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中国人呐,对待魔鬼你要记取历史上的惨痛教训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7-7-20 15:23:16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善良、宽宏,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便一直这样教育我们。于是,有些国人,便以中国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而沾沾自喜且充满自豪,于是,连疯狂侵略中国14年,伤亡中国人3500万(其中死亡2100万)、造成中国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的日本侵略者,在战后竟宽宏仁慈地免于其战争赔偿,白白地释放日军战俘128万多人!
  日军的暴行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北起黑龙江,南到海南岛,东至海滨,西到重庆,日军铁蹄所至,生灵涂炭,屠刀所向,尸骨成山。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展开了人类历史上最凶残、最野蛮的大屠杀,对中国的物质财富进行疯狂地掠夺与破坏,对中国文化遗产进行无耻地摧残与毁灭,使中国工业化进程至少推迟了半个世纪。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就屠杀南京市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官兵30余万人,发生2万多起强奸、轮奸事件,下至7岁幼女,上至7旬老妪,均无一幸免。许多妇女被强奸后,又遭枪杀、毁尸、剖腹……其状惨不忍睹。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财产化为灰烬,大量的珍宝被掠夺,抢走图书文献88万册(其数量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85万册藏书量)。据中外学者调查,日军屠杀中国人的屠杀手段多达250多种,有枪杀、砍杀、刺杀、活埋、焚烧、水溺等,甚至进行杀人比赛,杀人取乐,屠杀的对象,不仅是青壮年,连老人、妇女、儿童也不放过。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抗日战争研究》文章指出,从1931年至1945年,侵华日军在军事工程和厂矿中,大量奴役中国劳工,其总数达到3700万人,他们惨遭虐待,被迫害致死者近千万人。
  日本为了实现对外侵略扩张的野心,除武装入侵外,还进行细菌武器的研制,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就是专门从事细菌研制的部队,它也成了魔鬼的代名词。十几年前的电影《黑太阳“731”》中一幕幕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头,让观众的心灵震撼,惨不忍睹:一位妇女在日本兵的看押下,在冰天雪地的室外裸露着手臂和双手,日本兵不断地往手臂上浇水,并把手和手臂上的冻成的冰敲掉。过了一段时间,这位妇女被拉到室内,被强令把冻得已经僵硬的双手放到热水中,然后,一位日本军官当着十几个日本娃娃兵的面,抓住这位妇女的手臂,使劲往下一撕,妇女手臂上的皮、肉全部脱落,露出惨白的手骨……
  日军731部队将许多健康的中国人(还有被抓地苏联人、蒙古人、朝鲜人)做活人试验和活体解剖,其手段之凶残,骇人听闻,令人发指,上述“冻手撕皮肉”只是其中的一种。据细菌战犯仓原证实,731部队对活人进行的试验还有:在女人身上进行梅毒试验;用动物血和人血交换注射试验;把人头朝下吊起来倒控试验;对人进行低压或真空的试验;把人胃切除,肠子和食道直接缝合的试验;把人的胳膊锯下,左右肢交换接肢试验,等等,总之,从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来。
