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 乌 三 题——考察随笔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8-28 11:59:42 | 作者:刘戈青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义乌现在已经以“小商品海洋,购物者天堂”蜚声海内外。而在十几二十年前它还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贫困小县。义乌何以在这样短短的时间里成长壮大起来?经济学家在探寻“义乌模式”,官员们在总结推广“义乌经验”,各路商人只管整集装箱地采购义乌小商品。2006年6月,我有幸随中央党校培训部新疆地厅班考察团赴义乌考察,仅凭短短几天走马观花的考察,不可能完全看清门道。但不揣浅陋,写下几点感受。
义乌人的“第一桶金”
在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进程中,无论商品生产还是商品经营,总得越过资本原始积累的鸿沟。西方资本原始积累最典型的事例是“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和贩卖黑奴。毋庸讳言,今天国内某些成为暴发户的房地产开发老板资本积累,靠的是以种种手段通过各种途径从关闭破产企业或城市近郊农民手中掠取廉价土地。而有些地方的不法商人资本积累靠的是制售假货或逃税漏税。义乌人“第一桶金”是从哪里来的?靠的是“鸡毛换糖”!这里所说的“鸡毛换糖”并非仅仅指义乌人历史上就已形成的小百货和当地产的一种“派皮糖”换鸡毛杂货的活动,而是包括各种小买卖、小手工生产的创业活动。昔日的义乌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没有资源,不靠海边,更没有资金。但义乌人不自暴自弃。而是自谋生路,靠着提篮小卖、路边摆摊、小手工作坊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走上了致富之路。今天义乌有句话,叫做“百万不算富,千万刚起步,万万才算富”。何等财大气粗!就我所知,义乌的许多大老板过去都曾作过修皮鞋、补钢精锅、弹棉花、开缝纫铺、爆米花之类的营生。你很难把今天满身名牌珠光宝气开奔驰车的义乌人与昔日蓬头垢面衣衫褴缕走街串巷的义乌人联想到一起。但义乌人却这样走过来了。义乌人正是靠着积少成多,集腋成裘进行着最原始的资本积累。小本生意锻炼了义乌人吃苦耐劳的性格,培养了义乌人经商头脑,更具有决定意义的是,“鸡毛换糖”为义乌人挣来了“第一桶金”。许多仍然处在经济落后地区的人,如果有义乌人这种“鸡毛换糖”挣来“第一桶金”的精神,何愁完不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义乌经济的“惊险的一跳”
如果说,最初义乌人是靠了“鸡毛换糖”提篮小卖、挑担叫卖把自己生产的农副土特产品和小手工制品变成商品,实现了义乌产品的“惊险的一跳”;那么,义乌人利用市场先发优势和集聚功能,发展以小商品流通为主的商贸业,不断积累资本、扩大经营规模,促使商业资本向制造业和城市基础设施等领域扩张,实现市场与产业、城市的联动发展,推进区域经济工业化、城市化、国际化的进程,则使义乌经济实现了“惊险的一跳”。
正象许多农业县一样,义乌最初面临的问题也是怎样把自己生产的农副土特产品卖出去,把现货变成现钱,或者把自己生产的东西换成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后来,义乌人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自己农田或小作坊生产的产品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时,义乌人便果断地把小地摊变成大市场,把小作坊变成大工厂。把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变成了与国内市场乃至与国际市场对接的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
匪夷所思的是,在义乌这样一个面积仅1100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到2005年底竟然已有25000多家生产企业,58000多个经商摊位,20多万经商人员。615家外商采购机构,交易着40多万种商品。这是何等规模的产业集群!而在义乌经销的商品中,有30%是义乌本地生产的,30%是浙江省其他市县生产的,30%是国内其他省区生产的,有10%是国外生产的。试想,如果没有义乌这样的大市场,义乌这25000家企业何以生存?它们生产的十几万种产品、浙江省其它市县生产的十几万种产品,乃至全国其它省区生产的十几万种产品何以变成商品实现“惊险的一跳”?
对于许多经济仍然落后的地区来说,面临的最大困难不正是如何让“本地生产”、“本地制造”的产品实现“惊险的一跳”,从而让本地经济实现“惊险一跳”吗?
义乌政府的“无为”与“有为”
以前总听人说江浙一带一些经济发展较快的市县之所以发展快,完全是政府无所作为所致。这次到义乌考察,义乌政府却自称是有为政府。平心而论,义乌政府是无为的,更是有为的。
义乌政府的无为,表现在义乌政府充分尊重群众的意愿,该放手时就放手,让群众的主动性、创造性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让一切财富的源泉得到充分涌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义乌县委、县政府就冒着极大的风险,对群众发展小商品贸易采取放手默认的“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市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
义乌政府的有为,表现在义乌政府从一开始就对义乌市场体系的发展采取循循善诱、逐步培育的办法,及时提出兴商建县的发展战略,让义乌市场体系始终沿着健康的道路成长。并且在义乌市场体系的培育发展过程中,义乌政府主动超前抓好市场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同时,完善政策措施,规范市场行为,使义乌市场业态逐步提升。
义乌政府此举可谓有所为有所不为:无为即有为,有为即无为。当有为时则有为,当无为时则无为。无为是为有为,有为是为无为。与义乌政府相比,许多地方在发展市场经济过程中,总是跳不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难道不令人深思吗?
(原载《中国测绘报》2008年2月15日12期四版,获2008年度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三等奖)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545)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9-2-4
  • Email:xinxiwang@casm.ac.cn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9-2-4
  • 发表文章:34 篇
  • 上传相片:1 张
  • 回复总数:37 篇
  • 阅读总数:53125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