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河,十八团渠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8-28 11:47:08 | 作者:刘戈青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在天山南麓,流淌着一条如同它名字一样美丽的河流——孔雀河。孔雀河的上游是从天山深处巴音布鲁克天鹅湖流出的开都河,开都河水流入博斯腾湖,博斯腾湖水又流入孔雀河。孔雀河的尾端便是举世闻名的罗布泊,而十八团渠水则取自孔雀河。我生在孔雀河畔,饮着十八团渠水长大。那里,钩织了我童年最初的梦想;那里,留下了我太多难忘的回忆。

十 八 团 渠

我父亲曾在十八团渠灌溉所后又叫做农二师水利营的单位工作过很多年,十八团渠就是父亲和他的战友们跟随王震将军修建的。从小就经常听父亲讲起他们当年如何随部队挺进新疆,如何修建十八团大渠的事。上小学和中学时,十八团渠还没做防渗,好像有二十多米宽,水很深,但并不急。闸口的大跌水像瀑布一般,日夜发出轰鸣声。夏日暑假时,我常与小伙伴们一起到十八团渠里游泳、钓鱼。冬天寒假时,我们则常在渠面上滑冰、骑自行车。那是我青少年时代最快乐的去处。

中国历史上历代王朝对西域的管辖大多以屯田为要,楼兰的海头、米兰的伊循和轮台的梯木沁、柯尤克沁、黑太也沁等地至今尚存有汉代屯垦遗址。渠犁(今尉犁)、轮台更为新疆军垦的摇篮。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1950年初,前身是三五九旅的解放军步兵六师十八团进驻库尔勒并投入大生产运动,实现了从解放新疆到屯垦戍边的伟大转变。同年3月中旬,王震将军带领他的几个老部下,从库尔勒向西沿着上户、大敦子到吾瓦进行实地踏勘,并听取了水力资源情况的详细汇报。这里原有一条长达30多公里从孔雀河引水的上户渠,如果把这条渠加宽延伸到大敦子以西的大片荒地,基本上可以满足农业灌溉的需要。但是为了不与民争利,王震将军提议从上户渠北边新开挖一条57公里的灌溉渠道。深夜里,王震将军借着篝火在地图上划出一条线,这便是以后有名的“十八团大渠” 。王震将军驱车从荒地来到铁门关,指示十八团领导从公主峰以下孔雀河开阔地段修筑一条拦河大坝,引孔雀河水入十八团渠,并把修建这条大渠的任务交给了十八团。

1950年秋,新疆省水利局第二水利工作队对沿线地形进行测量。9月15 日开始动工。秋收一结束,十八团3个营和团直人员就全力以赴投入挖渠战斗,1000多人的修渠大军摆在从大敦子到孔雀河边龙口几十公里漫长的战线上。严冬时节,挖渠部队在荒无人烟的戈壁荒滩上施工。住的是地窝子或帐篷,甚至在野外露宿。这里没有水,靠马从大敦子驮水。战士们不能刷牙,不能洗脸,水仅供饮用和做饭。饮水也限量供应,渴得大家嗓子直冒烟。粮食供应紧张,吃了上顿找下顿,甚至吃高粱原粮,很难消化。但大家干劲十足,手上打起了血泡,腿疼得抬不起来,就跪着挖。当时挖渠没有机械,全靠人力开凿。工具很简单,只有十字镐、铁锹、坎土曼、红柳条编的抬耙、挑筐。十八团大渠沿线土壤结构非常复杂,从龙口到上户全部是砾石,上户到大墩子虽然土质比较疏松,但冬季施工冻土仍然坚硬,非常难挖。就这样,战士们硬是用十字镐刨砾石,用杠子撬冻土块,一寸一寸地挖出几十公里长的大渠。王震将军到工地时也与战士们一起劳动,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从修建十八团大渠一开始,王震将军就强调一定要维护群众利益,不与民争利。根据工程设计,渠道要穿过一家维吾尔族老乡的房屋和果园。为了协商搬迁,部队曾协同地方政府反复做了动员解释工作,答应给他另盖房子,用最好的土地和老乡交换。但是老乡强调果园里的果树已经结了果子,坚持要用果园交换,否则不肯搬家。部队没有果园,无法交换,只好以民族政策大局为重,修改设计,让渠道从老乡宅院旁绕过,改道后仍让老乡利用渠水浇果园。此事在当地群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他们把解放军与旧军队作比较,交口称赞共产党好,解放军好。

