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路上,我经历的那些事儿 时间:2018-8-1

弹指一挥间,中国的改革事业已经走过了40年的光辉岁月。其中,总有些人、有些事、有些风景、有些画面……印刻在我的脑海中,难以忘怀。

初识“邓丽君”又失“邓丽君”

改革开放之春风吹到塔里木盆地边缘的这个沙漠绿洲时,已经是80年代初了。那时我上初中,有一天去叔叔家,叔叔家的三哥示意我去他房间。进入房间后,三哥就轻轻把门关上,神秘兮兮的……这可不是平日里那个内向、不爱说话的三哥的风格。三哥说:“有好东西给你看。”顿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可三哥还非得吊我味口,“先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爸我妈,还有你爸你妈。”三哥信誓旦旦地说,我急忙点头答应。

三哥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拿出一个包裹,把外面裹着的报纸一层层剥开,我在一边直撇嘴:“什么嘛,搞的和特务接头似的。”等三哥把那个东西一露出来,我差点尖叫出来,“录音机,还双卡的。”我立刻往上扑,三哥早有防备,往旁边一闪,示意我小声点。我轻声问:“哪儿来的?”三哥不理我,按下了播放键。“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声音虽小,但甜美的歌声像清泉流入心底,我立刻安静下来。“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一首接一首,我正沉醉在优美的歌声中……三哥一按停止键,迅速把录音机又塞到被子里,我不干了。三哥说:“快吃饭了,别露馅了。”又一再叮嘱我保密。从此,我便惦记上了邓丽君的歌曲。

没过几天,我就琢磨着,怎样再去三哥家听邓丽君的歌呢。这时,叔叔捎话让我去他家,我下了课就兴冲冲地直奔叔叔家。一进家就觉得气氛不对,不等我问,叔叔就说:“快去看看你三哥,闹脾气呢。”这可新鲜了,三哥是出了名的没脾气,经常是我们姊妹合伙“欺负”他,他闹啥脾气?

过去推门,推不开,就连敲带喊,三哥根本不理我。我问叔叔:“咋回事?”“录音机让学校收走了,他嚷着要去学校找人拼命去,非得要回来。”“最近,学校老师听说校园有人偷偷听些靡靡之音,就开展大整顿,带着几个年轻老师一起家访查看。这不,在他卧室里翻出这些东西……”听到这儿,我知道“完了”,只好“低声下气”求三哥开门,保证我一人进去。进了门,我看三哥两眼红红的,做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过了好一阵子,三哥用手狠狠地砸着桌子,气呼呼地说:“录音机也就算了,可惜了我那盘邓丽君的磁带了。”“啥?录音机算了?那可是没几个人能买得起的啊,告他去。”我也愤愤不平地说。三哥不理会我,只是重复说着:“我的那盘磁带啊……”

从此,我的三哥更“闷”了……

也是啊,刚识得邓丽君,这才几天又失了邓丽君。

在那个信息还不发达的时代,通过这次事件,让我隐约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春风正徐徐吹来。

我的1993

1993年,新疆首次发行股票认购证。其中一个发布点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幸福路的工商银行,就在我家附近。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股票具体为何物、有什么用,只是从书上或者电视上知道有这么个东西,感觉那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怎么现在新疆这也发行这个了?据说还要连夜排队领号购买。我因身体不适,还得照顾孩子,就只当是个八卦了。

不成想,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敲我家门,来客是一位远方亲戚,不等寒暄问候,他就迫不及待地说:“把你俩口子的身份证拿来,我找了几个人昨天晚上就在银行门口排队,一会儿开始领号,凭身份证给你们也拿两个号。”我爱人一听,就表示反对。他把身份证一向看的比较重,管的比较严,现在交给陌生人拿去买股票,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干的。我当时有点心动,既然是国家发行的,那就是政策允许的,有何不可?可爱人坚持不让,我也只好做罢,亲戚无奈地匆匆离去。

听说,那次购买股票的人都挣钱了,有的单凭卖手中的号就赚了不少钱。我就这样遗憾地错失了那次“财神的眷顾”,没有沐浴到改革开放的春风。

如今,股票对大部分人都不再陌生,爱人的单位也在前几年改成了股份制,他也积极响应号召,买了国企改革的基金,紧跟国家改革的浪潮。

回忆四十年来走过的历程,不得不感谢改革开放这一伟大决策,使中国经济蓬勃发展,使人民安居乐业。历史的车轮永不停息,生命的轮回也永不停止。展望未来,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祖国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也会更好!(姚苏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