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许多值得自豪的“第一”——再访中国测绘界的奇人高时浏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2-3-26 14:19:06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我拍的 | 天气:无天气记录 ] 字体:

我有许多值得自豪的“第一”
——再访中国测绘界的奇人高时浏教授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高时浏教授在武汉音乐学院排练厅演出剧照(1995年10月29日)

高时浏教授是我尊敬的老师,也是我国测绘界知名的专家学者,他不但是我国第一位进入北极的中国人(对此《长江日报》《中国测绘报》《西北测绘信息》《中国测绘》等报刊均作了报道),而且还有许多值得自豪又鲜为人知的“第一”,令人敬仰,令人信服。说他是中国测绘界的一位奇人,井非夸大其词。笔者近来对他进行了采访,高老师本不愿过多地谈及往事,“俱往矣!往事不谈也罢,免得有人说我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虽然我为此而自豪。”我说:“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自豪感和荣誉感是一个人前进的动力,有了它才能不懈地开拓进取。作为老一辈测绘工作者,培养教育年轻人为国争光而具有开拓拼搏争第一的顽强精神,是一项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高老师在我再三请求下,略加思索,便一条一条地讲述他那虽然平凡却又难能可贵的“第一”:

  “1.1937年我考上同济大学测量系,因学习成绩优异(每学年各科平均成绩要在80分以上),第一个连续4年(1937—1941)获得同济大学第一届黄膺白测量奖学金。
  2.1948年我赴加拿大留学,在多伦多大学是第一位攻读首届大地测量专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研究生,也是在加拿大第一位获得测量专业硕士学位的人(第二位是加拿大新不伦斯威克大学测量工程系主任汉密尔顿教授)。
  3.我是第一位于1950年在加拿大政府机构联邦大地测量局正式供职的外藉工程师(第二位是1951年加入的波兰人,第三位是日本人)。
  4.1949年秋,在多伦多大学,我是第一位参加ISO(国际学生组织)的中国学生,并在多伦多大学Hart House组织首场‘中国之夜’文娱晚会。在晚会上,有舞蹈、京剧、歌曲等节目,我用中文演唱了《叫我如何不想她》,用中、英文演唱了《长城谣》,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播下了中华文化的种子。
  5.我在多伦多期间,因我的房东Paulich是退休的铁路工人、共产党员,由于他的介绍,我是多次参加加拿大劳工党(即共产党)活动且和该党主席Timbeck握过手的唯一的中国留学生。
  6.我也是多次参加著名国际和平人士文幼章讲演会以及参加他的女儿在多伦多大学主办的一次政治性辩论会,并且是在会上做了发言的唯一的中国留学生。
  7.1949年12月,在加拿大King Ston城举行全加基督教大学生圣诞节庆祝大会,我是参加庆祝会的唯一的中国留学生,并荣幸地被推选与从温哥华师范大学来的一位女同学用二重唱形式迎接20世纪半世纪的‘守夜音乐崇拜’(Watch Night Service)。守夜音乐崇拜活动从1949年12月30日晚11时开始到翌晨1时止,它相当于我国春节除夕送旧迎新活动。
  8.从1949年夏到1951年夏的两年间,我曾多次进入北极地区进行测量作业,成为第一位进入北极的中国人,并且也是第一位到达磁北极的中国人(1951)。
  9.1952年5月,我响应新中国的号召,是第一位从国外回国的测量专家。1951年我在加拿大,除了收到我国国务院‘欢迎中国留学生回国书’外,还收到母校同济大学夏坚白校长、测量系主任叶雪安教授以及全系十几位教授、讲师、助教签名欢迎我回国的信。当时我十分激动,认为报效祖国的时候终于等到了,海外游子应尽快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中,但没想到我又争了个‘第一名’。