1951年5月15日,大渠建成通水。为了纪念十八团官兵的丰功伟绩,军区首长将该渠正式命名为“十八团大渠”。这一天,库尔勒军民7000余人在库尔勒老飞机场举行放水典礼。王震代司令员兼政委偕同中央及省有关部门领导和专家出席祝贺。十八团大渠建成后,先后经过几次较大的扩建。为从根本上解决渠道渗漏问题,1980年7月至1984年2月,十八团大渠改建防渗工程,全长62公里。十八团渠灌区包括了兵团农二师28团、29团、30团三个团场和地方两个乡一个村,灌溉土地50多万亩。万顷良田种植着高产水稻、小麦、优质长绒棉等农作物和香梨葡萄等瓜果。

我的母亲1952年从山东省海阳县参军来到新疆。母亲1964年英年早逝,走时才32岁,入殓时身着一套军装。留下7岁的我、5岁的大弟、3岁的小弟和刚出生的妹妹。直到沙土掩埋了棺材时,少不更事的弟弟才明白永远也见不到母亲了;回到家中我们才意识到失去母亲意味着什么。母亲的山东姐妹提起她没人不夸她心灵手巧,美丽贤惠。母亲走前给我们兄妹每人都做了好几双鞋。我想,母亲一定是希望我们在人生的路上走得更远些。父亲1987年刚离休两个多月就突然因病去世, 时年58岁。因为艰难的生活和艰苦的条件,父亲、母亲过早地燃尽了生命之灯的最后一滴油。他们去世后都安葬在十八团渠旁,默默地守望着那条他们为之付出过汗水和鲜血的大渠,聆听那渠水无言的诉说。父母在世时对我们兄妹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几个都能上大学,做对国家有用的人,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后来,我们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都考上了大学。我在建设厅、测绘局工作时还真做过许多与孔雀河、十八团渠相关的事情。

孔 雀 河

打小我就一直认为孔雀河的名字一定与“孔雀”有关,或者与某个美丽的神话有关。到了2005年,我们编纂维吾尔文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图集》建立维吾尔文地名数据库时,才弄清孔雀河的名字音译自维吾尔语“库姆切”,意思是“皮匠河”,既与孔雀这种鸟没有任何关系,也与任何神话无关,倒是有可能与很久很久以前在这河边熟皮子的工匠有关。我很佩服那个把孔雀河的名字从维吾尔语译成汉语的人。译得多么好啊,让人一听这名字便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远在新石器时代,孔雀河流域就已有人类活动。西汉神爵年间,西域都护府在今孔雀河三角洲埒娄城,有军队驻守。其实孔雀河本来就很美,远古时水量也一定很大,要不然罗布泊怎么会曾经是烟波浩渺的水乡泽国?怎么能有丝绸之路和楼兰古城的繁荣?史书载:汉代,罗布泊“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只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什么时候孔雀河下游断流,千百年前罗布泊变成干涸的死亡之海,楼兰古城湮没在沙漠之中,丝绸之路也难觅踪迹。历史上,罗布泊有蒲昌海、牢兰海、孔雀海、坳泽、盐泽、涸海等多个名称,可见其变化之大。2007年10月1日,我进入A4、A5测区看望野外作业职工并检查1∶5万地形图基础测绘工作时,看到罗布泊那无边无际的盐壳荒漠和风蚀雅丹地貌,才明白为什么彭加木会在那里失踪,才明白余纯顺为什么会从那里走向死亡。现在,那里已经建起了规模宏大现代化的钾盐厂,上百平方公里的卤水盐池宛如浩瀚的海洋。我们在罗中钾盐厂招待所住了一宿,厂长向我们详细介绍了钾盐厂的发展规划。他那讲述时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对罗布泊的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现在公路已经通向这里,铁路正在修建。经过塔里木河流域生态环境治理和孔雀河向罗布泊紧急输水,沉寂了两千多年的塔里木盆地变得生机盎然。孔雀河中下游至今生长着许多胡杨林。传说沙漠胡杨生长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三千年的沙漠胡杨应当见证了这段变迁的历史。可惜胡杨不言无语。