  此外,在湖南常德的细菌战中,有15000多名中国百姓丧生;在山西大同,侵华日军将6万矿工残害致死,集体掩埋于万人坑。1942年7月,731部队又派出远征军乘火车到南京,在南京“荣”字部队(一六四四部队)的配合下,对重庆及其沿浙赣铁路干线的金华、龙游、衡县、玉由、蒲江一带的八路军和新四军进行细菌攻击。他们事先把130公斤的伤寒菌、副伤寒菌装入瓶子里,用飞机投掷到重庆一带的水源地、沼泽地及居民住房附近,造成该地区发生大面积流行性伤寒,大批人死亡。就在这次行动中,还对南京的两座中国战俘营的3000人每人分吃一份染有伤寒菌的烧饼后全部释放,从而扩大伤寒病的传染范围,又造成大批中国人死于非命。与此同时,他们在吉林省农安县把带有鼠疫菌的跳蚤散布在田间、水源地和民房附近,致不少人痛苦的倒毙。
  笔者耳闻目睹的日军暴行
  1943年—1944年期间,我家住河南省汝南、确山县一带,为躲避日本鬼子的铁蹄,全家逃亡(俗称“跑日本”)到豫西南的南阳、南昭一带山区。尽管如此,一次我在一个山头上,亲眼看到鬼子的马队在山下村庄放火烧杀,致使有的村庄瞬间化为废墟,那些被抓住的男人,多被捅死或砍头,许多妇女被奸污,而且在奸污之后还把木桩插入妇女的阴道中取乐,妇女痛苦挣扎,血流遍地,直至死亡,而日军却在一旁狂笑不止。这哪里是人干的事?日本兵简直是世界上最凶残、最狠毒、最卑劣的魔鬼!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们回到久别的家乡汝南县城,在被日本鬼子破坏得一片狼籍的破屋内,在灶房的铁锅中却发现了鬼子兵留下的粪便,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在投降败退临走时,还不忘用粪便来侮辱中国人。日本鬼子真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在此,还应该指出的是,诚如德国当时驻南京大使馆向国内的报告中所言:“犯罪的不是这个或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日本皇军……它是一架正在开动的兽性机器。”
  然而,在1945年9月至10月中旬,缴械投降的侵华日军战俘约128万余人,这些沾满中国人民鲜血,残杀我几千万同胞,奸污我们无数的中国妇女,焚烧我无数的城市村庄(所谓“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抢掠我亿万财宝的日本恶魔,中国政府却严格遵守《菠斯坦公告》和国际公约,在战后短短的一年间,将他们全部遣返回国,而在他们回国前和回国时,还带走了从中国掠夺的大量财富(例如,日军侵占南京后,大多数日军官兵的腰带上都穿上50—200个金戒指)!
  1978年8月12日,中日两国在北京发表了《中日共同声明》,并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同年10月23日生效。二战结束后,苏联从德国获得了120亿美元的战争赔偿;犹太人从德国获得了600亿美元的赔偿。而中国政府从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愿望和长远利益出发,放弃了赔偿要求。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实在是太善良、太宽宏了。
  日本鬼子阴魂还在游荡
  在上个世纪,日本侵略者给中国及亚洲其他一些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日本战败投降后,本应进行深刻反省,向这些国家谢罪,走和平发展之路,但日本一些右翼政客和右翼分子,却秉承日本鬼子的阴魂和衣钵,仍在做侵略他国的美梦。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保持防务(国防)费用世界第二,人均防务费用世界最高的状态,进入21世纪后,仍然保持令世人侧目的势头。为谋求军事大国的地位,日本在倚重日美军事同盟的同时,对军队进行一系列的调整和部署:1995年11月,日本抛出《新防卫计划大纲》;1996年4月,与美国发表《安全保障共同宣言》,1997年9月,推出《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2000年度防卫预算出台,明确提出日本将大力发展军事侦察卫星,2002年日本研制的军事侦察卫星已投入实际应用。特别令人关注的是,日本现已完全掌握了核弹技术,其军事实力仅次于美国。不仅如此,近年来日本加快导弹防御系统建设,并成立了“生化武器对策会议本部”,下设总管研究工作的特殊武器研究官及部队医务实验团和化学教导队,大力研制生化武器和反生化武器,这是二战期间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的“升级版”,也是日本组建的“新731部队”,日本人想干什么?
