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纪实 [上一篇] [下一篇]

[ 2007-12-29 8:43:08 | 作者:f3262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纪实
尚尔广
中国首次跨海测量是在大连附近的蛇岛进行的,从而使它成为中国测绘史上的一个闪光点。关于在岛上的测量情况,多年前,我就听到过许多传说,近日,我又看了杨波同志(当年蛇岛测量组长和观测员)寄来的有关蛇岛观测情况的回忆材料,这样,我似已胸有成竹.但又考虑到这毕竟是半个世纪前的事情了,仅靠一、二人的回忆,恐怕不够准确全面,因此,通过多方联系,我特意去到某部测绘信息技术总站档案馆,查阅了当年观测的原始记录和资料,之后,又专程访问了蛇岛点另一位观测员和记录者——现在国家地震局系统供职的孙超、朱戎威两位高工。如今,他们虽都已离休且鬓发灰白,但记忆力未减思维仍很敏捷,作为他们的老战友我们已久未晤面,可一提起当年跨海测量之事他俩便马上精神焕发滔滔不绝,言语间充满了自豪感,仿佛在一瞬间又回到半世纪前那令人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
蛇岛古老的传说
在几千万年以前,地球上还没有小龙山岛(蛇岛)这个地方,那里原是一座座滨临大海的小山峰,气候宜人,空气湿润,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小山上长满了树木杂草和野藤,绿郁葱葱,鸟语花香,是许多动物向往的幸福乐园: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食肉的、食草的、凶猛的、温顺的、甚至还有爬行的,这许许多多飞禽走兽和小动物,都来到这里愉快地生活着。

那时,由于这里靠近大海,蓝天白云,波涛汹涌,再加上因潮汐而形成的大片洁白的海滩,和在浅海上空飞翔觅食的海鸥等水鸟,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幅山海相映、风光绮丽的大自然画面,各种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相互之间也构成了天然的食物链。

然而,突然有一天这里雷电轰鸣,大雨倾盆,山崩石裂,天塌地陷,原来秀美的山峰,倾刻间变成了一座大海中的孤岛。孤岛的周围是悬崖峭壁,岛上的树木东倒西歪,有的好象被连根拔起,一片狼藉;到处是动物的尸体,散发着腐烂的臭气。经过这场劫难幸存下来的动物已寥寥无几,为了生存,它们互相残杀,很短时间,终因食物短缺而消亡,于是,孤岛也就变成了荒岛,乐园变成了地狱。

天长地久,岁月沧桑,海岛上的植物又渐渐地茂盛,每年春秋季节,南来北往的候鸟们便将这里作为它们长途旅行中的栖息地,它们在荒岛上饿了就食草籽和小虫子,渴了就饮点泉水,高兴时就叽叽喳喳的唱歌,一时间小岛又生机勃勃,十分热闹,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时,有一种爬行的小动物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它们爬在树枝上,爬到岩石上,爬到草丛里,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由于它们身上的颜色和树枝、岩石的颜色很相似,不仔细看你简直分辨不出,当毫无戒备的小鸟飞落到它们身边时,它们便出其不意地猛扑过去咬住小鸟,小鸟便成了它们的美食。如此这般,它们再等待,再扑食,俨然成了这孤岛上的霸主。这种爬行的小动物。便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腹蛇,这座孤岛,便是我们现在叫的小龙山岛。

据传说,此岛因多蛇而被渔民称之为小龙山或蟒山,现多称蛇岛。蛇,也就是小龙或小蟒的意思。蛇岛位于辽宁省大连市西北方向的渤海中,距老铁山角约30公里,据近年对蛇岛的勘测,其面积仅0.63平方公里(长约1.5公里,宽约0.7公里),呈西北——东南走向,由石英岩、石英砂岩等组成。岛势陡峻,由西北向东南倾斜,最高处海拔为216.9米。岛上多灌木丛和海蚀洞穴,这为蝮蛇栖息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它不仅是中国仅有的蝮蛇岛屿,也是世界上罕见的蝮蛇集中栖息地,是全国重点自然保护区之一。