孔雀河里有很多种鱼。神秘的罗布人便是以捕鱼为生,单一食鱼的民族。他们把很粗很长的胡杨树剖成两半,中间掏空做成独木舟,把它称之为“卡盆”。他们就是划着卡盆在孔雀河里捕鱼。我见过卡盆,还乘过卡盆,好像还险些掉进河里。上中学时,有一次我和几个同学骑自行车走了几十公里到了普惠,看当地老乡在河里捕鱼。他们捕的有一种鱼一条就有好几公斤重,当地人把这种鱼叫大头鱼。他们用几个土块支一口大锅,用干树枝烧火,把大头鱼切成很大的块放进水里煮,除了一些盐,不放油也没放其它任何调料,就像新疆人做手抓肉。我是第一次吃到味道这么鲜美的鱼,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味道那么好的鱼,也再没见过大头鱼,听说大头鱼早已绝迹,又听说现在南疆某地在搞大头鱼人工繁育。但愿大头鱼不要绝种。

孔雀河源自国内最大的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博斯腾湖现有水域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北岸有金沙滩银沙滩,已开发成海滨浴场和旅游度假区。南岸有莲花湖、白鹭洲、海星山、阿洪口等景区。环湖大部分都是芦苇荡,面积达70 多万亩,年产芦苇20多万吨,是生产纸浆的上好原料。博斯腾湖中有30多种鱼,还有虾、蟹、蚌等水产品。在芦荡中乘着快艇穿行,仿佛置身于阳澄湖的沙家浜。湖中泛舟,近观睡莲吐蕊,鸭嘻鱼游;远眺水天一色,鸥飞鹭翔。

博斯腾湖水进入孔雀河从铁门关流经库尔勒市。库尔勒市历史悠久,是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是古代西域36国焉耆国和渠犁国的属地。公元630年,唐高僧玄焋西天取经曾途经库尔勒。三十年多前库尔勒市还是一个人口不过几万的小县城,只有一个十字街道。而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有四十万人口的繁华大都市,南北疆的交通枢纽,新疆的石油重镇。这里出产闻名遐迩的库尔勒香梨,果肉细嫩、清香脃甜,那恐怕是世上最好吃的梨了,所以库尔勒又被称作“梨城”或“石油城”。孔雀河从库尔勒市蜿蜒而过,给这座城市平添了几分秀色和几多灵性。库尔勒市人民在孔雀河边建了滨河公园,白日里人来车往,好不繁华;夜幕降临,两岸华灯齐放,水映高楼,恰似天上的街市。国内外许多来客都惊讶在中国西部还有如此美丽的城市。

孔雀河,十八团渠,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你!是你母亲般的乳汁把我养育,是你给了我坚强的品格和顽强的毅力。我赞美你——孔雀河、十八团渠!

(写于2009年6月18日刊载于2009年6月30日中国测绘报第八版月末副刊,2009年7月9日新疆日报第十一版宝地副刊)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4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2892)

Tags:无

回复:孔雀河,十八团渠 匿名网友 于 2010-9-18 20:50:07 发表评论 [引用]

没娘的孩子,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呀!
都上了大学,叫人钦佩.

回复:孔雀河,十八团渠 匿名网友 于 2010-5-15 23:44:03 发表评论 [引用]

那个年代,锻炼人啊!

回复:孔雀河,十八团渠 匿名网友 于 2009-12-9 15:28:16 发表评论 [引用]

湖中泛舟 河里游泳确实不错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刘戈青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xinxiwang@casm.ac.cn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9-2-4
  • 发表文章:34 篇
  • 上传相片:1 张
  • 回复总数:24 篇
  • 阅读总数:86244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