  日本的靖国神社,是日本祭祀明治维新以来历次战争(多为侵略战争)中死亡军人的场所。二战中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也被作为“昭和殉国者”奉祀在这里。长期以来,日本不少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每年都到这里参拜。2001年参拜的议员竟达190多人,连内阁总理大臣也一同前往,特别是作为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自2001年上台后,无视国际社会、亚洲邻国和日本人民的反对,连续6年前往靖国神社“拜鬼”,一再伤害曾遭受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践踏的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理所当然地遭到这些国家的强烈抗议。2006年8月15日当小泉刚刚结束“拜鬼”后,韩国政府立即发表声明,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表示“十分失望和愤怒,恶化了两国关系”。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也在当日发表评论说:“朝鲜人民决不会忘记也决不会容忍日本过去的罪恶”,“日本在朝鲜半岛实行的殖民统治扼杀了朝鲜民族的灵魂和智慧,掠夺了朝鲜的一切,尤其是日本当年强征840万朝鲜青壮年充当苦役和炮灰,强征20万朝鲜妇女充当‘慰安妇’,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又据新华社记者报道,2007年1月9日,日本防卫厅正式升格为防卫省,这是日本朝着军事大国又迈出的十分重要的一步。从表面上看,防卫厅和防卫省只是一字之差,但其实质却有着根本的区别,其目的是要进一步摆脱因发动侵略战争失败而受到的限制,挣脱束缚自卫队手脚的“紧箍咒”,为今后自卫队走出国门插手世界其他地区事物扫除障碍。日本大力提升军事组织的级别,把“海外活动”作为自卫队的“基本任务”,这不能不引起亚洲邻国的忧虑与警惕,人们有理由担心日本能否真正对侵略历史进行彻底反省,继续走和平发展之路。
  极少数日本人至今还在中国搞“特务”
  据《重庆晚报》报道,2006年3月2日,一名日本游客擅自脱离旅游团队,到重庆南川市佛山偷采珍稀植物巴山榧、红豆杉,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这两种植物是受中国法律保护的珍稀植物品种,严禁流失境外。日本人偷采情况上报到公安部和外交部,两部门联合宣布该游客是不受欢迎的人,要求他在3日内离开中国。
  由此我想起类似的一件事,有责任告诉国人与读者:在上世纪80—90年代,笔者在国家测绘局测绘标准化研究所工作,其职责主要是测绘科技情报的收集,编辑《西北测绘信息》期刊,组织开展测绘科技交流活动,翻译日本测绘类期刊题录等。一天,我在翻译日文《测量》杂志时,发现了一篇由日本人写的游览中国长城、偷测中国地形图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明目张胆、厚颜无耻地说,他是以一位考古工作者的身份考察中国长城的,经中国有关部门允许,并在一位中国官员的陪同下,沿长城“考察”,历时数月,每到一制高点或关键之处,他都以考古需要的名义,非法测绘长城及其附近的地形地貌和其经纬度,而那位陪同的中国官员,对他的非法举动不但不予以制止或干涉,还傻乎乎地站在一旁观看。这位日本特务学者写至此还用充满讽刺的口气写道:“中国人配合得真好!”
  此后在1998年12月号的日刊《测量》上,又刊出了题为《测量人类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建筑物——万里长城》。文章披露了日本偷测长城的团体,名为“日本万里长城学术实地调查队”,实则为由测量人员组成的测量队,总队长是神户经营建设工学研究所测量员福田久胜。8年间,该队共来华8次,测量人员达70人次,中方接待和与其协作的单位是中国长城学会,参加的人数大约与日方相等。福田承认此行的目的是“通过步行考察进行实地测量,制作(长城)全貌地图。”
  文章说,他们知道中方“不许外国人(在华)进行大范围测量”,因而“故意把此举说成是文物考古活动”,而他们“实际测量就是用GPS、罗盘、通过距离计来测定长城的位置,用测斜仪、卷尺、测量杆测量长度。”对此长达10年的偷(骗)测活动(实际上从1988年就开始了),我国的各级测绘管理部门却一无所知。
  文章仍继承过去的狂妄姿态,在字里行间对中方进行讽刺和挖苦,胡说“连中国长城学会的专家也不知长城6000公里全貌”,“而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是不可思议的”。福田嘲讽中方陪同人员不学无术,借机“揩油”占他们的便宜,他说“作为(中国长城学会)专家却对长城的全貌一无所知,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他们要同行呢?只能是厚着脸皮搭便车进行自己的调查,这种情况日本叫‘穿着别人的短裤进行相扑’。”
  日文版《测量》杂志是日本测量协会向中国乃至世界公开发行的测量杂志,这些日本特务偷(骗)测了中国长城的地形地貌还敢于公开发表文章并讥讽中国人,真令人气愤,也令人汗颜。对此,也引起我一连串的疑问:那位善良的中国同胞啊,你也太无知太麻木了,否则,你的纵容之态与“汉奸”何异?外国特务在你的鼻子底下从事情报窃取,你怎能熟视无睹,无动于衷呢?
