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下斗群狼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8-4-29 9:13:52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狼是非常狡猾凶残的野兽,其形似狗,每当我去动物园,都要到关狼的铁笼旁仔细的观察,看看狼、狗之间究竟差别在何处,这倒不是我对狼有什么特殊的兴趣,而是看到它,就使我想起我曾与之进行的生死斗争。

20世纪60年代的一个深秋,我区队有几个测量组在祁连山地区作业,按照事先约定的计划,区队部人员定于x月x日到达祁连山南麓的某山区,为测量组送去粮食及副食。我乘坐区队汽车将东西送到约定的地点后,汽车当即返回去执行别的任务,而我则只身留下静候测量小组的同志前来取东西。我选择了一个适宜的位置搭起了帐篷,为了醒目,我又在一根长竹杆上绑了一面红白测旗立在旁边,使人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这面迎风招展的旗子。

这里属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南边是辽阔的丘陵和草原,北边是逶迤雄伟的祁连山,我选择的地方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水源是祁连山上溶化下来的雪水,静静地从山谷中流出,附近水清草肥,不时有野驴和黄羊出没。

晚饭后我打开收音机,悠扬的乐曲在这里格外清晰、悦耳,我取出望远镜观察周围的地形和同志们的身影,在这静寂的荒野里,我急切地盼望与战友们很快重逢。

傍晚,落日的余辉映照着祁连山上的白雪,使之像穿上金黄色的彩服,分外鲜艳夺目;山峰间,彩云片片,悠悠漂流;而在草原的上空,有成千上万只不知名的小鸟,上下翻飞嘻戏,嘎嘎有声,忽而凌空飞来如乌云压顶,忽而又呼啸一声飞去如天女散花……我尽情地看着这塞外的独特风光,品尝着这山野中醇如美酒般的情趣。

忽然,我看见一只离群失散的小黄羊,个头才只有尺把高,它站在帐篷不远处,傻愣愣地瞅着我这位不速之客。我试图接近它把它逮住,但刚一挪步,它就撒腿跑开,待我返回帐篷,它又回过头来怯生生地向帐篷靠拢。

天擦黑,又不知从何处来了两峰骆驼,在附近的小溪中饮水。它们的屁股上都有明显的火烙印记,我担心是测量组的骆驼逃跑或走失,便抓把食料慢慢地走近它们,将其拉至帐篷旁并系好鼻绳,后又在我的命令下温顺地卧地。如此,我不再孤独了,因为这里除了我,还有一只小羊和两峰骆驼做伴,我感到很亲切,真有意思。

夜幕慢慢降临,星光时而闪烁,但仍不见测量组的人影,我有些焦急不安,担心组长忘记了约会的日子或是出了什么事故。我虽然当过兵并且现在还带着一支枪,但在这野兽经常出没的旷野中心里还是胆虚,万一有坏人,万一有野兽,我一个人孤掌难鸣,不好对付。

我在帐篷里点燃了两支蜡烛,整个帐篷顿时一片通红,这既可以为自己壮胆,也可给迷途的伙伴引路。我又将粮食、咸肉等搬进帐篷里,将斧头、铁锤、菜刀等放在明处,将子弹压上枪膛,心想一旦有情况好立即投入战斗。此后,我又将收音机音量放大,致使帐篷内歌曲悠扬,一片欢乐气氛,那只孤独的小黄羊,这时也渐渐向帐篷靠近,不知它是来欣赏音乐,抑或也害怕孤独,想与我和骆驼“交朋友”。

我困了,在帐篷里的地铺上朦胧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碰撞帐篷,我机警地迅速跃起并抓住步枪,只见一个白色的小动物倏忽一闪,窜入帐篷。我大吃一惊,正欲击打,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只可怜的小黄羊,它惊慌地躲在帐篷的一角瑟瑟发抖;与此同时,我听到帐篷外骆驼的躁动声,它们慌乱地向帐篷靠近,并不时摇头晃脑打响鼻儿。

