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花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成就展”观后感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5-10-28 10:22:47 | 作者:f3262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近日,和单位的同事一起参观了“在祖国的怀抱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成就展”。几十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经过新疆各民族同胞的共同努力,新疆发生了很大变化,取得了巨大成就。尤其是在戈壁滩上创造的那些奇迹,很多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有些就是父辈们和我们几代人几十年来的生活历程,那么亲切。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就在昨天、在眼前……整个展览给我最多的还是震撼与自豪,震撼于六十年来的巨大成就,让我目不暇接;自豪于我是一名新疆人,能成长于祖国和家乡大发展的时代。

不必说,塔里木盆地日产1000立方米油、2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也不必说,从无路的大戈壁到今天的跨天山,通沙海,连接欧亚的铁路、公路交通网;更不必说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我想说说淹没在整个展览中,小小的,最普通,可能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一种“花”——棉花,她是我们父辈们在戈壁滩上创造的奇迹之一。

新疆是我国最早植棉的地区之一,元、明两代后才向中部推广,但新疆棉花生产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获得新的发展。清乾隆时,直隶(今河北)滹沱河流域是我国重要产棉区,史载:“冀、赵、深、定诸州属,农之艺棉者什八九。清乾隆三十年(1765)直隶总督方观承以乾隆皇帝观视保定腰山王氏庄园的棉行为背景主持绘制的一套从植棉、管理到织纺、织染成布的全过程的图谱。

乾隆皇帝对《棉花图》反复诵读,叹为观止,备加赞许,乃执笔为每图题七言绝句,共十六首。其中“灌溉图”题诗:“土厚由来产物良,却艰治水异南方,辘轳汲井分畦溉,嗟我农民总是忙。”

由此可见,棉花的种植一要“土厚”,二要克服“艰治水”。在那时的新疆戈壁滩上土既不厚,可以这么说,茫茫戈壁滩上根本就没有土,连基本的能饮用的水和住的地方都没有,别说“治水”了,更无道路、电力、能源等。茫茫戈壁上,一眼望去,除了戈壁上天天都刮不完的风,在风中孤独摇曳的星星点点的野草,就是白花花的盐碱滩了。

可父辈们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凭借手里的坎土曼,为自己在荒无的戈壁开辟了进戈壁的路,挖下了安住的地窝子……又一坎土曼一坎土曼修建了十几米宽的干渠,几十米宽的排碱渠,引来了清清雪水,洗去戈壁上那一层层盐碱,让沉睡千年的沙土显露出她丰腴美丽的身姿,为人类奉献出她甘甜的乳汁——瓜果、葡萄、红枣,麦黍、水稻,棉花……

如果我问,你见过棉花开花吗?相信一定有人会笑:有几人没见过哪,即使没见过地里开的棉花,也天天接触棉被,棉T什么的……从见过的照片、电视啊,想也可以想出来。可我要说的是:这还真不是棉花花,我们通常说的、用的棉花是它的果——蒴果,称为棉铃,人们俗称棉桃。棉铃内有棉籽,棉籽上的茸毛从棉籽表皮长出,塞满棉铃内部,棉铃成熟时裂开,露出的柔软的纤维,才是我们平常所称之棉花。

而真正的棉花开花,是在棉花结桃之前。

棉花的种植管理按直隶总督方观承的《棉花图》中计有“布种、灌溉、摘尖、采棉、炼晒等(其余“收贩、轧核、弹花、拘节、纺线、挽经、布浆、上机、织布、练染”应为织纺、织染成布的过程)。

而在戈壁上种植棉花最苦的要数耕畦、灌溉和采棉了。

为了棉花的灌溉,在棉花种植前就要打好田埂,在几十亩、上百亩的大田里,打埂子靠的是坎土曼和在虚软的沙土里人推的一种独轮车,一天下来的苦累可想而知。

在棉花的灌溉期,母亲和团场的叔叔阿姨们白天顶着骄阳,晚上忍受着暗夜的疲惫、害怕与蛀虫叮咬,轮流看管着棉田。而为了把地里的盐碱压下去,要在棉花不同的生长期,反复用渠水灌溉,再将棉田的带了碱的水排到排碱渠里。用于排碱的几十米宽、比一个成人还深许多的大排渠,也全是农场的父辈们一铁锹一铁锹的挖出来的,每年农闲时还得清理这些大排渠,清挖排渠期间,很多的叔叔阿姨们胳膊都要肿上一段时间。