  据悉,上述日方偷(骗)测中国长城的情况经国家测绘局离休干部于春雨同志在《测绘内参》报道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新华社记者张继民专程到中国测绘报社了解并核实情况,写了《日本派员8年违法测我长城未被制止》一文,刊登在第1582期《国内动态清样》上,随后,李岚清、邹家华、温家宝等中央领导相继作了批示,其中,温家宝副总理的批示是:“对这起严重的违法事件,国家测绘局必须调查清楚并提出处理意见,有关部门和单位要予以配合。测绘活动涉及国家主权和安全,外国的组织、个人在我国领域和管辖的海域进行测绘活动,必须经过我国政府或其授权的部门批准,国家测绘局应按照国务院赋予的职责,依法进行管理。”
  其实,日本人早就有偷测中国地图的“光荣历史”,据中国测绘报2001年10月16日报道:日前,解放军某部在辽宁省葫芦岛港附近柳条沟执行测量任务时,发现两座日军侵华时建造的大地控制三角点测量标石。一座保存完好,测量标石上刻着“日本海军水路部水准测点,昭和七年”;另一座被人为破坏,但上面“1931年”的字迹仍然十分清晰,这是日军侵华罪行的又一铁证,让人想不到70年后的今天,仍然有一小撮日本人贼心不死。
  据《中国测绘报》2006年9月1日报道,近日,国家测绘局宣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的规定,“外国的组织和个人在中国领域从事测绘活动,必须经国务院测绘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军队主管部门批准。未经批准,不能擅自来华测绘,也不能超越批准范围从事测绘活动。外国人来华非法对我国地理空间信息数据进行测定、采集、处理、确定我国重要目标位置等非法行为将受到严厉查处。”并要求在涉外项目中,中方陪同、接待人员发现外国人从事测绘活动时要及时予以制止,否则,将依法取消其导游、翻译、测绘等相关资格并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但愿有关的“管理办法”早日出台,但愿出台后的“管理办法”能认真贯彻执行。
  最后,笔者以古稀之年的老测绘真诚地呼吁:国人要牢记中国的古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国要不断增强国力,加强国防,今后若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敢于侵犯我国者,我们就要把它的脑袋打个稀巴烂!对待来华的外国人,尤其是日本人,我们在热情友好接待的同时,要特别提高警惕,要谨防他们中的少数人可能伪装成正人君子、专家学者,干不可告人的违法勾当(曾记否,两年前,一个日本旅游团,在我国南方某城市集体“买春”,被我国新闻媒体爆光后,将其驱逐出境),我们千万不能忘记:日本鬼子的阴魂还在游荡,日本政府对于侵华战争中的滔天罪行至今非但不予谢罪,日军遗留在齐齐哈尔的20万毒气弹至今没有处理,它时刻威胁着中国人的生命,而2005年日本新版教科书还美化侵略,歪曲历史,把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责任归咎于中国,只称“中日战争”,不提“侵略”二字;把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称之为“南京事件”,不提“屠杀”二字;将侵略亚洲鼓吹为“造福”亚洲,还不知廉耻地称“正是由于日本对东南亚国家的战争,客观上促使该地区国家更早地进行民族独立运动”;赞颂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再次否认中国自古以来对台湾的主权……
  中国人,你要提高警惕,擦亮眼睛,对待魔鬼,你决不能心慈手软,也决不能善良宽宏,要学习鲁迅,痛打落水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中日友好和平共处的希望之光
  自古以来,中日两国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曾有2000多年的友好交往历史,特别是在1000多年前的盛唐时期,日本每年都派大批使者和留学生来中国学习,关系十分密切。在上世纪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以后,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日益加深。1982年5月,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开山祖师空海纪念碑在西安市青龙寺落成(公元804年,空海曾来该寺拜惠果大师为师),1986年又应日本佛教界请求,在青龙寺修建了“惠果、空海纪念堂”,日本四国地区(空海的家乡)也送来千余株樱花(日本国花)根植于青龙寺的土地上,成为中日人民友好交往的见证。
