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处觅知音相知何必曾相识 —记我与康静、钱瑜、高小红的忘年交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8-4-29 9:55:20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我拍的 | 天气:无天气记录 ] 字体:

按照古希腊人的说法,朋友是第二个自己。因此,朋友应是名正言顺、名副其实的同志—趣味相似、操守相类、追求相同、情感相近、学养相配。这里不分年龄、性别、行业、职位,除臭味相投、沆瀣一气者外,交什么样的朋友,在一定意义上,也折射出自身的品味。而“忘年交”则是“年岁差别大,辈分不同而交情深厚的知心朋友”。
近30年来,由于我在全国科技情报网西北分网、陕西省测绘学会、情报站等部门工作,又先后担任《测绘科技通讯》、《西北测绘信息》编辑的缘故,便常去外地开会,因而,结识了不少测绘界的同行,有少数在会后继续联系,进而发展成较亲密的朋友,更有极少数成为“忘年交”,本文所谈之“忘年交”,一是因为我的年龄比她们大很多,二是仅仅限于“文友”(以文会友),文学艺术是我们的共同爱好,也是我们形成“忘年交”的重要基础。

“走过潇湘”多才女——康静

1987年11月,全国测绘科技情报网在长沙市举办经验交流与信息开发会议,我作为西北分网和陕西情报站的代表应邀参加。会议期间,我与湖南测绘局的同行在谈及测绘文学方面的情况时,他们向我介绍说,本局有位年轻女干部康静,很喜爱文学,文笔也很好,1980年她就在《青春》杂志“女作者抒情诗专号”上发表过作品。我听后很高兴,当晚就请湖南测绘局的同志领我去康静家进行拜访。

那时,康静还不到30岁,几个月前才生下一个宝贝女儿。我在夜晚突然拜访,使她感到很意外,但一听说我是特慕名而来的外省同行,便热情地接待了我这位不速之客。我们好像有缘分,一见面就谈得很投机,我们彼此介绍了自己的简历,兴趣和爱好,以及对文学的追求和向往。之后,她便取出她的部分作品让我看,其中有一首小诗,因为简短而生动,我印象极深,至今还记得。

测量员小诗一束

康静

一、觇标 默默地在山峰上挺立/任凭风吹日晒,从不珍惜自己/当精确的数据印上地图/哦,朋友,我懂得坚守岗位的意义。

二、我不惋惜 青春在山野里逝去/可我并不惋惜/我用生命的彩笔/留下了祖国春意盎然的天地。

三、珍珠贝 我知道,我不美/可我愿做一个珍珠贝/朴实的外壳裹着晶莹的心/这心儿装点得万物生辉。

看了这些朴实而美丽的小诗,我当时就被作者的才华所震惊。站在我面前的年轻母亲,原是才华出众的才女呀。

我好像遇到了寻觅已久的知音,我们似乎有谈不完的话题,以至于临别时还有一点相见恨晚的情绪。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们经常通信,互寄照片、作品。记得有一年,康静向我推荐一部描写地质勘探队员野外工作和生活的佳作《天涯孤旅》,我看了此书后,的确得到很多启示,书中对野外工作、生活、风光的描述和写作技巧,都是值得我很好学习的(顺便提及,1993年我在天津参加完会议后,专程赴河北廊坊市拜访了该书作者奚青先生,并当面向他请教)。

1990年10月,我作为中国测绘学会科普委员会文学创作组成员,应邀赴沈阳参加“测绘文学审稿会”,经我的推荐,康静也应邀参加。这样,我们又见面了,也有更多的机会进行交流。在会议期间,我们一同聆听作家李云德的报告;一同审阅了34篇(件)文学征文;一同游览了沈阳市的名胜古迹,当然,也一同合影留念。在会议结束时,康静特别到书店买了一本《中国成语分类大词典》送我。我至今仍珍藏着。每当看到她在扉页上的签名,我就感到很温暖很亲切。

1995年,我受陕西省测绘学会的委托,负责编辑测绘文学作品集—《先行者之歌》,康静当然是我最早想到特邀的作者之一。本书共收入全国各地80多位作者的80篇作品,其中就有康静的《金秀》、《八个妹子一台戏》。这两篇都曾在《建设报》上发表过,特别是其中的“金秀”,是康静早年在湘西南山区进行了野外测量时认识的,她是一个纯洁而善良的农村姑娘,她的形象,在康静的笔下栩栩如生,朴实可爱,加上康静对湘西南自然美景细腻而生动的描述,使读者如身临其境,十分喜爱这篇作品。

