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炷清香在清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0-3-29 11:26:28 | 作者:f3262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这条蜿蜒上坡的柏油路我们每年都走一遍,带着香烛、鲜花和水果。只要向着那远远地站在坡顶的、绿瓦红墙的古式凉亭方向驶去,就不会走错路,那是婆家的墓地。
  丈夫的父祖两代先人均卜葬于此。"我过世后,照老传统办事吧。"丈夫的父亲临终时嘱咐着,看到我们点头,他舒出一口气,安然而去。
  不论喝了多少异土他乡的水,中国人总是忘不了根。到了油尽灯枯,知道未能叶落归根,那就要一个老式丧礼,稍解惆怅。
  我们将汽车停好,走向坟地。时序清明,今天这墓园到处是孝子贤孙在扫墓。小孩子在坟地之间跑来跑去,妇女们忙着点燃香烛供奉祭品,地下的老祖宗哪会嫌孩子吵闹呢?他们巴望着这一年一度的祭祀。子孙成人了,添了小婴儿,又一代人,当年背井离乡是前世的事了……一阵和风拂过树梢,仿佛传来先人的呢喃。
  我们点燃了香烛,摆放好祭品后,坐在坟头。只见一位老汉拉着小孙子的手走过,走向老汉的父祖坟头。老汉的手青筋暴现,已经微微发着抖,他的血缘传到紧握着的孙子的小手中。生命的长河上后浪推送着前浪,不久,老人会自然地凋谢,归于黄土,孙子长大来拜祭先人,这就是人生。一代人带领着一代人,旅途结束一一归于大地的怀抱。我们不必像庄子一样,面对死亡时鼓盆而歌;只要豁达地想到曾经牵着的小手,会长大成人、会承传,那么,面对生死,亦能心境平和。
  烧过了纸钱和元宝,我们坐在坟头吃点心。一位中年女士背着一个大提包,手拿一张纸条,在附近停下来。看看那个野草齐膝高的山地名字,便从提包中取出一炷清香,用火柴点着了,插在坟前,再停一阵行了个注目礼,正想离去,看到我好奇地注视她,这位女士和气地说:"我是受朋友之托,替他们拜山,朋友都已移居加拿大和美国,有好几家人,实在不能每年清明来扫墓,我答应他们来山地烧炷清香。"
  这令我想到一位远亲,有七个子女,他早顾虑到后人未必会年年拜祭先人,故此在生前先买下两个骨灰位放在云龙山的寺庙里。"我死后能常常听到钟声,有师父诵经,心便安稳。有无后人来拜祭,我不执着。儿女情分是一种缘。缘来缘尽,随它去了。"
  我们看着大红色的香烛燃烧。旺旺的火焰,烛蜡融化流下来像一滴滴眼泪。那是丈夫父亲临终时,看着床前的儿孙时,眼角流下的几颗泪珠。中国人对子孙的牵挂和情感,特别深。今天早上我去买元宝和香烛时,老板娘忙碌地装着祭品,她说:"我们中国人到天涯海角都丢不掉传统。每年清明生意都好。虽说人死了归于尘土,父母情分丢不下。一年里不论多忙,上上坟总也应该的。"
  我们收拾一番准备离去。邻居那荒芜的、简陋的石碑前,一炷清香仍袅袅地烧着。子孙各散东西,花果飘零,这谁也不能控制,现在能托人每年点炷清香在万里外的山头,还好,可是能点多久呢?我们带着淡淡的香烛气味回家。(洪玲)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17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7933)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f3262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webmaster@chinacehui.org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常来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3-31
  • 发表文章:2289 篇
  • 上传相片:397 张
  • 回复总数:36 篇
  • 阅读总数:566844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