  为悼念被日军杀害的30多万遇难者,南京市人民政府于1985年建成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1995年又进行了扩建。建成后,先后有多批恢复了人性良知和正义感的当年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来纪念馆悼念和谢罪,有的还公布了他们当时的日记或回顾了那段惨痛的历史,如《东史郎日记》等。
  2001年1月16日,中日友好协会、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全国青联等我国十家民间团体负责人与日本对华友好代表团的代表,在北京共同发表《新世纪中日民间友好宣言》。《宣言》表示,在新世纪里,要继承和发扬中日友好传统,要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从中汲取教训,致力于中日友好。
  2006年10月,日本新首相安倍晋三访华,表示了中日睦邻友好的愿望,并与我国共同发表了《中日联合新闻公报》,表示要以2007年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为契机,通过举办中日文化、体育交流年,大力开展两国人民尤其是青少年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好感情。2007年初,安倍首相又邀请我国领导人访日,我国领导人表示接受邀请,这一切友好的表示,为中日友好与和平共处带来了希望之光,因为中日关系关乎两国人民及子孙后代的根本利益,关乎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但愿日本政府言必信,行必果,祝愿源远流长的中日友谊重焕青春,开创世代友好历史的新篇章。
  遗憾的尾声:日本情报专家仍在中国偷测地形
  文章已经结束了,本无意再写“尾声”,可我在无意间,却在2006年5月19日的《世界新闻报》和2007年5月的《中国测绘报》、《西安晚报》上,发现了三条令人吃惊的新闻,我非常遗憾的摘录如下:

  日本情报专家在新疆偷测地形
  2005年9月的一天,新疆和田市一户居民的平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台全球卫星定位(GPS)设备。随后,两个神秘人物出现在安全部门监测人员的视线内。正当两人卸载数据时,新疆安全部门的人员将之当场抓获。
  经新疆测绘局调查发现,其中一人名为大林成行,是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技术研究所所长。另一人名为东俊孝,是大林成行的学生,也在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技术研究所工作。
  此前,大林成行曾与新疆大学有过生态环境演变遥感研究方面的学术合作,但批准的合作期已过。此次两人随旅游团入境,是旅游者的身份,可他们却在和田市从事非法测绘活动。
  在两人被抓获后,我国国家安全部门根据《国家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对他们做出了“限期离境”的驱逐决定,并将案件移交新疆测绘局执行。新疆测绘局最终依法作出了处理:没收他们的测绘结果和测绘工具,并处以8万元人民币的行政罚款。
  新疆测绘局有关人士指出,这两名日本人没有办理任何进入中国搞测绘活动的相关手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1章第7条的有关规定;按照此条规定的精神,外国人进入中国从事测绘活动,必须与中方有关部门或单位依法合资、合作,并不得涉及中国国家机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非法测绘涉及到多方面的因素。如果纯属外国公民的违法行为,那么其目的很可能是出于诱人的商业利益考虑;如果是国家行为则会成为与国家安全有关的话题;而如果是军事目的的测绘,其后果就更为严重了。

《世界新闻报》2006年5月19日

  
  新疆测绘局再次查处日本国公民来疆非法测绘案件
  2007年4月2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局对日本国公民马相秀广等4人在新疆艾比湖区域非法实施一次性测绘行为依法作出责令停止违法测绘行为、罚款、没收测绘工具和测绘成果的行政处罚。
  经查,3月5日,日本国公民相马秀广、村田泰辅、远藤邦彦、洼田顺平4人受日本国综合地球环境研究所委托,携带两部手持GPS接收机、1:100万比例尺英文版地形图、1:50万比例尺英文版地形图、1:10万比例尺俄文版地形图,在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穆某某的陪同下,驱车进入新疆艾比湖区域,在进行生态环境演变考察活动中,未经国务院测绘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军队测绘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实施了一次性测绘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外国的组织或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局局长李全战对日本国公民违反中国法律法规,未经批准擅自来华非法测绘行为表示了谴责,同时严正指出,日本国公民未经中方有关部门批准来华测绘是对中国法律法规的严重不尊重,这种行为不利于中日科研合作。希望日方今后来华开展测绘活动的,在开展之前,务必认真学习中国的法律法规,经中方有关部门批准后,依法开展测绘活动,并按照正常渠道与中方有关部门合作,同时不得涉及国家秘密和危害国家安全。这样才有利于中日科研合作,有利于中日友好关系良性发展。李全战向日方赠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