测量,在蝮蛇的包围中
1953年初夏,总参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十几名测绘官兵,在人民解放军海军和沿海渔民的支援下,乘八个小时的小型舰艇行数十海里到达蛇岛附近,因海礁众多舰艇不能靠岸,又换乘小木船来到了海岛。他们下船登岸,在一片平坦的海滩上,搭起了帐篷,建起了新居。一场惊心动魄又浪漫有趣的特殊战斗也从此开始了。

据渔民介绍,此岛上的蝮蛇成千上万,遍布全岛,一般小蛇有二尺多长,“蛇王”却有水桶粗。千百年来,人们谈岛色变,无人敢来问津,因而,谁也不清楚蛇岛上的详情,于是,民间便流传着种种神秘可怖的神话与传说:说岛上有蛇仙、蛇王,能呼风唤雨,人一上岛,便被缠迷,浑身瘫软,神智不清,乖乖地躺在地上供众蛇美食;说无论什么动物或飞鸟,一到岛上,便被饥饿的蝮蛇所吞食,常常连骨头都不吐,几分钟便消逝得无影无踪;说抗日战争时期,一艘日本战舰开来,小日本鬼子企图登岛,但战舰还没靠岸,便狂风大作,海浪涛天,战舰失控下沉,日军倾刻覆没;说也曾有极个别的胆大渔民,来到这岛下的海滩上打海狗,但他们打了就走,绝不上山,否则有去无回,尸骨难收。

对于这些形形色色地恐怖传说,英雄的测绘官兵一笑置之,他们牢记罗惠民大队长的教导:“这次渡海测量,在世界上是第四次,在新中国是第一次,因而任务艰巨而光荣,它将为新中国的测绘史谱写一首动人的新曲……”测绘队员登岛后,人人斗志昂扬,个个磨拳擦掌,测量海岛,巩固国防,这正是为人民建功立业的时候。

当然,安全很重要。为了安全,大家都穿上深腰胶鞋,用小绳将裤脚扎紧,双手都戴上帆布手套,怀里揣上一包雄黄药,手中拿着一条约两米长的小棍,作为防身和打蛇的武器。

大地控制点,设置在岛上的最高处,和海滩上的相对高差有200多米。由于山上长满了二、三米高的树木和灌木丛,大家便披荆斩棘鱼贯上山。开始走了一段路,大家并未发现有蛇,于是,便慢慢地放松了警惕,有的同志便讥讽这些传说是扑风捉影故意吓人的,这孤零零的小岛,哪来的蛇呀,但杨波组长毕竟是年龄稍长、经验较多且见过诸多世面的年轻军官,他虽未发现敌情,但本能地总感到不对劲,左眼皮也在轻轻地跳动,在沉闷寂静的空气中,在密密麻麻的丛林里,到处都似乎隐藏着无形的杀手。因而,他停步向周围仔细地观察、凝视。呀!这一细看可不得了!他发现近在咫尺的树枝上,在伸手可及的灌木丛中,在脚跟前后的草林里,到处是做着各种姿态的蝮蛇:它们有的缠绕在枝枝上,有的绻曲在树叶中,还有的昂头挺颈,口吐红舌,摆出一付准备攻击的架势,真是阴森可怖,触目惊心,不由得便猛地一声大喊“小心毒蛇!”大家一愣,经组长指出,这才发现全组人员已经置身于无数蝮蛇的包围中,大家便举棍乱打,并边打边往山顶跑,大约过了半小时,才好不容易地冲到了山顶,这一仗,估计以打死二百多条蝮蛇而结束。大家气喘吁吁,惊心稍定,便坐在山顶岩石上休息擦汗,但屁股刚坐下,又发现身旁的岩石上,也横七竖八地卧满了蝮蛇,有一个小战士,差一点竟坐在了蛇尾巴上,于是,大家又猛地一惊,纵身跃起,再次奋力驱赶测量点附近的蝮蛇。