团场的人把采棉叫“捡棉花”,这个词感觉好轻松的样子,好像是顺手拈来的,可捡的过程全不是那回事。

采棉在那时的我看来,简直更像是一种“刑罚”……弓着腰、低着头,两手快速在张开了的棉桃中间抓取,抓取,再抓取……一不小心,手触碰到棉桃硬的尖角上,轻的疼上一阵子,要是冬天手已然冻的通红了,那就会雪上加霜。一到冬天,加上戈壁上的寒风,哪位采棉花的阿姨的手,不是伤痕、裂口累累,看着就让人心痛,更别说那一行棉花就有数百米长,偶然直起个腰来,总也看不到头。

在整个采棉期间,母亲早上天不亮提着马灯上棉田开始捡棉花,晚上十点多提着马灯回来,早上带点简单的吃的,中午父亲送饭到地里和母亲一起吃,家离棉田太远了,这样可节省母亲的时间。可就是这样,母亲和农场的叔叔阿姨们从没叫过苦、喊过累。尤其是开朗的母亲,总有办法给周围的人带去些意料外或意料内的惊喜。

星期天去给母亲帮忙“捡”棉花,是我们这些团场长大的孩子们的另一门功课。而“捡”棉花中的乐趣就是休息或午饭时,在母亲管的棉花地里找西瓜。因为棉田太大,离家又远,那时的母亲因风湿性关节炎不能骑自行车,从家带饭、带东西对母亲来说比较困难,智慧的母亲一次在地里吃西瓜时想,要是地里种的有西瓜,不就不用从家带瓜到地里了吗?第二年,母亲咨询了隔壁管连队果园的叔叔,试着在地里种了几颗西瓜,居然结的瓜沙沙甜甜的……从那时起,每年捡棉花时,我们体会到的不只是捡棉花的辛苦,还有寻找西瓜的快乐。而有一次,妹妹居然在棉田里找到一珠葡萄,可能是因为没有稼接过吧,那葡萄酸涩难吃,让我们互相笑闹了一场。

整个种植棉花的过程中,我们孩子们最喜欢给大人们帮忙的,就是摘尖了,摘尖在团场叫打顶,就是在棉花长到齐成人腰上下,真正的开花之前,为了让棉花多开花、多结桃,不至于光长“个”,不开花、结果,要将棉花颗上的顶(尖)掐了。每到打顶时期,母亲和邻居阿姨早就有默契了,星期天我们两家伙一起干活。先去阿姨的地里,我家五个孩子,除了哥哥不参与我们“小孩子”的游戏,加上阿姨家三个孩子,我们七个一字排开,只等母亲一声令下,我们便跳着、跑着,相互笑闹着,手快速的随着跑跳不停的揪下棉花颗上那嫩绿的尖顶……不一会儿,就把母亲和阿姨远远的抛在了后面。一天下来,我们没有喊累的、叫苦的,因为那就是一场有趣的竞赛游戏。

而打顶后不久,棉花就会悄悄地次第开放,白的、淡黄的、粉红的……立在棉枝上,风过处,薄薄的、颤动着,像蝴蝶的翅膀。她不娇,也不艳,更不媚。但就是她们的开放,不仅装点了绿绿的棉田,寂寥的大漠戈壁,还为人们奉献了一生的果实——洁白如云的柔柔暖暖的棉。而这棉花花开不也正是团场母亲们一生的写照吗,勤勤恳恳,将汗水与青春挥洒在这大漠戈壁上。她们青春的花朵也许不娇、不媚、不艳,却用这汗水与青春抚去了荒漠千年的尘埃,让戈壁露出沙下的“金”,为人类奉献了瓜果的甘甜,稻米的清香,棉花的洁白与温暖……

如今,团场的耕畦、挖渠和采棉早已实现了机械化,我们从小生长的团场也已建成了现代化的城市。而这也只是新疆各民族人民在戈壁上创造的诸多奇迹之一,我们的新疆就是一片被千年尘埃覆盖的大宝藏,只要你有毅力、肯吃苦,大家团结一心,总能挖出层层的宝。积雪融化灌良田,石油滚滚麦浪翻……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援下,全疆各民族人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打造了边疆六十年的辉煌成果。这些辉煌和着新疆精神,与荒漠里开出的棉花花一起,激励我们再造下一个辉煌。


作者:姚苏芩
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测绘院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1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24)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f3262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webmaster@chinacehui.org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常来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3-31
  • 发表文章:2289 篇
  • 上传相片:397 张
  • 回复总数:36 篇
  • 阅读总数:4590018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