  据悉,此案是继2006年4月1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局查处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研究所人员在新疆和田非法测绘案之后,查处的又一起外国人来华非法测绘案件。
  《中国测绘报》2007年5月
  
  江西处罚两名来华非法测绘的日本人
  2007年3月23日至27日,日本国公民佐藤正光、水上和则两人携带两部手持GPS接收机、1:25万、1:50万比例尺英文版地形图光盘、笔记本电脑等,以考古研究名义在江西省南丰、鹰潭、上饶、铅山等地,未经国务院测绘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军队测绘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实施测绘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外国的组织和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等有关规定。
  江西省测绘局副局长钟永辉带领有关人员在案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及时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取证、行政处罚等一系列工作。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测绘行政执法人员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对日本国公民佐滕正光、水上和则未经批准擅自来华测绘的违法行为表示严正谴责。日本国公民佐滕正光、水上和则两人对非法测绘的事实供认不讳,表示愿意接受中方的行政处罚。他们还分别写下保证书,对非法测绘的事实进行了反省和道歉,并表示保证以后来到中国不再从事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活动。
  据江西省测绘局测绘成果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测绘成果中,许多都含有国家机密。目前,两名日本公民的行为是否涉及从事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将由相关部门认定。
  《西安晚报》2007年5月27日
  
  长期以来,地理测绘一直被各国政府视为“国之神器,不可予人”。掌握了一个国家各大关键设施的地理坐标,也就意味着该国的国防与经济命脉都逃不过对手的耳目。
  专业地图测绘一般包括语义信息、位置信息和关联信息三方面,即“是什么”、“在哪里”、“周围有什么”。从近几年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来看,西方国家习惯使用远程精确打击导弹,这种武器对“是什么”、“在哪里”的信息有很高的要求,也是各国需要严格保密的,而对“周围有什么”的关联信息保密要求则要稍低一些。
  2005年10月,google网站公布一些遥感测绘卫星拍摄的印度军事基地照片,印国防部为此大为光火,原因是这些照片能够为潜在对手提供地理参照信息,有助于提高导弹的命中精度。
  最后,笔者引用《中国测绘史》第二卷“日本侵华测绘”一节中的几句话:“日本侵略者对中国的盗测活动,手段阴险卑鄙,无所不用其极……给中国测绘史留下了屈辱的一页……同时,从这一段史实中,也可以使人最深切地认识和体会到测绘对于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重要关系。”
  善良、宽宏的中国人呐,你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你要时刻记取历史上的惨痛教训!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2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4114)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