海岛上经常有雾,一起雾就什么也看不清。此点属蓬莱——旅大一等三角锁,共有六个方向,最长的测量边长达113公里,因而观测的困难可想而知。测量照准的目标,是用特制的回光灯和回照器(那时的司光工具还比较粗糙),观测站与司光站的联系,主要是依靠借用海军的探照灯,用于收发信号,指挥放光等(非常遗憾的是,那时测量组与司光站本来都配有无线电台,但报话员都是刚受过训练的年轻战士,业务不熟,经验不足,相互间常常联系不上,致使电台没能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大概由于测边过长和海水潮汐的影响,白天观测很困难,即使在晴朗的夜晚,繁星满天,而观测目标也常常神出鬼没:一会儿甲出来乙隐去,一会儿乙出来丙又不见,如此这般,只急得测量员连连叹息直跺脚。但心急火燎也没有用,只有耐心等待几个目标同时现身的短暂的一刻!

岛上的淡水少,经约定渔民每三天得往岛上送一次淡水。为便于生活,测量组的后勤人员,住在海滩上的帐篷里,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对外联系和做饭,每天都要冒险往山上送饭一次,而观测人员,则在山顶上搭起一个人字形小帐篷,吃住在上边,平时不下山,以便抓紧能通视的瞬间随时观测。为避免毒蛇侵犯,他们在小帐篷的四周挖了一条小沟,夜里睡觉前,在沟里喷洒些雄黄药酒,使蝮蛇闻之而退壁三舍,不敢冒进;此外,临睡前还将帐篷四周的帆布边脚用砂土压实不留空隙,使不怕雄黄药酒的蝮蛇无缝可钻。但即使如此,在他们早上起床叠被时,还不时发现有小蛇盘卧在枕边或脚头,真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测量员至今都不明白它们是如何钻进帐篷的,与小伙子们同床共枕居心何在?这小小的蝮蛇难道是多情多义的白娘子?这讲起来真是可怖又浪漫的天方夜谭。

“你们难道就真的不怕毒蛇?万一要被毒蛇咬了怎么办?”我怀着惊奇与忧虑,询问这两位测量员,他们笑道,“那时我们血气方刚,还真的不害怕,倒是过后回想起来有些后怕。那时若真的被毒蛇咬了还确实没办法,因既无医生在岛上,又没有治毒蛇咬的药,想送伤员去医院,没有船也出不了岛……”

孙超又说:“有一天夜里我们正在观测,不知怎的我本能地感到有些异常,觇标橹柱上好象有个黑影在晃动,我停止观测用手电筒照橹柱,原来橹柱上爬上来两条蛇,翘着蛇头看着我,两个小蛇眼闪闪发光,多吓人呐!我急忙用棍子将其赶跑,刚松了口气,记薄员朱戎威又发现屁股跟前有条蛇,他猛地一声惊叫,后来虽把这条蛇赶跑了,但我们的情绪好半天都没有恢复正常,一想起刚才的情景就心跳不止,头皮发麻,真担心什么时候毒蛇会爬到我们的脖子上。”

“这岛上到底能有多少蛇?请你们形象地讲一讲。”我又提出问题,孙、朱二人异口同声地说:“到底有多少蛇,谁能说得清?但我们有多次这样的实践:我们站在灌木丛中或岩石上,手拿一支特制的小棍(开始是木棍,因不太顺手后来改用粗铁丝拧成的略带有点弹性的铁丝棍),脚不用挪地方,仅身前身后四面八方你就可以打死或驱赶跑十多条蝮蛇。我们在蛇岛上工作了一个多月,全组人员共打死蝮蛇数百条,不是我们非要打它们,实在是岛上的蝮蛇太多了,它就在我们的身边并时刻窥视着我们,你若不把它打死或赶跑,哪有心思测量呐,再说,测量时提心吊胆的也测不出好成果……”
“有传媒说,蛇岛千百年来无人敢登,你们是最早的登山者?”

