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我的老师于春雨先生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5-7-21 10:46:29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2015年春节期间,我拨通了北京于春雨先生家中的电话,意欲给于先生拜年。不料他的家人告诉我,于先生已于上月15日走了。我原以为于先生是外出旅游,便问他去了何处?家人讲:“他去了天国吧!”一句话,使我突然猛省:我敬爱的于老师已经去了远方,离开了人世。我的心立即沉痛无比,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眼角似有泪水向外涌。

先生是我的老师,素以文才闻名国家测绘局系统,但“文革”前我只见其文,未识其人。1980年初,经我的老领导罗惠民局长介绍,我们才得以谋面相识。此后,我即以师事先生,但他坚辞不肯,尽管他年长于我五、六岁,又是老干部,老“秀才”,但称我必为兄,而我自知自己虽也是老测绘,可才疏学浅,又是普通职工,怎能与先生称兄道弟?因而,在每次与他通信或电话中,皆称先生为老师。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曾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因无创作经验,自知水平不高(“文革”中曾受到严厉的审查与批判),罗局长请先生帮我斧正,先生欣然允诺,他不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看了原稿,并且自费来西安找我面谈。虽然那时他已“解放”,但尚未安排工作,路费自然无处报销。他热情地肯定了我的写作动机,又深刻指出了作品的成败之处,他的谆谆教诲,使我顿开茅塞。此外,他还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一个革命者,无论身处顺境或逆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自强不息,奋斗不止。在谈到某历史故事时,他有感而写下“君子先求自力,丈夫耻受人怜”的小条幅赠我,我至今仍珍藏着。其实,这也代表了他的性格与人生观。

经与先生数次深谈,得知先生的生平大略。他生于富家,但其儿时已家道中落。五岁时即在父亲与塾师教导下开蒙,书香门弟和私学为他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功底。伪满时日语成为入学的必修,他曾达到法定的翻译水平。十五岁参加革命,十七岁即在报刊上发表作品,二十出头即结集出版。他曾在几家著名书店和报社工作,并在出版总署和文化部工作多年,时有名师如宋之的、胡绳、刘芝明、叶圣陶、恽逸群等大师指点,曾做过校对、编辑、记者(报道员)。

他经历磨难,生活底蕴丰富:他体尝过旧中国亡国奴的生活,目睹了流民千里,倾听了灾难深重的最底层百姓的呻吟;他经过炮火硝烟的战场考验,参与过骑马挎枪打天下和工农群众翻身解放的历史进程;他曾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当过社员也当过乡长;他与测绘最基层的群众同呼吸、共命运,打成一片不分彼此;他也亲历过“文革”中的“牛棚”生活,对当时的黑白不分、人妖颠倒,尤其是人性的扭曲和道德沦丧有切肤之痛。

生活是他创作的源泉,他创作过散文、诗歌、歌词、曲艺、剧本,尤其擅长写报告文学,是个多才多艺的多面手。然而,正当他笔耕不辍醉心于创作的时候,领导发现他是个当秘书的材料,便调他去给几位首长做秘书或政治秘书。

国家测绘总局首任局长陈外欧就是看过他的文章后,点名调他来国家测绘总局的。

先生到国家测绘总局后,曾出任政治教育部门负责人,是中宣部指定的第一批报告员,政教规划和教材编写均出其手,而时事形势报告的巡回演讲,足迹遍布全国各测绘单位,颇受久居一隅的测绘职工的欢迎。但他做的更多的是文书事务,测绘系统的一些文献性文件和首长的重要讲话、起草工作非他莫属。

之后不久,他经与各地测绘人的广泛接触与了解,逐渐对测绘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深厚的感情,他说:“最令我动容以至动心的,那就是测绘人的测绘精神,我深深地为测绘人的淳朴善良、重义轻利、舍己为人、艰苦敬业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动。”他曾对陈局长表示:“测绘人是可爱又可敬的,我要用手中的笔为测绘人歌功颂德、树碑立传!”

