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格言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9-12-21 9:12:15 | 作者:f3262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父亲的那一两句重重复复的格言,实是经不起一阵风吹,立即烟消云散无影无踪,反而是汗流夹背榨猪油的父亲,脸上手上沾满红泥巴的父亲,涨红着脸骂三字经的父亲的样子让我难忘,这些才是他留给我的,最有生命的治家格言。至于他生前常说的话,像风般的自由飘荡,无拘也无束,似乎未曾留驻什么痕迹。
  我梦到我还在学校教书,和父亲住在都市的家,父亲离开了深耕大半辈子的老地盘,像一棵移植过后水土不服的老树,终日恹恹惶惶。竟也开始挑剔起我特别为他准备的早餐说:
  "稀饭太烂稠不爽口,咸鸭蛋的蛋白太硬,蛋黄又没有出油,一点儿都不香。"
  梦里又跳回一幕小时候被父亲高举在肩头上,逛遍城隍庙里热气蒸腾的小吃摊的情景。晚上下班回家时,手里多出了两个铝制的水桶、一大袋粗盐和一大袋鸭蛋,响应父亲上午还来不及抱怨完的话:
  "除了父亲自己做的咸蛋会出油以外,都市的确买不到这种上等货,我看爸爸你只好亲自出山才行。"
  父亲笑了,移植都市的老树终于开出第一朵灿烂的花。他立刻迅速发挥做生意的本能,指示我说将来吃不完的咸蛋可以俗俗卖给同事和学生们,赚的钱一点点存起来准备给我娶媳妇,还可以买一户一楼的房子……
  父亲微偻的坐在阳台上双手高举着两颗蛋,在阳光下不停的旋转碰撞发出清脆的"砰,砰,砰!",我大声问着他:
  "爸爸,今年赚多少呢?"
  父亲走后,我常重复做着这样的梦,每次都在等待父亲回答我说他今年赚多少中醒来。才发觉他劳碌的一生早已过完,梦境只是一种弥补或想扭转不可能改变的已经过远的事实。
  

猪油渣饼

  从我有认知的意识开始,父亲已经是一个经营大盘有成的中年杂货商人,一年到头都在忙,为了降低进货的成本,宁愿付出更多的劳力。自己榨猪油,把肥猪肉切成长条块,放进灶上大鼎油锅里炸,炸成圆滚透明,浮动弹跳如灌水的气球时再打捞上岸,丢进一个长圆柱形的铁桶内,上方覆加一个可以旋转的铁盖,铁盖从上往下旋转挤压,金黄剔透的热油就从下方的出油孔泊泊流下。被炸干的猪油就变成油渣饼。父亲通常选择在傍晚时分榨猪油,香味飘散在窄窄的街头小巷,邻居们都会闻香而来,等着买热热的猪油渣饼回去炒菜作晚餐。炸过猪油的父亲,自己也像被炸熟的油渣饼,红光加上汗水,流淌在筋脉浮凸的颈项和胸襟之间。
  

松花皮蛋

  除了炸猪油,腌咸蛋和皮蛋也是一绝,不知他从哪里学来的配方,用红土拌一定比例的粗盐再加冷开水搅拌成红土泥,鸭蛋放进红土泥浸泡前需要先筛选,必须是完整无瑕,一点裂纹都不能有的"完美蛋"才可雀屏中选。所以选蛋是一个非常重要且专业的步骤:只见父亲摒气凝神的坐在蛋篓前,像是一个准备发功的师傅,一手拿一个蛋互相旋转碰撞,从蛋碰撞后发出的声音分辨货色。我小的时侯也曾试着学父亲选蛋的架式,把两个蛋拿来互相旋转碰撞,结果蛋壳破了蛋汁流了一地。选好的蛋再放进拌好的红土泥里,一个月后出土,就腌成咸鸭蛋了。我们的早餐当然少不了自制的咸鸭蛋,父亲总是啧啧赞美自己说:
  "你看!蛋黄都出油了,我腌的一定够分(透)了才会拿出来卖,不像别人不够分就敢卖。"
  腌皮蛋之前也一样要选蛋后再腌。测试皮蛋是否够分(透)的方法就是先捞出一个裹着米糠的红泥球,剥掉斑斑点点的蛋壳,看看已经变成像咖啡冻般的蛋白上有没有长出一棵松树花,有松花表示可以上市,没有松花就继续裹着红泥米糠大衣,直到每一个皮蛋内都长出一棵松树为止。 皮蛋长不长松花很重要,因为那关乎着父亲的骄傲。可是那个被拿来测试的皮蛋,往往就是我痛苦的童年记忆之一,贫穷的年代所有可食的食物都不允许被浪费,总要有人来接收那粒咖啡蛋,而我就是那个被父亲指定的倒霉的接收者。
  

