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见闻录——访第一位到达北极的中国人高时浏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2-3-23 14:33:12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我拍的 | 天气:无天气记录 ] 字体:

北极见闻录
——访第一位到达北极的中国人高时浏教授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高时浏教授是我尊敬的老师,也是中国测绘界知名的专家学者。数年前,我曾到高老师家中拜访了他。他热情洋溢地给我讲述他的坎坷经历,以及他对事业的追求和豁达的人生观,并播放他演唱的录音让我欣赏,当谈及他是第一个到达北极的中国人时,高老师更是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心中充满自豪感。近来,我们之间书信频繁,他并且把自己所写“闯北极”等有关回忆材料让我看。他说:“45年前我闯北极的经历,至今,已经变得十分遥远,当年在北极的实物记录,在屡经浩劫后已少得可怜:1950年的一篇硕士论文;加拿大联邦测量局赠给我的一套我在北极地区的勘测资料(空中照片、测量记录及报告)以及台湾一位同事辗转寄还给我的三张业已发黄的照片。”
  虽然如此,高老师的讲述和回忆材料还是深深地打动了我,那些鲜为人知的北极见闻,使我顿开茅塞,眼界大开,并仿佛随着高老师的讲述进入到那遥远的冰雪世界……
“一、圣·费里西恩镇的法裔女郎
  加拿大由于多湖号称‘千湖之国’,在我所考察和工作过的西北地区湖更是星罗棋布,因为交通极为不便,夏季冰雪融解之后,远距离交通要靠水上飞机、陆地飞机、水陆两用机和直升机,近距离交通则要靠独木舟;冬季在冰天雪地里则靠爱斯基摩狗和雪橇。
  1949年夏,我接受了加拿大联邦政府在拉布拉多地区的勘测任务,即用鲍尔多星等高天文方法,测定地面控制点的经纬度和方位角,从而为皇家天文台测定磁偏差。
  1949年6月6日,我们测量队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乘火车出发,翌日到达魁北克省铁路终点站圣·费里西恩镇。我们在此转乘水上飞机到预定地点。这个镇说起来挺有趣,女性比男性多两倍,物以稀为贵,男人在这里备受青睐。我们到小镇的第一晚,就被旅馆女主人和3位小姐邀请参加舞会,她们都是法国后裔。法裔女郎,年轻貌美、温柔热情,可惜她们不会英语,而我们测量队7位男子中只有术瓦精通英法两语,于是,他便担任我们测量队的翻译。尽管法裔女郎文化程度都不高(大概有初中毕业程度),但很讲文明且舞姿优美,我们跳了一曲又一曲,玩得十分开心,连续两晚都是从晚上8时跳到次日凌晨1时,此外,女郎还陪我们打网球,也玩得很尽兴,彼此竟成了好朋友,以致分别时大家还有些依依不舍之情。
二、风雨雷电交响曲
  6月9日,我们乘上诺斯曼水上飞机,踏上了勘测之路。
  我们要到达的测区在北纬50°、西经70°附近,这里距北极还远,到处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林,增加了我们找点的难度。稍加商量,我们找到一个坡地,顾不得乘飞机时颠簸苦累和扎人的灌木,我和助手麦克哈迪爬上坡顶,几经努力,终于找到了钉有标志的树。于是,我们就在附近的一块空旷平坦的地方安营扎寨,并砍掉周围的树,以便有足够的视野观测天上的星星。
  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后,已是黄昏时分,大家已筋疲力尽。支起帐篷连帆布床也不想搭就吹起气垫,躺倒就睡。睡到半夜,刮起了大风,顷刻间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大雨倾盆而下,我们的气垫床下水声潺潺,和着周围的风雨声,谱写成一首风雨雷电交响曲。
好不容易完成了测量任务,我们飞返圣·费里西恩镇。乘诺斯曼飞机不但颠簸得历害,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事故,特别是从湖面起飞时极有可能撞到小山上,降落时又可能栽入湖底,因此类事故时有发生,我便特别做了飞行保险,以便万一失事还可为父母挣得一笔保险金。

