平方公里,争取国家在十一五期间完成新疆60多万平方公里1∶5万无图区的测图。保证了新疆交通水利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和矿产资源开发、生态环境治理和城乡规划建设,也为国防建设和维护稳定提供了有力保障。

九十年代中后期,测绘技术开始由模拟测图转为解析测图,后又转为数字化测图。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如何使这支年龄老化、知识老化、技能老化的测绘队伍尽快适应测绘技术整体跨越的新形势。我们一方面加大教育培训力度,提高现有人才技术水平,另一方面积极引进各类人才;一方面努力改进技术装备,另一方面大力推进技术创新。10年间,累计技术装备投入4000多万元。从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提高测绘队伍的技术水平,实现整体技术跨越。近几年取得了一大批科技成果。我主持编制的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三种文版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图集》不但填补了国内空白,而且院士专家评价其达到了国内国际领先水平,获得多项大奖。测绘局从2003年以来一直保持自治区科技兴新先进厅局称号。

经过10年努力,全局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局机关和局属事业单位的办公条件及职工的住房彻底改善。2007年全局收入是1997年的8.9倍,局机关连续10年保持自治区文明机关和自治区级文明单位称号,局属各单位全部进入自治区级文明单位和驻地治安模范单位行列,第二测绘院获得“自治区民族团结模范单位”称号。我局先后获得全国测绘系统法制工作先进集体、全国测绘宣传工作先进集体、全国整顿和规范地图市场秩序先进集体、全国测绘教育培训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

回首改革开放30年真是云谲波诡。我庆幸自己在人生最重要的时期正遇改革开放,成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见证人和改革开放大潮的弄潮儿,也是改革开放成果的受益人。我想,中国沿着改革开放的伟大复兴之路走下去,必定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原载2008年9月30日《中国测绘报》第75期6版,获“潮涌测绘30年大型征文特别奖”;自治区机关工委“纪念改革开放30年有奖征文优秀成果奖”;刊载于《新疆国土资源》2008年第六期)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979)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