沈从文是我国著名的“乡土”作家,他的许多美文脍炙人口。康静发表在《湖南民族研究》1985年在第6期上的《沈从文》,详细地介绍了沈从文的一生,从青少年时期一直介绍到他的古稀岁月,使读者对这位湘西老作家有了全面的认识。

数年前,康静由湖南测绘局人事处副处长、中国测绘报湖南记者站副站长的位置上调到广东地图出版社担任副社长,她在积极工作的同时,挤出时间,就读于暨南大学文学院文艺学硕士研究生班,理论水平的提高使她的文学创作又登上了一个新台阶。散文、小品、通讯报道以及摄影作品等不断在报刊上发表,特别是在2000年中,由她著作的散文集《走过潇湘》出版了,出版后就寄给我一本,她在赠言中写道:“以此书纪念在测绘事业中的岁月和我们对文学的热爱”。我仔细地看完了本书,康静的倩影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她成熟了。正如她在“后记”中所说:“从东北到湖南,再从湖南到广东,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和地理特点,影响了我也滋养了我。然而最难忘的还是湖南,我在那里度过了20余载光阴,那里有我的师长、朋友和亲人,如果说测绘是一座峻拔的大山,那湘楚文化就是我身边的涓涓流水,二者构成了我独特的心路历程。”

几年前,康静赴日本考察学习有关地图编辑、印刷出版等方面的情况,回国后写了一系列文章在报刊上发表,向全国地图出版系统的同行们介绍,我看了其中的几篇,作为一个外行的感觉是,康静不唯是一位女秀才,她还是一位紧跟时代潮流的企业家。

康静,我生命中最早结识的忘年交文友,希望你在干好出版社领导工作的同时,佳作不断,勇敢攀上新高峰。

文友、知音、干妹子——钱瑜

我与钱瑜的相识相知,讲起来还真是一件有趣的浪漫故事。
从1988年秋起,我就担任《西北测绘情报》(后改为《西北测绘信息》、陕西省一级内部期刊)的编辑。由于编辑工作的需要和方便,为了使刊物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一期的内容,除刊出测绘新闻和科技文章外,我特为刊物写上一篇测量故事,以满足不同读者的不同兴趣。后来,干脆固定为“测量奇闻录”栏目。由于这些测量故事较新奇且罕为人知,便常常得到一些读者地欣赏和赞许。我心中自然也很高兴,写“奇闻”的劲头也更足。
此外,自1993年1月起,我又兼任新创刊的《中国测绘报》记者,也不时在副刊上发表一些奇闻或文章,如此以来,我便渐渐地在西北地区测绘界,有了一点小名气。在西北五省区测绘界同仁每一年(或每二年)一次的大聚会中,在测绘科技情和测绘学术交流会期间(我常常是这些会议的具体筹办人之一),有些同行便当面夸奖我,说刊物办得好,说我的文章写得好,如此等等。开始时,我心里很得意,但时间一久,我又忽然想到,别人的赞许,也许是善意地抬高,也许是出于礼貌,自己的头脑一定要清醒,较之于作家,我的水平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在文学创作领域里,自己还是个小学生。

但忽然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宁夏测绘局一位名叫钱瑜读者的来信,信中说:“我很爱看你写的文章,我也是文学爱好者,也是宁夏测绘局搞宣传工作的,我希望今后与你加强联系,请你多加指导与帮助。”我一看是自己的同行与读者,且又是西北五省的。作为编辑,我也希望能经常得到宁夏的测绘新闻与稿件,所以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之后,我们便不断地联系,后经过通信与了解,她也是中国测绘报的积极撰稿人,毕业于宁夏电大语文专业,她写的《他在测绘战线上奋进》、《一心干测绘的“老黄牛”》等曾获国家测绘局好新闻奖。

