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情注帕米尔——新疆莎车驻军抢救测量员胡茄纪实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2-3-23 14:50:36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我拍的 | 天气:无天气记录 ] 字体:

军民情注帕米尔
——新疆莎车驻军抢救测量员胡茄纪实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云雾缭绕,冰雪擎天,祖国的西陲高原有一座山城塔什库尔干。丝绸古道驼铃响,塞外歌舞情绵绵,宾朋远客喜相逢,雪莲花开多娇艳。哎,云雾里的山城,冰雪中的边关……”初春四月,帕米尔高原山城正像《塔什库尔干之歌》所描绘的那样,仍然是云雾缭绕,冰雪擎天,河水刺骨,寒风扑面。此时此刻,大地测量队员在这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的世界屋脊进行野外作业,其艰苦和困难可想而知。

1962年5月初,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七个测量组已进入帕米尔测区,有的组已经到达测量点位,开始了测量作业,在塔什库尔干指挥部的区队干部们,正担心许多同志是初到高原,可能有人不适应这里的高寒气候而产生高山反应时,突然接到测量二号电台由黄天智组长发来的急电:“胡茄从麻扎柯勒山顶峰滚下山,伤情严重,生命垂危,请求区队火速抢救。”看完了电报,大家的心情十分沉重,日夜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于是,便立即向大队领导汇报并通知司机,快给汽车加油,准备出发。经研究决定,由副大队长贾殿宣和党支部书记李振芳,即刻乘车前往抢救,并写好电文,交区队电台发往小组:“想尽一切办法,速将胡茄抬出山区,送过河东,在河边等待,我们明天中午准时到达。”

为了争取时间,我们的准备工作十分快速,从接到急电到汽车起动只用了半小时。当时,天色阴沉还下着小雪,人坐在吉普车中,不一会手脚都冻木了。汽车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上飞速前进,嗡嗡的马达声打破了沉寂的雪原,孤车夜行,我们人人都提心吊胆,因为哪怕一次微小的疏忽,都可能车毁人亡,但那时我们已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一个信念是尽快到小组抢救战友。经一夜行车我们终于通过了高山区到达了喀什,又车不停,人不歇,一鼓作气,于第二天中午到达了莎车。20个小时在世界屋脊上,连续行车700多公里,我们的好司机为抢救胡茄立了头功。

在行车中我们就在思忖,我们一无外科医生二无医疗器材,赤手空拳如何抢救伤员?把胡茄送到大城市医院固然便于治疗,但却要耽误宝贵时间,而抢救垂危伤员刻不容缓。忽然,我们想到了莎车驻军,想到了驻军有一所野战医院。对,我们去找亲人解放军,请求驻莎车部队支援,于是,我们径直将汽车开到野站医院,又很快找到医院政委和院长。我们向首长汇报了情况,请求他们抢救测量队员。两位首长交换了意见,当即用电话下达命令:“外科张医生、田医生和两位护士长,在15分钟内作好一切抢救伤员准备,由王副院长带队,外出执行抢救任务!”部队命令,雷厉风行,命令下达后还不到一刻钟,救护车和抢救小组的医护人员已到达院内待命出发。

我们的吉普车在前领路,解放军救护车紧随其后,向着40多公里外的山区进发。由于山区公路曲曲弯弯高低不平,车开得又快,行车不久两位护士长就呕吐起来,我们本想停车让护士长休息一会,护士长说:“救人要紧,别管我们,时间就是生命呀!”我们怀着对解放军的敬意和对伤员担心的复杂心情,行车约两小时便到了约定的河边。护送胡茄的测量队员及民工已在河边等候。我们快步走到担架边,撩起床单看胡茄,一瞬间真把我们惊呆了:只见胡茄的脸血肉模糊,头肿得像个大西瓜,分不出眉毛眼睛和鼻子,样子很可怕。李振芳刚喊了一声胡茄的名字,胡茄便呜咽起来说:“支书,我没有完成任务,对不起组织……”大家安慰他,“你很坚强,我们要尽一切力量抢救你,解放军野战医院的同志也来了,你一定会好起来!”

王副院长和军医同志察看了胡茄的病情,决定立即做手术,说幸亏我们及时来到,再迟了病情就会恶化,发高烧,那就无法救治了。大家急忙在平坦处搭起手术帐篷,将医疗器械搬入帐篷中,并将伤员抬入,手术便开始进行。原来胡茄由山顶滚下数百米,受伤20多处,幸被一巨石所挡,否则将粉身碎骨。他的眼眶骨碰碎,左眼球克进,因而必须把眼球校正,把碎骨取出。医生们用严格消了毒的特制钢架代替骨架,安置在胡茄的眼眶中,之后,又仔细地缝合。

在高原行军途中站立者左起依次为:
李振芳、尚尔广、王永康、冯国祥

我们焦急不安地在帐篷外边静候,鸦雀无声,胡茄的伤连着我们的心,我们全身特别是面部,也似乎隐隐疼痛。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胡茄身上的20多个伤口均被医护人员处理完毕,我们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感到肚子饿,因为我们已近两天没吃一点东西。

在返回野战医院途中,医护同志一会给胡茄量体温,一会又停车给他打针。为了怕汽车颠簸会加重伤员的病情和痛苦,由四个人同时站在救护车里抬着担架,首长、医护同志也轮换着抬,真令我们感动,胡茄更是激动万分,而他们却说,军民是一家人,减轻伤员的痛苦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就这样,我们在傍晚回到了莎车野战医院,医院的同志们又小心地把胡茄护送到病房中。

胡茄得救了。胡茄在野战医院住了近两个月,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基本痊愈,又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解放军莎车野战医院的首长、医生、护士和许多不知姓名的解放军同志们,用他们的颗颗红心和奉献精神,挽救了测量员胡茄的生命,支援了测绘事业,在帕米尔风雪高原,谱写了一曲军民鱼水情的动人凯歌。

几十年过去了,但解放军的恩情我们仍永志不忘,让我们通过无线电波送去一首心中的颂歌,敬献给帕米尔高原上的亲人“金珠玛”……

注:1995年8月,由李振芳同志口述,与笔者合作写成此文。
此相片由 shangerguang 在 2012-3-23 14:55:56 编缉过。

分类:默认相册 | 部落: | 评论:1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2279)

Tags: 相片 照片 摄影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