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家花香满院 时间:2018-7-19


不记得从啥时候起,我家所在的连队边上盖起了一排排新房,新房面积不仅比老房子大,而且前后间距也比老房子宽敞,每家都可以在自家院子里种些菜。一下子,这片新房变得整齐、绿意盎然,与老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981年我家搬进新房子,勤劳的母亲就把我家的院子种满各种各样的蔬菜。为方便管理,利用好院子里有限的土地,母亲和隔壁的阿姨商量好,将两家菜品差开种,收获时节互采互换……一时之间,我们两家的菜园成为连队的“典范”,时不时有人来“参观”,母亲与隔壁阿姨也乐呵呵地送些地里的时鲜小菜给左邻右舍。

哥从新房打地基时起,就开始为新房做各种准备,等房子盖好了,哥又开始谋划安装下水管道,挖排水沟事宜。为了不耽误上班时间,哥晚上都会叮嘱我早上早点叫他……

过了一段时间,我家就成了连队第一户有地下排水系统的人家,自然又引来不少人“参观学习”。

哥却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一整天见不到人影,只在半夜醒来时,听见房头(我家住最后一排房子第一家)嘣、嘣、嘣的吉它声,最近迷上吉它了,先是不成调,渐渐的有点意思了,最后能弹出宛转悠扬彝族舞曲和《一剪梅》……

上了高中,我的功课更加繁忙,每晚醒来,在深夜的一片宁静中听听哥的吉它声,正好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也缓解了我每天对奶奶的想念。

不成想,哥又开始在院子里“搞事情”了,一下班就回家,时不时往院子里拉些砖头瓦块的,有时是他一个人,有时来两三个人,早上早早起来忙活,不知在搞啥。过了一段时间,院子里让他捣鼓出了一间房子,房顶向阳的一面覆盖着透明的塑料薄膜——温室?还没顾上是非这些,哥又从家里“消失”了,习惯了,直接忽略。

过了七八天,沉寂了几天的院子又一派热闹,哥回来了。邻居戏称“土匪还乡了”(那时都是沙土路,他们一大帮人走过会扬起一股沙土)。院子里,边边角角摆满了花盆。噢,这是要种花儿了。几天后,空花盆里一色儿种上了月季花,层层叠叠的摆满了温室。随后,哥一有空就钻在他的花房里,摆弄他那些宝贝。

没过几天,放学回到家,一进院子,呦,满院子的花。红的,粉的,玫红色的,角角落落都摆满了,有的展开了一半,就像一个小喇叭;有的完全展开了,花瓣微微往下卷,像小朋友那灿烂的笑脸;有的含苞欲放,露出了红红的小嘴;一阵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扑来,让人神清气爽。

接下来,我家可真是宾客盈门,络绎不绝啊!看稀奇的,观花的,瞧热闹的……更多的是哥的那帮哥们儿,一人搬走一盆花,可转天又来了——花献女朋友了,自然还得再搬一盆儿。没两天,又来搬一盆儿,怎么了,花又献丈母娘了……家里的花在迅速减少,大妹不干了,一来觉得他们不自觉,二来,妹妹自个儿留了几盆喜欢的,他们看上了,也要搬走。

鉴于此,俩妹妹商量后决定,要也行,交点钱……迅速的,他们就把我哥“揪”回来了,“不像话,搬你一盆花儿还要钱。”老大(哥排行老大)回来自然是要“削”这些个“多多余余剩剩”(那时已开始提倡计划生育,哥往往被吵吵的受不了,就会喊一嗓子:“你们这些多多余余剩剩都给我闭嘴。”)。

两个妹妹这次并未妥协,反正老大又不总在家。慢慢的大妹有经验了,把自己中意的几盆花儿搬家里去,给剩下的花儿分分类,象征性的收取不同的费用。不成想,等那一股子热闹劲儿过去了,大妹清点了一下,也赚了几十块钱。交给父亲的时候,父亲说:“差不多够你哥这趟来回路费和本儿了,但不包括建温室的费用。”

哥那时候有辞职下海的念头的,可过不了父亲这关。一是我们四姊妹有三个还在上学读书,家里负担过重;二是当时还没有辞职这一说,更没有相关的政策,父亲又是一位老共产党员,肯定是不允许。哥最终只能请假小试了一下下海的生活,虽没挣上钱,倒是赚了个花香满家院。

时光荏苒,岁月峥嵘。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四十年的路程,而自己经历的只是千千万万国人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每每回忆起这些事,哥哥妹妹们都滔滔不绝,感慨万千……我们生活在如此美好的新时代,这种幸福安定和谐的局面也需要我们倍加珍惜和维护,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奋斗,祖国还会越来越富强,人民生活也会越来越美好!(姚苏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