  10.我是最早参观欧洲5国(英、法、瑞士、德、荷兰)众多测绘仪器厂和会见众多国际著名学者的中国人。1952年春,在英国伦敦,我参观了Keisch Thompson航测仪器厂、剑桥大学、莎士比亚故乡、莎士比亚剧院、蜡像馆等。在法国巴黎,我参观了国际大地测量协会并拜会了当时任LAG秘书长的Prof.Dr.Tardi,并买了一批大地测量刊物带回国赠送母校图书馆。在瑞士,主要参观了国际上很有名的Kern和Wild仪器厂,受到该二厂经理和专家的接待。此外,还参观了苏黎世工业大学并会见了三位当代名教授:Prof.Dr.Baschlin、Prof.Dr.Kobold和Prof.Dr.Zeller。在德国参观了国际上著名的Zeiβ—Opton测量仪器厂,拜访了国际上第一位发明自动安平水准仪的斯特勒夫斯基教授和舒维德夫斯基教授(与武测名誉校长王之卓教授同期在柏林攻读博士学位),以及慕尼黑大学国际大地测量权威Prof.Dr.M.KneiβL(即《大地测量全书》的主编者)。在法兰克福参观了应用测量研究所,拜会了所长Prof.Dr.Gigas与Prof.Dr.wolf。在荷兰参观了Delft工业大学测量系,拜会了Prof.Dr.KnelβL教授(即《实用天文学》的作者,1956年我与黄继美教授共同翻译了此书,并于1959年正式出版)。
  11.1979年我首次主编《德汉测绘词汇》,并将新引进的‘地籍测量’‘区域规划’‘土地整理’等新技术、新名词编入《德汉测绘词汇》中。
  12.在同济大学,我首先开设‘重力测量与地球形状’课程并建立重力实验室;1985年又首先在武汉测绘学院开设地籍测量、土地管理与土地整理三门学科合为一体的土地学科。
  13.我是第一位与德国测绘界老前辈相识并不断交往的中国学者。我在20世纪50年代所会见的德国测绘界学者,如今都是政府官员,至80年代,我共认识了联邦德国内政部测量司司长Prof.Dr.Groβ,巴州财政部测量与地籍司司长Prof.Dr.Ziegler,粮食农林部土地整理司司长G.Stroβner(1993年退休),以及接任的司长Prof.Dr.Magel,还有莱茵兰一法尔茨州内政及体育部测量与地籍司司长Prof.Dr.Bastian等。我们之间不仅交往密切,还互赠科技、文化艺术等礼物。1980年德国测绘代表团访问武汉测绘学院,我参加了接待并认识了代表团的半数成员,特别是巴州粮食农林部土地整理司副司长齐佩尼乌斯先生。以后由于我和他的联系,1984年才有以德国DSE出面,邀请了我国以国家测绘局为首的土地科学等多学科的赴德考察团。德方特别指名邀请我去担任翻译,使我得以随团赴德。返国后的10年间(1984—1994),我曾在哈尔滨、天津、北京、保定、西安、乌鲁木齐、广州、武汉、上海、福州、泉州、三明、南昌、上饶等城市进行了约20多次讲演,广泛介绍了德、奥文化和科技发展情况,加深了我国科技界特别是测绘界对德国的了解,促进了地籍测量、土地管理、土地信息系统在我国的普及与推广。
  14.1980年我与武汉地区高等院校里的一些爱好唱歌的老同志开始合唱活动,于1983年正式创建了‘武汉高校老年合唱团’,我荣幸地被大家推举为第一届团长,任职8年,现任名誉团长。这个合唱团的特点是:(1)每年定期出版四期《简讯》;(2)有一套完整的排练和正式演出时的录像带和录音磁带;(3)有合唱团十年来集体活动(如演出、聚会、郊游等)的照片数百帧;(4)我们主要演唱高雅歌曲,包括英、德、俄、意文的歌曲;(5)我们不为名不为利,每个团员都自觉地发扬无私奉献精神,弘扬合唱艺术及精神文明。
  15.我是第一位以‘家庭音乐会’的形式招待国际著名测绘学者的中国学者。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4月,国际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联合会主席,奥地利格拉兹科技大学物理大地测量系主任莫尼兹教授,国际大地测量协会副主席、加拿大卡格里大学测量系主任舒瓦尔兹教授,应武汉测绘科技大学邀请来到我校接受名誉教授称号。其间,我为答
高时浏(右一)在家中接待国际友人
谢莫尼兹教授曾对我访奥的邀请和盛情款待,特意为他们精心地举办了‘家庭音乐会’。在我的家中,特邀请武汉音乐学院的三位歌唱家江明、丁萍、殷乐(前两位曾获过国际比赛奖),钢琴伴奏家王健(全国六大钢琴伴奏家之一),以及高校老年合唱团的几位老团员,我还邀请了一位武汉大学德语系女研究生当翻译,我们演唱了中外歌剧、民歌、名曲等。
 家庭音乐会充满了欢快活泼的气氛,掌声不断,两位外宾不仅为高水平的演唱、伴奏所陶醉,更为这融融盛情所感染,他们伸出拇指激动地表示,这充满友谊深情和动人心弦的欢歌妙曲,将会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里。
  16.自1979年起,我在‘武测’开办业余义务教授英、德语学习班,迄今已有16年未中断。在教学中,我把外语、音乐、文化、专业、理想等揉合在一起,可谓别开生面,受到学员们的欢迎。每期学习班,学员有十几人或二十几人不等。其实早在1974—1975年,我为武汉07工程开办德语培训班,学员有300人,我是‘双肩挑’,又是10个班的授课教师;另一次(1993—1994)是为国家测绘局主办的培训班讲授专业德语和‘德语之角’,学员约25名,我以79岁高龄坚持授课,虽然感到有点累,但我的心中很高兴。有人把蜡烛比喻教师,照亮了别人,牺牲了自己,我就是常常以此来自勉。
