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捐躯的测绘英烈们永垂不朽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3-6-24 16:44:22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为国捐躯的测绘英烈们永垂不朽——参观杨虎城将军纪念馆所想到的

尚尔广

2013年4月,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标准化研究所组织离退休职工春游,所去之地是关中蒲城县,那里是杨虎城将军的故乡,在其故居建有杨虎城将军纪念馆。

纪念馆内,有杨虎城将军的塑像,有大量将军当年工作和生活中的实物和照片,而在另一间展室内,将军及夫人、女儿的大幅照片和详细的说明,引起了我特别的关注和兴趣。我怀着崇敬心情仔细阅读其女儿照片下的文字:杨拯陆,1936年3月12日出生。1958年9月25日,杨拯陆作为新疆石油管理局地质勘探队117队队长,带领全队在新疆中蒙边界三塘湖盆地进行石油地质勘探时,突遭寒流和暴风雪袭击而壮烈牺牲。人们找到她的遗体时,发现她俯卧在一道冰封雪盖的斜坡上,两臂前伸,十指深深地插在泥沙里,而在她的怀抱里,揣着一张新绘制的地质图。

之后不久,杨拯陆被追认为“烈士”、“坚强不屈的模范共产党员”、“戈壁滩中的巾帼英雄”。

一看到这些,我禁不住心潮澎湃,那半个世纪前的悠悠往事,闪电般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1958年9月,国家测绘局第二大地测量队(现国测一大队前身之一)观测区队的两个测量组,也在中蒙边界的三塘湖地区作业,作为观测区队长,我随同测量组来到三塘湖测区,那里是辽阔的戈壁滩,放眼远眺,满目荒凉,除了砂子、小石头、稀疏的芨芨草,偶见的黄羊和野狼外,别无它物。那时,杨拯陆地质队的帐篷与我们大地测量队的帐篷相距只有几公里,彼此都看得很清楚,双方的队员们有时还途中相遇,在茫无人烟的戈壁滩上,测量队员与地质队员,都把对方当作亲人一样,因而,杨拯陆不幸遇难的消息,我们很快就知道了,我们默默地向扬拯陆致以崇敬的哀悼,也教育我们大地测量队员,应从中汲取沉痛教训。

三塘湖位于哈密、巴里坤以北、中蒙边境线以南的阿尔泰山和天山之间,说是“湖”,其实是一点水也没有的千里戈壁。那里环境恶劣,气候多变。1958年9月25日,白天晴空万里,天气炎热,而到了夜间,却突然狂风暴雨,之后不久,暴风雨又变成了暴风雪,气温骤然下降到零下20多度,此时,穿着单薄的杨拯陆和其队友张广智,行进在黑夜茫茫的雪原里,因又冻又饿,虽经奋力拼搏,终因体力不支而倒下。

杨拯陆为了新中国的石油事业,献出了自己22岁的年轻生命,她不愧是新中国石油战线上的女中豪杰,人们将永远怀念她,1959年,她的骨灰被安葬在西安市南郊烈士陵园中。

由此,我联想到我局我队那些为了祖国测绘事业而壮烈牺牲的测绘战友们。

1958、1959年,那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代,全国各行各业都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大跃进”运动,我们大地测量队提出的口号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苦干实干拼命干,测量任务放卫星”,我们当时人人激情燃烧,摩拳擦掌,正如一位测量队员所写《尖兵奋战戈壁滩》中所述:“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没有人烟没有水,大风不停地吼叫着,我们小小的帐篷,被刮得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摇晃着,好像一瞬间就要被撕裂、被掀翻、被刮跑,面部也被 风沙击打得刺痛,但此时此刻,我们想到的不是畏缩不前,而是如何战胜这恶劣的戈壁滩,按时或提前完成党交给我们的测量任务!”

