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测绘,我的梦 时间:2018-10-9


我和测绘有缘,有着割不断的缘。

我父母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支边青年,由于家里孩子多,父母忙不过来,就把我送回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从小就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

回新疆那年,我刚上初中。那时,人们都还沉浸在打倒“四人帮”的喜悦中,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常香玉演唱的那曲《大快人心事》。

那时,国家已恢复高考,但父母大多漠不关心。天不亮就出门下地,天黑才回到家,进院子第一件事儿,不是问我们作业做了没,而是检查分配给孩子们的活儿都干得如何。鸡喂得怎样,饭可做好了……

等我高考时,虽然国家已恢复高考好几年,但对新疆报考专业有限制,我能报考的学校和专业是少之又少。

我一直想报考河南解放军测绘学院,一来可以实现回老家的愿望,二来部队院校解决食宿问题。当时,这对大多数家庭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为此,我和测绘结下了不解之缘,可终因一些特殊原因,我错过了报考军校的机会,也未能如愿。

1985年,郑州测绘学校在新疆招生,一共有三十多个名额,在南疆只招两名,一名地图制图专业,一名航测专业。当时,周围的人,包括老师都不知道测绘是干啥的,我的几位老师都希望我报考师范院校。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冲着我的测绘梦一头扎了下去,最终进入郑州测绘学校,学习地图制图专业。两年的学校生活很快就结束了,顺理成章进入了测绘单位,我满怀激情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可现实生活很快又给了我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上世纪80年代后期,内地沿海城市,已经出现了轰轰烈烈的下海经商潮,新疆还是一派计划经济。测绘行业更是悠闲悠哉的,单位一年没有多少活可干,年纪轻轻,难道就这样……?

苦闷之余,我经常和内地沿海城市同学通信交流,同学的回信又激发了我开启“新生活”的热情。但终因通讯不畅、父母阻拦等因素,我只得在单位里继续徘徊……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改革的春风漫漫度过玉门关,悠悠吹到西部偏远的新疆。单位借此春风,成立了一个新技术服务部,主要从事计算机文字处理与摄影彩扩工作。我有幸被调到新部门,学习电脑排版。这一次调动,有可能让我从此远离自己的专业,还有可能丢了“铁饭碗”。由于新技术服务部的前景多数人并不看好,我那时也不知它的出路在哪,但为了早日结束无所事事的日子,我还是毅然去了新单位开始了新的工作。

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新工作中,时间过得很快,也很充实。一天,我的男友——也就是现任老公拿来一份关于美国利用航天卫星影像成图的报道给我看,我的心为之一动:“什么时候我们国家,我们的测绘也能实现卫星影像成图,我们的测绘也红红火火的……”这也许只能是一个梦了,我那时想。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新疆第二测绘院(原新疆第二测绘大队)成立了数字化分院,院领导带领大家率先尝试用计算机制作专业地图。大约经过2年时间,数字化分院扩大规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同事被调到数字化分院,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本行——测绘专业。事隔几年,重操“旧业”,面对新的设备、新的环境,我内心还真忑忐。那时,我们用的设备及软件还都是“机械”式的,大家把电脑连在一个数字化板上进行采集,所有命令全靠手工在键盘上一个字母,一个命令的输入。为了保证精度,大家一个节点一个节点认真仔细地采集道路、水系等线状地物,往往一条地物采集下来,手都“抽筋”了……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家依然激情满怀,积极主动投入工作中,自觉加班加点,没有任何怨言……最终完成了全国1∶25万新疆建库数据。

现在,卫星遥感影像成图技术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测绘行业更是日新月异的发展。几年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测绘院(新疆第二测绘院于2006年更名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测绘院)先后完成国家西部1︰5万无图区测图工程、土地二调、各地市土地利用数字库项目及数字奎屯、数字伊宁等数字城市建设项目,编制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图册》(汉、维吾尔文版)、《自治区两会代表用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资源经济地图集》《红色旅游地图》《大美新疆——首届亚欧博览会地图册》、新版《新疆旅游交通地图册》等种类丰富的地图文化产品。测绘应急能力不断提升,为伊犁、塔城等地区地震灾后重建提供大量的应急保障服务……

2013年,国务院部署了一次重大国情调查——第一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地理国情普查。为了圆满完成任务,测绘人更忙了,大家舍小家顾大家,内外业同事一起奔赴测区,一边编辑数据,一边实地解决问题。

2007年,原人事部、国家测绘局共同颁布了注册测绘师制度,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于2015年取得了注册测绘师资格。当时,我看书备考时,家人、朋友、同事,许多都不理解,说:“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这么拼,为了啥?”

新时代,新国情,新要求,国家经济的发展,哪一项离得了测绘,哪一项不是测绘先行,做为测绘人更要有新思想,新意识才能跟得上快速发展的新时代、新世情。

40年的时间,可谓弹指一挥间。40年的各种变化经历让我触摸到社会前进的脉搏。尤其近几年,在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倡议下,新疆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更是发展势头良好。现在的一切,比梦更美好、更真实。而这一切都有我的一份努力、一份付出,怎么能不欣喜,怎么能不珍惜,又怎么能不自豪……这个时代,是构筑梦想的时代。每个人,只要有梦想,愿意付出,总能找到助力的平台,总能找到有梦想的同行者,总能找到托举梦想的手。努力吧,向着梦想奔跑! (姚苏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