“文革”后,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测绘史志的撰写、整理工作上,参与《当代中国的测绘事业》和《中国测绘史•第二卷》的编写和撰稿。他对测绘人物尤其是为英烈立传情有独钟,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艰辛劳动。先生说:“有些事办成了,例如史志中的测绘人物上书入志,再如由我作词,李佺民、毛继增、王玲君作曲的《劳动锻炼大合唱》,出版后人民日报还曾予以推介;由我作词的另一部大型套曲《尖兵赞》,由王立平、屈文中等人作曲,也曾风靡一时;有些事办了一半,夭折了,如写《陈外欧传》;有些事至今还在奔走呼号中。毕竟人微言轻,加之时过境迁,有些事越来越难办,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呼吁,并力争办成,使‘走了’的同志不再遗憾,含笑九泉,使健在的同志为此自豪,得到欣慰。”

先生离休后,仍然关心测绘事业的发展,帮助现领导工作,他自己说这是“位卑未敢忘忧国”,金祥文局长则称他是“离休不离岗的好哨兵”。

此外,先生还经常以普通市民的身份积极参与社区活动,提倡模范遵纪守法,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家的人。他发挥所长,为社区党员和群众上党课、讲时事、改稿子、写文章。他参与社区组织的以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娱乐为主要内容并坚持举办了十年的“老年聊天会”,被中共北京市委肯定并在全市推广,也受到党中央关注。2004年国庆节,胡锦涛总书记亲临这个社区,接见了包括春雨先生在内的18位离退休老人,并参与聊天。之后,由他写的《总书记与我们一起聊天》在中国测绘报首发后,被全国27家报纸转载。为表彰他的突出贡献,他所在的街道党委连续多年评他为优秀共产党员,国家测绘局机关党委也授予他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1996年他与一些著名专家学者,共同策划与编写了《中国近百年来国耻地图》,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出版后在内地及港、澳、台同时发行,引起强烈反响。由姜思毅、逢先知、金祥文、吴道弘等人推荐,曾获国家大奖——“五个一工程奖”提名。

先生习惯手不释卷,他说自己没有别的嗜好,唯愿读书和学习,他引用清人诗句“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以自嘲。他认为学富五车才能才高八斗,读书多则见识广,在总局他有“活字典”之雅号,无论谁有文字疑难,每每找他,总能释疑解惑。他一生的积蓄差不多都用于购书,并且把“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作为座右铭。

先生一生乐观、幽默,亦庄亦谐,他写诗著文以及言谈话语中都充满了机智和风趣,即使在十年浩劫中,他身处逆境,仍不忘做诗记趣。在一次批斗会上,有人发言读了白字(将“彤”读“丹”),全场哄堂大笑,正在坐“喷气式”的他也随之笑出声来。事后他写打油诗云:“脸朝地板背朝天,聚精会神数方砖,众笑哄堂余亦笑,原来彤彤变丹丹。”遇到烦心事,他也能自我解脱,他家曾被梁上君子光顾,他也写诗记其事,对失物未做过多的可惜,但对小偷惊其好梦,却发了牢骚,在七律《被盗》一诗中末联云:“平生最怕人惊梦,来去犹期脚步轻。”2006年5月,先生得了重病,极为凶险,他于被抢救中,竟在病床上口占打油诗,并函告我及其他至亲好友,对死,他的态度是:“曾在鬼门关前过,何惧攀登望乡台。亡妻在侧当无寂,故友重聚乐开怀。春风送我黄泉路,人无愧事亦快哉。”他连对死亡都是笑对的,坦然的,可见他的心灵之净,心胸之宽。

2007年春,先生在给我的信中说:“现在我以养老养病为己任,请了一位保姆照顾起居。胃口尚佳,唯因糖尿病不能不节食,过去钱少物乏欲食不可得,现在钱足物丰有食不敢用。血糖及血压服药后均正常,有如时下的人造美女,我唯赖药物有灵是地道的人造健康,但只要生活能自理,我还想多活几年,一则舍不得众多的至亲挚友,二则想多看看晚年才遇到的太平盛世,三则我当年的承诺尚未完全实现,我当继续努力之……”