1949年夏,高时浏在加拿大Labrador

乘水上飞机去执行测量任务

三、奇妙的北极圈
  1950年夏季,我的勘测区在加拿大的东北部,一天,我们到达法兰克林区的琼一皮尔湖。观测站的经纬度为西经86.9°,北纬66.1°,此时已十分接近北极圈了。
  人们把在北半球距赤道66.5°的一条平行圈叫北极圈,它的科学定义是50°F(10°C)等温线,因为北极圈是北温带与北寒带的分界线,此线之北只长青苔不长树木,因而在空中可明显地看到青苔和树木的分界,于是人们又把北极圈叫做树林线(Tree

Line)。

  不久,我们进入北极圈内测量。
  为了证实北极圈又称树林线的说法,在飞机上,我很专注地进行观察,情况果然如此:从天空俯视,地上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线南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线北则只有黄绿色的青苔和灰石块,不过,真在地面上,只有越向北走,你才感到树木渐少青苔渐多。
  测量工作进入北极圈后,我们到达一空军基地,每个人都得填一份表,然后还要审查。
  一位军官问我:‘你是不是基督徒?’
  ‘不是!’当时我尚未受洗,只能这样说。
  ‘那你怎么能在《圣经》上宣誓保密呢?’军官再问。
  ‘你们又没有其他如《佛经》、《古兰经》,我怎么宣誓呢?’我反问军官道。

在北极圈内,高时浏在白天观测

太阳测定纬度和地方时,

夜间再进行精密观测

军官嘿嘿一笑,便算通过审查了。从此,我就可以在北极地区任何地方测量,在任何基地的军营中居住了。
四、我看到了爱斯基摩人
  1950年夏,在哈得逊湾西北角我拜访了有五六十人的爱斯基摩村落。
  爱斯基摩人一般都较矮小,上肢长下肢短,头发黑而直,眼睛是棕色,住冰屋,吃海兽。通过与他们共处和我的观察,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爱斯基摩人属于亚洲蒙古人种,甚至可能与我们的祖先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一同参加考察的外国同事也为此感到震惊。
  爱斯基摩人不但善渔猎,能制造工具,且能在一片雪原上根据雪浪波纹的方向辨识南北;晚上睡在冰雪上,能听到数十公里之外的冰层是否融化分裂,以决定游猎方向。
  最有趣的是爱斯基摩男青年的‘婚姻资格考试’:到了结婚年龄的男青年必须经过这次考试,即能在冰封的洋面识别海豹呼吸的洞孔,然后将冰洞打大,钓取海豹。如能钓获,家人和族人便向他庆贺,他已通过‘考试’,可以结婚了,否则,要继续努力争取。
  据说,爱斯基摩人接待宾客最尊敬的至礼,是请客人与自己的妻子同床共枕,你不得拒绝,即便婉言推辞,也被认为失礼。
  在这个爱斯基摩人居民点,我所见到的大部分是年轻的混血妇女,儿童们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看上去都很健康、清洁、快乐。
  在冰雪世界有丰富生存经验的爱斯基摩人给我们测量队不少帮助,我们互相给对方带来了欢乐和生活情趣。
  五、奇寒如刀刮针刺
  1950年12月,我们天文科接到勘定60°纬线的任务,因为在那里发现了金矿。
  到达那里后,我们6人睡在一辆可在冰雪上滑动的木车里,睡双层铁床,睡觉时钻进羊毛睡袋里,只露出头部呼吸,加之木车里有火炉,便不那么冷了,两辆木车像两节火车车箱,不过下面不是车轮而是两大片坚实的木质滑雪板,拖动这两辆木车的是一台大马力推土拖拉机,拖拉机前面有推土钢板,既可铲雪又可推倒不是很大的树,起到开路先锋的作用。