于是,在天气稍为好转的日子里,大家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夜以继日,拼命苦干,在新疆高大险峻的天山、阿尔泰山,在茫茫千里、炎热干旱的沙漠戈壁,克服了一个又一个人们难以想像的艰险和生活中的困难,出色地完成了大地测量任务。当然,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我们也作出了重大牺牲,付出了沉重甚至是血的代价:如在阿尔泰山上因日夜连续测量,致严重疲劳困乏而不幸坠崖牺牲的宋泽盛;如在南湖戈壁作业,因干渴而喝光了所有墨水、吃光了所有牙膏、将仪器资料覆盖好后而倒下的吴昭璞;如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虽患有急病多次从马上摔下而不肯停下就医致阑尾化脓穿孔致死的姚云;如在大山区作业被匪徒杀害,虽被刺20余刀仍英勇不屈的钟亮其;如工作中被匪徒击打昏迷,又被推入枯井的岳殿春;如在天山作业下山途中过冰河时被急流淹没的王方行;如在天山上选好测量点位,但在下山途中遭遇暴风雪而冻死在河边的黄杏贤;如在克孜勒苏河南岸山区进行调绘,在下山途中从冰雪悬崖摔下牺牲的潘选举;如在帕米尔高原5000多米雪山上作业突然遭遇雪崩而牺牲的王遂良(被埋在雪堆里还紧紧抱着测量仪器)……

写到这里,我的手在微微颤抖,我不忍心再继续写下去,我们这些壮烈牺牲的测绘战友们,他们中有不少是解放军测绘学院、武汉测绘学院的毕业生,当时正年富力强,风华正茂;也有的是1955、1956年志愿参军共青团员、共产党员,他们有的还没有成家,有的才刚刚新婚不久,他们为了新中国的测绘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和生命,他们奋不顾身的事迹可歌可泣,催人泪下,令人痛心也令人尊敬,他们的名字,将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永垂不朽。然而,在《中国测绘史》上,这些壮烈牺牲的同志皆为“因公殉职”,而没有一人被追认为“烈士”,这是很令人遗憾、令人寒心,也是很不公平的,地质队员与测绘队员,同是野外工作者,地质队员英勇牺牲后,可以被追认为烈士,而测绘队员为什么就不能?(1980年5月,彭加木带领一个综合科考队在新疆罗布泊考察,因独自外出找水而不幸被狂风沙浪所吞没,1982年他被上海市政府追认为烈士,2009年,又被中央新闻媒体评为“100位为新中国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

其实,上述为新中国测绘事业而壮烈牺牲的诸位同志的事迹,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他们本人以及他们的家属不可能也很难提出被追认为烈士的要求,但我们尚活在人间他们当年的战友们,应该出于良心,出于责任,出于公平和正义,积极为他们争取。尽管我自知人微言轻,希望渺茫,但近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敢于让群众讲真话,敢于听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的指示,又给我极大的鼓舞和力量,因而,我再次鼓起勇气,大声地为他们呼吁,让他们得到他们本应得到的烈士称号和荣誉!

2009年7月,新华社、人民日报等19家新闻媒体的近40位记者,在中宣部新闻局副局长刘汉俊和国家测绘局副局长宋超智率领下来到西安,到“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进行采访,我作为曾在该大队工作了20多年的第一代测绘队员,有幸被确定为重点采访对象之一。在采访会上,我重点向各位记者们介绍了我们当年的工作情景,也具体介绍了几位同志壮烈牺牲的详细经过,各位记者听后都深受感动。最后,我向各位记者表示:借此机会,我这个小人物老测绘向各位记者们呼吁,并通过你们向有关部门和领导呼吁:有些壮烈牺牲的测绘队员应该被追认为烈士,让他们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光荣称号和荣誉!其实,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也是众多老测绘人的意见,更是国家测绘总局首任局长陈外欧将军的意见(见《中国测绘报》2007年1月2日于春雨同志的文章《不能忘却的怀念》)。

如今,中央新闻媒体采访国测一大队已过去四年了,我当年所提建议无声无息如石沉大海。今天,当我参观杨虎城将军纪念馆,看到其小女、地质队员杨拯陆英勇献身被追认为烈士的情况,又联想到我们英勇牺牲的测绘队员们,因而,我通过笨拙的笔再次提出上述建议。殷切期望有关部门和领导,能认真调研,认真考虑。如能将那些为测绘事业而壮烈牺牲的同志们追认为烈士,不仅使牺牲的同志在九泉之下感到自豪与欣慰,也使他们的亲属以及广大测绘工作者,感到党的温暖与英明。

为国捐躯的测绘英烈们永垂不朽!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184)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341 篇
  • 阅读总数:470494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