银花冰糖

  炸猪油腌皮蛋和咸蛋的过程,不是油烟滚滚就是浊浊红泥,并未留给我太多的怀念。唯独炼冰糖,清洗干净的大铁桶,牵满一条条的白棉线,很像要纺纱织布的模样,热灶烧水熬糖,再缓缓倒入,覆上麻布袋几天后沿着棉线就结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火树银花般的多角形的结晶。蒸腾的热气,甜中带醇,黏黏腻腻的香甜气驻足喉头,还没有吃就好像已经尝到冰糖的甜味。
  门面用来做生意,门后即是食品加工厂和堆货的仓库,这就是我童年的家。家里有一个汗水淋漓,一身油腻,整天忙碌工作,只会管理货品却不知如何管教孩子的父亲。他总认为能让我们这些孩子,肚子饿了有饭吃,累了有地方睡,就算尽到作父亲的责任了。对于我们读书这件事,他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他说:
  "会不会读书是天生的,逼也逼不来,除了你们大哥是为了这个家牺牲放弃升学以外,我可都随你们读或不读。"
  

海风一般的治家格言

  虽然父亲不管我们读不读书,也不管我们生活起居,但是我的哥哥们打架他可是要管的,我想那是因为关乎他的面子问题。我的二哥和三哥青春期时,火旺气盛,经常两句不合就从街头打到街尾,打到所有街上邻居都会驻足观赏。众目睽睽下,只见父亲涨红着脸大声开骂起来:
  "打他娘的什么呀!在做生意的地方怎么能给老子打架呀!现在就给老子停手,不然晚上他妈的你们两个龟孙我揍死你们。"
  母亲只要听到父亲骂三字经,就气得反过来骂父亲说,你是在骂儿子还是在骂我,转身就进屋里去眼不见为净。
  父亲的晚上就是指店门关了以后,两个哥哥肩并肩并排站在店里唯一的桌子前准备听训,桌上摆满父亲的算盘几本帐簿和一个圆形的塑料大茶盘。算盘上的算珠都沾着黑黑的垢,有一两列的算珠都脱落了。很像一个满嘴茶垢的缺牙老人。蓝紫色封面的帐簿里,有父亲辛苦的回报。已经服务一天的茶盘里,茶壶和用过的茶杯或躺或立散乱一团,仿如一堆醉汉躺在一起姿势各有不同。坐在桌前的父亲眼露凶光和这张满目疮痍的桌子连成一体的图像,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
  "你们俩个真有种呀,还到大街上相打,我像你们这么大时,天还没有亮,我的身躯早就泡在汗水里了。我从少年那么辛苦打拼做到今天,才拼到一间店面,到底是为了谁?你们兄弟一定要和睦,咱这个家才会兴旺,你们没听人讲,家和万事兴……
  父亲训诫,其实不劳他说,我们早就可以一字不差的复诵出来,翻来覆去都只有一套,那就是他如何如何的离开黄河故道努力打拼之类的。
  "家和万事兴",不只用在兄弟阋墙,也可以发挥在跟母亲吵架甚至在父亲意气风发,觉得自己很有成就的时候。除了"蛋黄会出油,皮蛋长松花"和轻蔑女性的"干你娘"以外,"家和万事兴"可以算是我印象中,父亲最常说的,听起来最有涵养的句子。勉强算是他留给我们的治家格言吧!
  父亲的那一两句重重复复的格言,实是经不起一阵风吹,立即烟消云散无影无踪,反而是汗流夹背榨猪油的父亲,脸上手上沾满红泥巴的父亲,涨红着脸骂三字经的父亲的样子让我难忘,这些才是他留给我的,最有生命的治家格言。至于他生前常说的话,像风般的自由飘荡,无拘也无束,似乎未曾留驻什么痕迹。只是偶而还是会记起,父亲说着"会不会读书是天生的,逼也逼不来……"的了然,那种无所期许的包容,就像他家乡的海风一样,经年累月的吹着,看不到摸不着却感觉得到它,也尝得到那淡淡的咸。(李阳波)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29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8218)

Tags:无

And I thought I was 匿名网友 于 2016-4-22 23:09:25 发表评论 [引用]

And I thought I was the sensible one. Thanks for setting me <a href="http://fyusgcm.com">stgihrat.</a>

You have the monopol 匿名网友 于 2016-4-22 16:06:26 发表评论 [引用]

You have the monopoly on useful inanmration-freo't monopolies illegal? ;)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f3262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webmaster@chinacehui.org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常来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3-31
  • 发表文章:2289 篇
  • 上传相片:397 张
  • 回复总数:1249 篇
  • 阅读总数:3278086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