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馄饨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8/11/28 8:09:27 | 作者:f3262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我一直不喜欢菜肉馄饨,总觉得它们很粗,皮是厚而硬的,馅也是粗的颗粒,嚼在嘴里喀啦响,个头又大,要几口才能吃完。我认识过一个朋友,是温州人,认定温州馄饨是天下最美味的吃食,他带着我吃过几次,我把汤逼着喝干了,馄饨沉在碗底,像卧着一只只的白兔子。他嘀咕着说:"食量怎么这么小呢?"一边把馄饨捡出来吃净了。他也曾疑惑的问我:"不好吃吗?"我摇了摇我的头,努力地微微笑。我想,我对于菜肉馄饨的感觉,不见得是实质的,却一定是精神上的。
  黄发垂髫初懂事理时,我家的馄饨比较小,去市场买馄饨皮的时候,一定要指名小而薄的那一种,拿回家之后,便开始剁肉做馅儿。以前肉摊没有绞肉机,我喜欢听见砧板上菜刀上上下下的剁肉声音,那种韵律中有着欢庆的意味,剁到碎肉发黏了,再加进葱末,或者是韭黄,一齐剁得细碎,用调料拌香了。将一张张馄饨皮摊整齐,把馅料放在四方面皮的中央,对角包住馅料折成三角形,再将裹住馅的一边往三角尖端滚折几圈,左右两边成了细长的翅膀尖,用一点凉水沾着其中一根翅膀,将另一边交迭黏住,就成了。从来我捏不成水饺的荷叶边,却可以轻易做成一只只馄饨,所以,参与感更强些也更雀跃些。
  我家的馄饨个头虽然小,却仍裹着饱饱的馅儿。我看过外面店里的馄饨,店家用竹片抹一层薄薄的肉末,便迅捷地裹出一只馄饨,我算过,通共三秒,一只馄饨。我看着那样的神乎其技,几乎呆了,等候已久的公交车从我面前经过,我却浑然未觉。可是,要吃馄饨,还是爱吃家里包的。这种薄皮馄饨不能久煮,因为面皮很容易就化去了,要煮得将化未化,呈现出明莹的剔透感,其实是需要经验的。一口咬下去,丰润的汁液迸出来,齿颊溢香。
  那时候家里有个常常往来的亲戚,我们小孩子喊做伯母的,她也有很好的手艺,能包菜肉馄饨。她特别瞧不上我家的小馄饨,而我还懵懂无知,热烈地拉着她说:"来吃馄饨,很好吃的馄饨呀。"她斜着眼瞄了一桌馄饨,颇为嫌弃地说:"那有什么好吃的呢?你们家就爱吃鼻涕馄饨。"我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我偷偷看着正忙碌地招呼大家吃馄饨的父母亲,仿佛完全没听见这样的嘲讽,仍很起劲地笑着,张罗着芹菜、胡椒和醋。但,我的童稚的世界确实不一样了,认识到被蹧蹋是怎么一回事,热情与善意,原来是会遭到这种待遇的。那一整天,过度敏感的我与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因为我头一次意识到,人会不为什么原因的伤害另一个人。
  后来,去那位伯母家,她包了菜肉馄饨给我们吃,大家都吃得很起劲,而我吃得很少,胃里鼓得涨涨地,什么也吃不下,像是噎了太多东西,无法化解。我进入难堪的少女时代,什么都不如意,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伯母似有若无的嫌弃和嘲笑,都令我想到鼻涕馄饨,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是鼻涕馄饨。好几年之后,母亲的一位好友来家里做客,我们叫她阿姨,她笑起来有个美丽的酒窝,她又爱笑,总是开开心心的,那天家里包馄饨,阿姨一旁帮忙,我们都围在桌旁,母亲忽然说:"你尝尝我们家的鼻涕馄饨。"我一时诧异,原来,母亲一直都听见的。阿姨摇摇头说:"我们管这种馄饨叫做云雀馄饨。""云雀?"我脱口而出。"嗯。飞在天上的那种小云雀,体态又美,声音又好听。"阿姨满心喜悦地说。她一定不知道,云雀馄饨释放了被忧郁囚禁的我,使我相信自己展翅便可以高飞。(1318字)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89)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f3262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webmaster@chinacehui.org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常来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3-31
  • 发表文章:2289 篇
  • 上传相片:397 张
  • 回复总数:36 篇
  • 阅读总数:6437615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