情况异常,我躬腰提枪钻出帐篷,四周黑悠悠,静悄悄,朦胧胧,只有繁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一阵寒风使我精神一振。我观察了几分钟,一切平安无事,我松了一口气,正欲钻进帐篷继续睡觉,猛然间发现帐篷四周有一些蓝幽幽的小光点在晃动,我感到很蹊跷,便举起手电筒照去,哎呀,这竟是一片黑乎乎数不清的狼群!仓促间,我举枪扣动了扳机,“嘎”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山野里振荡,狼群也忽拉一声四下逃奔。

我暗自庆幸这神枪地威力,我嘲笑那笨拙地群狼欺软怕硬,我正欲凯旋回帐篷,眨眼间那无数只蓝幽幽地狼眼睛又在四周晃动。

我和骆驼、小羊被狼群包围了,狼群在猝不及防的枪声下仓皇溃逃,但很快又重新集结,准备和我血战。我观察着,盘算着:我共有10发子弹,打了一发,尚有9发,即使弹无虚发,也只能打死9只狼,而眼前的恶狼有几十,我如何与之对阵?我曾听人说,狼的群体性极强,你只要打死其中的一只,其他的就会找你拼命,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我的心脏嗵嗵嗵地猛跳不停,头皮像触了电似的又麻又木。

忽然,我听到一声凄厉的狼嚎,紧接着群狼乱叫,嗷嗷嗷……呜呜呜……其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撕心裂肺。平时读小说读到“鬼哭狼嚎”并不在意,此时,我真的领受到这震魂摄魄的“大合唱”。

狼嚎持续了数分钟,像是有人在指挥似的,正嚎叫间突的嘎然而止,一片静寂。我向四周窥视,那一双双蓝幽幽的狼眼犹如鬼怪幽灵在游走不定,令人胆颤心惊,我灵机一动,钻进帐篷,抓起铁锤,猛击铁桶,当!当!当……这一阵震耳欲聋的敲击声,如天崩地裂,如万马奔腾,吓得群狼纷纷后退。

大约过了半小时,“蓝眼睛”又出现在帐篷的四周,它们在数十米外与我对阵,且每隔十来分钟便在头狼的带领下狂嚎一阵,然后又停止,如此反复,很有规律,它们想用恫吓的战术战胜我,而我则每当它们狂嚎时就猛敲铁桶,让铁桶的当当声压倒狼嚎。

狼虽然极聪明但疑心特重,它们虽想向“我们”发动进攻却又怕落入陷阱,因而,它们只是在四周狂叫却不敢接近帐篷,而我面对群狼也无可奈何,只有借助这小小的铁锤敲击铁桶来大唱“空城计”。

读者们很难想像我当时与群狼对阵时的复杂心情:紧张、恐惧、冷静、理智交织在一起。我只要稍微表现出怯弱,敲击声如果不是高昂而是低沉,那后果也许是另外一个情景。我与群狼对峙着,谁也不敢向对方发动进攻,而时针在一分一秒地跳动,一直到东方出现了曙光,一只只恶狼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时,它们才在头狼的带领下夹着尾巴离去;而我直到阳光普照大地,确信危机已过,才敢走出帐篷,并把那个与我共度患难的可爱的小黄羊,放归到茫茫的草原中去。说来你也许不相信,小羊放开后它还不愿走,是我硬把它撵走去寻它的母亲的。
中午,我终于与来驮运粮食的测量队员胜利会师,并给他们讲述了昨晚我智斗群狼的故事,大家都为我险遭不幸捏了一把汗,但也为我平安无事而庆幸,有一个年轻的测工批评我:“区队长,你的胆子也太小了,你要是打死一只狼,今天也好让我们‘打牙祭’,狼皮还可以做褥子……”

他讲的好轻松,但我的教训却终生难忘。

测量队员呐,有些遭遇真是不讲不知道,听了吓一跳,其经历真称得上丰富多彩、惊险离奇,甚至还充满着浪漫情趣。愿文艺界的作家们和影视界的编导们常到测量队走一走,看一看,住一住,听一听,那一定会写出可歌可泣、生动有趣的作品,拍出新颖别致,扣人心弦的影视剧,而我的“智斗群狼”不过是盛宴席上的小菜一碟而已。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825)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490 篇
  • 阅读总数:518810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