2007年春节期间,先生在与我通话中讲道,国家测绘总局首任局长陈外欧将军曾多次指示他:测绘英烈的壮举是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要教育后来人不能忘记前辈用血的代价换来的今日的成功。陈局长并且建议,力争在报刊上多宣传测绘英烈,在适当的地方筹建英烈事迹展览室。“文革”中陈局长含冤入狱,出狱后他对于春雨讲的第一个话题竟是何时能再写测绘英烈传。1984年,陈局长自知大限将至,他几次对于春雨谈及撰写测绘英烈之事,于春雨告诉他,自己正在努力做此事,请陈局长放心。但20多年过去了,由于种种原因,他对陈局长的承诺仍没有完成,而他本人年事已高,又身患疾病,因而,于在电话中托负我完成此事。我听此言后大为震惊,连连说我是普通编辑,普通记者,水平也低,难当此重任。先生讲,“我看你能行,你不要推辞,尽力去做吧。”之后不久,他于2007年3月5日又恳切来信道:“……为烈士写传事,李青等老前辈,均在著文奔走,是否有成尚待时日,我亦有所动作,虽经努力但毕竟人微言轻……我年已八旬,来日无多,如不能完成此事,当无颜面去见外欧将军,望兄以后多予关注,我坚信会有人要办此事的,兄的写作技巧,生活经历及组织能力均堪当此任,拜托兄了……”受于老师的“拜托”,我在2011年出版的《悠悠岁月大地情》系列(《大地之春》《风流(英雄)人物》《测量奇闻录》《西北风》)书上,先后写了十几位测绘英烈,他们大多是国家测绘局于2009年9月公开表彰的一、二等功臣,因而我想,出书宣传他们,也是代先生完成陈外欧将军的生前夙愿吧,如将来有一天真的建立测绘英烈室(馆),这些材料都是英烈们的真实记录。

为感谢先生对我编著此书的鼓励和指导,我在寄给先生书中的前页写道:“于春雨老师留念。本书的创作与编辑,是在您的热情鼓励与指导下完成的,因而,作为编著者,面对本书,我怀着十分激动和感谢的心情,在遥远的西安,向您致以崇高的敬礼,同时也祝您佳作不断,笔耕不辍,生活愉快,健康长寿!”

于老师收到本书后,很快浏览、阅读,不久就给我打来了电话,给予鼓励和肯定,之后数天,我又收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中说:“收到尊作,如见故人,连夜翻看,未及读完,禁不住要写信给您,谈谈心情。这四本书,凝集您一生的心血,很难想像为此您要付出多少精力与辛劳,向您祝贺更要向您致敬,这不是客套,而是由衷地真诚。

您的优势是懂测绘又善于写作,这些作品记录了测绘创业那个时代,是带着文学气息的测绘创业史,可以说,一支笔反映了一个事业,从字里行间,看出您对测绘情感之深,它给后人留下的印象和影响是生动的、鲜活的……您默默地为了事业所做的贡献,终有一天会让人们认识到它的价值和影响。逝去的烈士、战友也会泉下有知,心存感激的。看了钟亮其及其后代的故事,我这个不大容易动情的人,也为之动容……”

2014年,我写了一篇《80感悟——盘点我的测绘经历、主要成绩与肺腑之言》,寄给先生看后,他很快给我打来电话,夸这篇文章写得好,很感人,并希望我继续努力,今后能多写一些这类的文章教育年轻人。

感谢先生对我的鼓励与厚爱,并把它当作我创作的动力之一。

呜呼!我简直难以相信,似乎在一瞬间,似乎先生的声音还在我的耳际回响,我敬爱的先生已离我们远去了,从今后我再也看不到他的来信,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我的心真的很难过,很悲痛,为了永远怀念他,我将他的一封封来信,珍藏在箱子里,先生对我的谆谆教导,我将永远铭记在心中。


附记:2011年初,先生给我寄来了他的新作《七律——八十初度》:“风风雨雨人生路,跌跌撞撞八十年,建言屡得当局赞,文章尚可换酒钱。残躯久练身益健,追求从不求十全,已摒晚景凄凉感,高龄切忌讨人嫌。”此外,由他编写的《山高水长——纪念陈外欧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文集》已正式出版。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1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555)

Tags:无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351 篇
  • 阅读总数:474422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