钱瑜成为我跨省区的文友后,时间一久,友谊日增,但我们毕竟相距千里,也没有见过面,彼此在通信中,也是严肃而客气的,钱瑜大概也感觉到这一点,有一天她在来信中,竟然说(大意):“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但你每次来信,都是那么地客气,我感到不必要。我建议,如果你同意,我愿意把你当成我的老师和大哥哥。”我看此信后,深为感动,受宠若惊,一个兄弟局的宣传干部,且又是宁夏测绘局总工的夫人(宁夏测绘局总工是全国测绘科技情报网西北分网的副网长,《西北测绘信息》的副主编,而我是西北分网办公室主任,《西北测绘信息》的责任编辑),其夫人愿意把我当作自己的老师和大哥哥,我感到很荣幸,也感到浪漫与有趣,这真是“天上掉下个钱妹妹”!于是,我当即复信,表示欢迎和感谢。自此以后,我们在互相通信中,便以“兄妹”相称,还通了几次电话。由于称谓的改变,我们彼此在写信或谈话中就比较放松和随和,既然是“兄妹”,其感其情,当然比一般的朋友更亲切。
经过交往,我们的友谊日深,我发现钱瑜是位很有文艺才华的女性:她虚心好学,不耻下问,她文如其人,独具魅力。例如,她有一篇散文《伟哉,东方的“金字塔”》,不仅文笔流畅,气势恢宏,短短的一千多字把西夏王陵介绍得活灵活现,令人神往。既有深厚的历史和地理背景,又有沧桑演变和现实风貌:
古埃及金字塔,被誉为世界奇迹,它那高大的人面兽身像,令人生畏,也令人敬仰,并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神话。但它位于万里之外的异国异乡,游览凭吊实非易事,然而,当你来到中国的“塞上江南”宁夏平原,你却可以看到,在银川市西南约30公里的贺兰山麓,有一片方圆50平方公里的陵区,随着地势错落着9座皇帝陵园和193座勋臣贵戚的陪葬墓。它们西依著名的贺兰山,东临滔滔黄河水,巍峨壮丽,气象万千,这就是著名的西夏王陵,被誉为东方的“金字塔”……

这也是一篇精美的科普文章,它理所当然地被收录于《先行者之歌》中。后来,我还了解到,钱瑜不仅文章、报道写得好,而且还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宁夏测绘局举办文娱活动或文艺演出,她都是积极的参加者,她的歌声,她的舞蹈,每次都赢得观众热烈地掌声。

大约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先生由宁夏调至江西省测绘局任副局长,钱瑜也随之调至江西省建设厅,任《江西建设》的编辑和记者,其作品除刊于《江西建设》外,还常见于《中国市容报》等报刊。

2000年秋,她与先生自江西去银川探亲(其女留在银川工作),路过西安,停留了一天,我终于见到了虽通信多年,但从未谋面的文友和干妹子。

如今,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也仍然保持着兄妹称谓。每年春节,这位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干妹子,都会给大哥寄来精美的贺年卡和祝福词,祝我健康,愉快,生活幸福。当然,我也常去信祝福她,并把近期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寄给她看,进行交流,请她指正。

有时我对老伴讲,“以文会友,以文相识相知”,这在中国古亦有之,有些已传为千古佳话,而如今我们又以文友进而发展成为“兄妹”,这也算是新世纪我50多年测绘生涯中的一段佳话吧,老伴听后点头微笑道:“文友、干妹子也可以说是红颜知己,你又可以写一篇《文友与兄妹》的奇闻了”。

战友、同志、接班人——高小红

中国有句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我与高小红相识相知,就是机遇加缘分。

1991年秋,国家测绘总局组织一部分老职工和先进人物,去无锡疗养基地休息疗养,陕西测绘局有20多个名额,我作为老职工被选中,而高小红作为陕西局航测队里的“新长征突击手”也加入此队伍。但那时,我们虽在一个团队却并不认识,见面也不知她是谁。

一天,我们的团队集体游览××寺.这个寺院恢宏,古老的建筑金碧辉煌,游人如织。人们纷纷向神像顶礼膜拜,而在膜拜的人群中,有一位年轻的女士,我看她眉清目秀,文雅端庄,苗条的身材,朴素的着装,膜拜的虔诚,引起了我的注意。经了解,她就是我们团队里的高小红。之后,在我与之交谈中,得知她不但是一位工作中的先进人物,而且心地善良,出口不俗,是位很有教养的女性,特别是她的文笔出众,性格豪爽,初步的接触便给我留下美好而不凡的印象。

按照退休年龄的规定,1993年底我将退休,领导上考虑我担子重,于1992年初就同我打招呼,让我们共同留意,要为我物色一个优秀的接班人,以便我退休前可带他一程,熟悉工作业务。我们共同拟定的接班人条件是:工作积极热情;要有大专以上学历;文笔要过硬(因为要从事刊物的编辑),最好还能懂外语;性格要豪放(因为学会和情报网站的工作要接触四面八方)。我接受“文革”中的惨痛教训,特加一条,“此人要心地善良,公正诚信,不阳奉阴违,不黑心害人”。如此等等条件,一时半会要找到一位合适者,还真是难寻(有几位我们认为合适者,人家都不愿意干编辑,有几位前来自荐者,经我们了解,条件又不够理想)。

记得有一句惯用的俗语:“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天,我局标准化于所长(他也是情报网站的兼职领导之一,是我的顶头上司)告诉我,我局有一位同志很适合我们的条件,她对情报网站工作也满腔热情,此外,还讲了她的许多优点和长处,但为了慎重,于所长建议我再到其所在单位实地考察和了解一下,以证实所言不虚。我问此人是何单位,姓啥名谁?于所长笑着说:“她是我局航测队的高小红,是女性!”

