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生命(一)——幸福和苦难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7-10-5 9:58:50 | 作者:zhouqi | 出处:原创 | 天气:雨 ] 字体:

有一位成功的女记者,在她的一篇文章里曾经记录了她去西藏艰苦地区的一次采访。

那里人烟稀少,条件异常艰苦。正当她为见不到人家而焦急的时候,幸好遇到了一位藏族大妈。藏族大妈背着沉重的背篓,脸上布满了刀刻般的皱纹,两只手黝黑、粗糙地像磨刀石,一看便知生活的艰辛。

隐隐的疼痛和怜悯在女记者心里油然而生,还不待她开口,大妈先开口和她打招呼了。“可怜的姑娘,你要去哪啊?”大妈的声音爽朗而热切,女记者心中一凛,在她眼里这位和她的生活境遇有着天地之别的藏族大妈,竟然称自己为“可怜的姑娘”,而大妈的声音里也听不出丝毫的生活的苦难和困顿,反而是对自己这个城市里的骄子感到怜悯:一个女人不能守着家,还要为了工作跑到这样一个气候恶劣、条件艰苦的地方,实在是可怜。

采访结束了很久,女记者都不能忘怀这位藏族大妈。她不断地追问自己,什么是幸福,什么又是苦难?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人定胜天,还是身不由主?与命运的抗争,是螳臂挡车,还是两败俱伤?人能与命争吗?争得过命吗?

如果这个世界已经是上帝下岗,财神爷坐庄,那么物质的满足和物化的生活就应该是幸福吧?如果灵魂的快乐无法衡量,那么怎么证明幸福?冯小刚的《大腕》说:只求最贵,不求最好。你觉得是玩笑吗?如果“好”无法衡量,或者无法求得一致的衡量,那么价格就应该是一个普适的、大众化的标尺了吧?

大众、小众和从众。幸福指数高的应该是大众和从众,而特立独行的小众感受更多的应该是苦难。因为爱自己,才能享受生活;而忘记自我的人,一定会是伤痕累累。

追问生命,短暂的生命如何才能有价值?在幸福和苦难的博弈中,如何才能求得灵魂的安宁?

有解吗?一定有解,但只能是个变量解。这个答案因人而异,因时而异。是主观的感受,不是科学的解答。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2122)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