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王国”猎奇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8-4-29 9:11:19 | 作者:shangerguang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老鼠是人类非常厌恶的小动物,它分布于全世界。然而,即使你是位职业外交家,到过世界许多地方,但我敢断言,你未必到过“老鼠国”。老鼠的破坏力很强,危害极大,在我国被列为“四害”之一。“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更是人们熟知的成语,也可见人们对其痛恨的程度。可老鼠极聪慧,它的某些本领和特异功能,连人类也望尘莫及,自叹弗如。

某年秋,我随测量组到达青海省哈拉湖以南测区,那里北面是巍峨的疏勒山,南面是茫茫的大草原,我们测量组在草原上纵横驰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老鼠王国”,所见所闻,如天方夜谭,今略述之,以飨读者。

一天,我们到达某测量点,在我们驻地附近,有一座牧羊人留下的废墟,远远望去,废墟是一字排开的十几间土房,周围是用土坯垒成的大院。我们推测,既然放牧人曾在此定居,那无疑是水草丰盛的好地方,为了寻找水源也为了猎奇,傍晚,我信步向废墟走去。临近废墟,就听到一片嘈杂的“吱吱”声,似鸟叫,似虫鸣,我感到好蹊跷。及至走进院中,却突的鸦雀无声,万簌俱寂,只有微风吹拂着院中的野草在微微晃动。我站在院中,警惕地向四周打探,担心从屋里或是草丛中会突然窜出什么野兽来。我巡视了一二分钟,屋中空荡荡,院内荡空空,连一只野兔也没有,我松了一口气,正欲离开院子,忽然看见院墙上有一个小脑袋在晃动,我大吃一惊,急忙后退,我害怕那是毒蛇要出洞。之后,经我仔细观察,墙洞中的小脑袋为赤褐色,尖尖的嘴上长着毛胡子,两只贼亮的小眼睛像两颗小珍珠。我与小家伙对视着,目光一斜视,又发现在其上下左右的墙洞中,也有许多小脑袋鬼鬼祟祟,伸伸缩缩;再一转身,又看到在土房的墙壁上,小脑袋竟密密麻麻,多如繁星,甚至在墙跟下面的草丛中,同样有许多小动物战战兢兢,愣愣地看着我这位不速之客。面对我俯卧着。当时,我尚未弄清它们是什么怪物,但数量之多令我震惊,我不由地大喝一声壮胆,这无数个小脑袋闻声立即缩入洞中,但不到一分钟,小脑袋又一个个伸出洞外。

稍顷,有些胆子大的小动物,慢慢地走出了墙洞,我仔细一看,哎,原来是一群肥胖的老鼠,而且个个都是秃尾巴。开始,老鼠慑服于我的威严,只是静静地注视我,一动也不动,但看我半天没举措,胆子便大了,有的竟敢在我的身边走动,更大胆的还敢在我的脚旁嬉戏打闹,旁若无人。渐渐地,院中的老鼠越聚越多,眨眼间青草地变成了赤褐色。

我处在秃尾巴老鼠的包围之中,忽然间想起蚂蚁吃大象的故事,也记起有关非洲老鼠的报道。那些非洲大老鼠胆大包天,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成群结队的向开罗进军,它们穿门越户,毁物伤人,所到之处,玉石俱焚。现在我身边这些“鼠兵鼠将”也居心叵测,它们莫非要对我进行“鼠海战”?如真的向我发动进攻,则我赤手空拳很难取胜,36计走为上,于是,我又猛吼一声逃出了废墟。

离开废墟数十米,我停止了脚步。我生性好奇,“老鼠王国”像磁铁一样地吸引着我。老鼠们是怎样生活的?它们有没有“王法”和“制度”?“老鼠嫁女”是否真有其事?而不入“鼠国”焉知鼠秘?于是,我又悄悄地潜回到废墟附近,屏息静气地蹲下并暗暗窥探。先是听到一片吱吱声,声音有高有低,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有缓有急,大概是鼠辈们在举办卡拉0K演唱会,可惜那时没有录音机,若能录下来,那将是一盒难得的“绝唱”磁带,也许能与等外歌星相媲美。

半小时后,夕阳西下,大草原已是暮色苍茫,我心中忐忑,正想返回驻地,尚未站起,只见群鼠出院,一字长蛇,浩浩荡荡,向北跑去。

我万没料到老鼠“行军”还讲求“军纪”,它们在“鼠王”的率领下,互相尾随,有秩有序,俨然是大军出征的阵势,令我惊叹不已。待“大军”走完后,我蹑手蹑脚,跟踪前往。行约数百米,来到一丘陵地,忽听前方吱吱声、呼呼声,响成一片,乱成一团。我躬身窥探,原来有五六只肥大的旱獭同“鼠军”在鏖战。旱獭身长约二尺,又肥又壮,利爪尖齿,站立起来象猴子。旱獭在“鼠军”中蹦来蹦去如虎入羊群,一张嘴就咬死一只老鼠,再一口又咬死另一只,但怎奈“鼠军”多如牛毛且视死如归,前赴后继,它们从四面八方向旱獭出击。旱獭开始还威风凛凛,左右反击,张牙舞爪,所向披靡,但咬死几十只老鼠后体力渐渐不支,而鼠兵则越战越勇,奋不顾身,有几只忽地窜到旱獭的身上、背上甚至头上撕咬,另一些则有的咬旱獭的肚皮,有的咬旱獭的大腿。旱獭终因寡不敌众一个个地精疲力尽,倒下败北,鲜血溅红了那一大片芳草地。

这是一场残酷罕见的生死搏斗,也是聪慧的弱小动物,用绝对优势的兵力战胜强敌的战例,“动物世界”如拍摄到这样的特写镜头一定很精彩。

我回到帐篷里,将我的重大发现告诉了同伴们,大家虽连连称奇但半信半疑。入睡后,我久久地思索着:旱獭和老鼠同为草原上食草茎的哺乳动物,都善于掘土,都成群穴居,在辽阔的草原上,它们井水不犯河水,何以成为仇敌?秃尾巴老鼠何以有组织、有计划地要置旱獭于死地?天地之大,世间之奇,这也是一个令人费解之迷。朦胧中,只听得“咣当”一声响,我迅即清醒并摸出手电照明,只见几只秃尾巴老鼠正偷食我们的粮食和蔬菜,争食中把我们箱子上的茶缸弄翻掉地。我一阵吆喝,众鼠才不情愿地逃出了帐篷。过一会,我们又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没想到一只调皮的老鼠竟爬到组长的额头上,用鼠嘴啃组长的鼻子,组长翻身坐起惊叫道:“哎呀!老鼠要吃人了。”这时,大家才知道这里的老鼠真厉害,才相信我方才言之不虚。于是我们互相告诫:在大草原上进行测量作业,既要提防人间败类的破坏捣乱,也要提防豺狼和鼠辈们的偷袭。

测量生涯“阶级斗争”的火药味,可谓“无处不有处处有”,我们的生活有惊有险、有苦有甜,真是斑斓多彩有意思。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2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63)

Tags:无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6-13
  • Email:cehui1188@sina.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6-13
  • 发表文章:138 篇
  • 上传相片:90 张
  • 回复总数:329 篇
  • 阅读总数:464269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