啊!高小红,我认识。随即在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位青春俊秀、文雅端庄且充满活力的女性形象。她的言谈举止,她的豪放热情,她的文学素养,她的善良虔诚,都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所长还特意提到,她的英文也可以,曾接待过外国专家,担当过口译,她心地特善良,这方面我完全可以放心。

考察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于是,在我退休的前一年,高小红来到了我身边。作为我的助手,她善于领会老师傅的意图和要求,对我布置的工作,她都能出色地完成,有些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在编辑期刊、校对资料,与外单位联系的工作中,都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确实是我非常满意的接班人。

为了说明高小红的文学修养和心地善良,特选摘高小红所作《地图》文章中的两段话:

高小红告诉女儿:“她的爷爷就是一位老测绘工作者。当解放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他就脱下军装,投身到新中国测绘事业之中。几十年过去了,他的足迹几乎踏遍祖国的每一寸土地,翻山越岭,渡江涉河,横穿大漠戈壁,征服荒原沼泽,披星戴月,雪雨兼程,风餐露宿,与狼共舞。多少次野外受困,多少次森林遇险,多少次惊心动魄的回忆,多少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构成他那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为了祖国的测绘事业,他献出了毕生的的精力,最后,他把自己也融进了这一张张五彩缤纷的地图里。”

“我的女儿可以不知道当今那些大腕们的生辰八字,不知道每月金曲榜上的曲目排名;可以不知道眼下最流行的时装款式,不知道各种色彩、服饰搭配的技巧和奥秘;可以不知道如何巧取豪夺,尔虞我诈,不知道怎样别有用心,曲意逢迎。但是,她必须知道什么能使她机智、聪慧并具有正义感;必须知道什么能使她纯真、善良、并富有同情心;必须知道即使长大成人也要保持赤诚童心……”

最近,著名作家周国平在《善良•丰富•高贵》一文中写道:“中外哲人都认为,同情是人与兽区别的开端,是人类全部道德的基础。没有同情,人就不是人,善良是区别好人与坏人的最初界限,也是最后的界限。”(《读者》2007第12期)

高小红的性格、人品通过文章跃然纸上,我希望我的战友同志、接班人就是这样的人。于是,渐渐地我们成了知心朋友,进而成了忘年交。

1994年我退休了。退休后,因为工作需要,由高小红提议,于所长同意,我被聘留在原单位、原岗位继续工作。一直干到2003年。当然,高小红此时成了我的领导,我成了她的助手,但很多事她都放手让我干,她支持,并在许多方面,对我进行细致的关照。我们一直相处得很融洽,我们的感情与友谊也与日俱增。试想,人的一生中,能与志合道合的同事共事3-5年就非易事,而我与高小红在同一个办公室,两个人的办公桌紧挨着,朝夕相处,整整十年。其间,我们共同组织陕西省和西北五省区测绘科技交流会,共同编辑期刊,共同策划各种科技活动、共同赴外地考察旅游,但更多的还是共同俯案,默默耕耘;我们同甘共苦,互相敬重,情同师生、父女。当然,我们偶尔也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也有过激烈的辩论,但我们都能冷静地换位思考,以大局为重,以工作为重,互相谅解,矛盾便很快地得到了统一。

如今高小红已调到上海工作了,我也因年迈回到了家中,但我们朝夕相处的十年岁月,令我怀念,令我珍惜。它是我测绘生涯中一段亲切而愉快的历史。因而尽管我们今天相距遥远,但还常常通过空中电波互相联系,互相致意。高小红是与我近距离相处最久的知音和战友:她既是我的助手,也是我的上级;她既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老师。高小红,我真的很想你!郝灵犀(高小红之女),尚爷爷和郑奶奶同样也很想你呀!

高小红与笔者

康静(右一)在湘西猛洞河边王村古镇,这里是《芙蓉镇》中刘晓庆曾卖过米豆腐的地方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钱瑜在办公室里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可爱的郝灵犀(高小红之女)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高小红与笔者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分类:默认相册 | 部落: | 评论:7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2882)

Tags: 相片 照片 摄影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