  17.与大家相比,我家中有9多:(1)照片多(1948—1952年在加拿大、在北极、在旅途中,我均拍了大量照片,还有许多幻灯片,可惜‘文革’中被抄家抄走,至今未还我;‘文革’后,我于1979年访荷,1984年访德,1985年访加,1991年再度访德,1992年访美,以及在全国各地的参观讲学活动中都拍了许多照片,有些已成为很难得的宝贵资料);(2)欧美风光风景片多;(3)图书、画册多;(4)音乐资料多(包括音乐理论、音乐史、音乐教材、中英德文歌谱等);(5)原版世界名曲音乐磁带多,包括我自己从1949—1993独唱的中、英、德、意、俄文歌曲的录音带;(6)德、奥测绘学者专家的专业讲演的录音磁带多;(7)地籍测量及土地整理方面的图书与幻灯片多;(8)德、奥、美、加建筑、风光、名胜古迹以及测绘专业的幻灯片多;(9)国际著名测绘学者及中外友人名片多。讲到这里我顺便说一句,我随时欢迎同学们、同志们、朋友们到舍下听音乐、看图书、看幻灯、查资料……
  18.在中国测绘界,至目前为止,我是第一大概也是唯一环游地球表面一周的人.我曾渡三洋(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漂五海(地中海、红海、阿拉伯海、中国的南海和东海),穿三峡(英吉利海峡、马六甲海峡和直布罗陀海峡),过运河(苏伊士运河),具体路线如下:
  1948年8月3日,我乘美国‘戈登将军号’轮船离开上海横渡太平洋,8月7日到横滨,8月14日到檀香山,8月21日到旧金山,然后换乘火车,26日到芝加哥,28日到奈阿格拉瀑布,30日到锡拉丘兹。9月中旬到加拿大多伦多。1949——1952年由于从事测量工作,我走遍全加十省及N.W.T三个特区。1952年3月9日从加拿大东海岸哈利法克斯港乘意大利邮船Home Line号横渡大西洋到英国的甫安普敦港进入伦敦,然后从伦敦横渡英吉利海峡去法国巴黎,以后又到了瑞士首都伯尼尔。在那里我拜会过新中国公使馆,参观过苏黎世工业大学、日内瓦国际法庭。接着,我穿过阿尔卑斯山隧道进入德国慕尼黑、法兰克福、波恩,继续前进到荷兰,然后横渡北海回到伦敦。当时有7位留加学生汇集英伦,我们决定一同乘轮船回国。我们行进的路线是,从英国经北大西洋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再穿过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然后北上阿拉伯海到印度的孟买,再南下到锡兰(今斯里兰卡)的哥伦布,经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到新加坡,横渡南海,北上到香港九龙,由深圳入境,到广州后乘火车回到上海。在近四年的时间里,我环游地球一周。我国测绘界老前辈多留学欧洲,他们不渡太平洋,也有少数人留美,他们不渡大西洋,解放后我国留学欧美的学生来去都是乘飞机,看来我国测绘界在地面(洋面)上作环球旅行一周者,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高老师满怀豪情地讲述着,这些前所未闻的“第一”,更增加了我对他的崇敬之情,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愈来愈高大。老教授不仅是德高望众的专家学者,也是我国测绘界一位罕见的奇人呐。这一条又一条的“第一”,不仅记录着老教授所走过的坎坷道路,也是他半个多世纪以来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简明缩影。事实胜于雄辩,它生动而真实地展示出老教授热爱祖国、勇往直前的拼博精神,热情乐观、宽宏豁达的豪放性格以及诲人不倦、甘为人梯的高尚品德。
  高老师还讲,他现在已是80岁高龄,身体也欠佳,家庭负担更重,但他精力还好,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今年计划写成两本书并争取出版,他要把自己的一切经验传授给年轻的一代。我衷心地祝愿这位多才多艺、鞠躬尽瘁的老教授老当益壮,再创奇迹,如同北极地区初夏的太阳,刚刚落到地平线上却又立即升起……
(1996年)


注:2010年12月1日,高老师自武汉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现已96岁,目前,家中虽雇请了一位钟点工(每天工作3小时),但他身体尚好,不但生活上还能自理,并且仍能唱歌和写作,他给自己订的奋斗目标是:向100岁进军!而我建议他的奋斗目标应是110岁。如能实现,在健康、长寿方面高老师又将在中国测绘界甚至在中国科技界,创造一个“第一”了。我预祝高老师奋斗成功,梦想成真!
此相片由 shangerguang 在 2012-3-26 14:21:43 编缉过。

分类:默认相册 | 部落: | 评论:7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2314)

Tags: 相片 照片 摄影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351 篇
  • 阅读总数:474293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