  我们穿的是两条开档羊毛内裤,这主要是为了适应北极地区在十分寒冷的条件下人的大小便问题。大小便可随时随地,百无禁忌,但每次都必须是高速度解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一天,木车像往常一样在雪原上缓行,在木车上睡腻了的我,索兴跳下木车在雪地上行走,哪知雪深没膝,
1950年,高时浏在加拿大北极圈内勘测,那里

夏日是一望无际的青苔,冬日是茫茫的冰天雪地
人行走比乌龟爬行还要慢,每移动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力量。如果停上一两分钟还没啥,但三四分钟后情况就很大不同了,寒气直往心里钻,如刀刮,如针刺,
我和木车的距离也就愈拉愈远,终于木车成了远方的一个小黑点,而司机只顾向前开,木车里的同事还以为我紧跟在木车的后面走呢。
  时已近夜,气温骤降,我心急如焚,以为此命休矣,却又挣扎着向前进,只要能动就有希望,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木车房,原来是拖拉机发生了故障,停车修理,这也是坏事变好事,若拖拉机继续不停向前进,我恐怕就要命丧北极了。
  六、我登上了磁北极
  1951年夏,我再次出发。
  测量地区可以说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许多湖泊没人到过,当然也没人知道。于是,我便为两个湖泊命名,一个是以我的名字,一个是以我女友的名字。即在我的测量报告中,当然就出现了Lake shi liu Gao(高时浏湖)和Lake Mary Mcirimmon(马利·麦克利梦湖)。一晃几十年,不知如今出版的NWT的地图上是否采用了此两名。
  到达布西亚湾和布西亚半岛附近时,我惊异地发现磁针总是垂直向下,不再像以往那样左右摆动了,测磁偏差因此告吹,原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登上了磁北极。
  地球其实有两种北极,一是地理北极,即北纬90°,另一个就是磁北极。磁北极是指地磁强度最大的地方,磁针在此处只垂直向下,它离地理北极约1600公里,而且同地理北极一样,还在不停地变化中,一般在160公里直径的圆周上移动。
  这年我到的磁北极位于北纬71°,西经96°处。据我所掌握的资料,从1932年到1985年的53年间,有4个主要的磁北极,位置如下:
  1932年,71°N,96°W;

  1975年,76°N,100°W;
  1980年,77°N,101°W;
  1985年,78°N,102°W……”
  高老师最后说,当他得知我国北极科学考察队将于1995年3月踏上进军北极的征程时,他预祝他们一路顺风,科考圆满成功,更多的北极故事留给他们去讲吧。
  听了高考师的讲述和看了他写的回忆录,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高老师年轻时不但经历了种种坎坷,生活中也接连遭到不幸,但他一直保持乐观向上的情绪:在1978—1992年间,他曾出访荷兰、西德、加拿大、统一后的德国、奥地利、美国。在异国他乡作过多次报告,受到国际测绘界朋友的热烈欢迎。1994年4月23日,还在家中接待了两位贵宾,他们是国际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学联合会(IUGG)主席莫尼兹教授和国际大地测量协会(IAG)副主席舒瓦尔兹教授,并为他们精心举办了别开生面的家庭音乐会。高老师说,他准备在1995年他80岁生日时,能作最后一次谢绝歌坛的告别演出。
  然而,在我即将写完此稿时又收到高老师的来信,他说,“我因年老多病又兼繁重的家务事(买菜、做饭、洗衣等)并要照顾一个有病的儿子,其负担之重可想而知……”对此,我不禁深深地忧虑。我希望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能给这位年迈的科学家更多的关爱和照顾,使他能在人生的暮年得到更多的温暖和幸福,因为他毕竟是第一位进入北极的中国人!他毕竟是一位在国际测绘界知名的专家教授。

(1995年)

高时浏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进行勘测作业,那里刚下过一场大雪。

分类:默认相册 | 部落: | 评论:78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52079)

Tags: 相片 照片 摄影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351 篇
  • 阅读总数:47374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