“其实并非如此。”朱戎威说,“我们曾在岛顶上发现一个用石板垒成的‘小庙’,约有半米多高,‘小庙’里放置有一块凹形的石槽,仿佛是用来烧香的。这显然是人垒的‘小庙’有力地说明,在若干年前就有人来过蛇岛上。”孙超又补充说:“我曾听渔民讲,传说在满清时期,有人曾看到岛顶上立有一杆梭标枪,说是一位专打海狗的猎人立的,还流传着这样一首诗:‘复州有个骆驼山,山瘦地薄出贫汉,生意买卖不得做,靠打海狗度吃穿。’所谓海狗,又叫腽肭或海熊,体形似狗而鱼尾,是海洋中的一种哺乳动物,四肢短小,像鳍,趾有蹼,尾巴短,毛紫褐色或深黑色,虽生活在海洋中,但也能在陆地上爬行,脐可入药,毛皮珍贵。可我们在蛇岛上却没有见过海狗,在天气不好不能工作的日子里,我们倒是在浅海里捉过海参,在海滩上逮过螃蟹。那里的海参、螃蟹特别多而且也很好捉,我们一会就捉到许多,用来改善我们的海岛生活。我们在蛇岛上工作和生活的30多个日日夜夜里,由于蝮蛇侵扰而大多处于高度紧张和心惊肉跳的状态,只有捉海参和逮螃蟹,才是我们感到最轻松和最惬意的时刻。测量员的生活虽惊险、艰苦又枯燥,但有时也浪漫有趣、丰富多彩……”

蛇岛奇观
蛇岛上有如此众多的蝮蛇,它们是如何生活的?这引起测绘官兵们的普遍关注,他们在不工作的时候,便常常对周围的蝮蛇仔细地观察。

蝮蛇喜欢在树枝上或岩石缝边静静地盘卧着,弯曲着身子,好半天都不动一下,由于它们的身体有保护色,和树枝、岩石的颜色很相似,如不仔细观察,简直分不清哪是树枝哪是岩石哪是蛇。但它们近似三角形的小脑袋却常常微翘着,等待着,守株待兔。忽然,有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鸟傻乎平地飞来了,欢快地落在树枝上,展翅翘尾呼叫它的同伴或唱歌,刚叫了几声,蛇头便猛扑过去,一嘴咬住了小鸟,小鸟扑棱着翅膀挣扎着,但因蛇毒已注入体内便很快地死去。这时,得意的蝮蛇就在树枝上慢慢地吞食;如果是一只大鸟或虽是小鸟却没有咬在鸟的头部,高度近视却绝顶聪明的蝮蛇便和小鸟一起故意摔到树下,待鸟被毒死后再松开蛇口,找到鸟的头部后再慢慢吞食。蝮蛇的嘴可张开120度,几分钟或十几分钟便能吞下比蛇身大几倍的小鸟。据说,蛇岛上的蝮蛇特别能耐饥,一年中只要吃饱一顿就可以不再吃东西,有的甚至一年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死,这大概是蛇岛这特殊的环境磨练的。蝮蛇每年进食的季节也就是候鸟飞来的季节,大约在每年的4月至6月,以及夏秋的8月至10月。候鸟一来,蝮蛇便可以乘机扑食,饱餐一顿或数顿,候鸟一走,就进入夏眠或冬眠(有资料说,蛇岛上的蝮蛇,是世界上唯一进行夏眠的蛇),而此次测量蛇岛是在五六月份,这正是蝮蛇最活跃的时候,天真活泼的小鸟作梦也不会想到,在它们认为美丽可爱的海岛上,等侯它们的竟是千万条可怕的毒蛇!

说起来真让人难以置信,就在蝮蛇遍地的蛇岛上,还生长着一种身强力壮凶狠暴戾且不怕毒蛇的老鼠。因岛上没有人类也没有粮食,老鼠们为了生存,便只有吃树籽、草籽,啃树皮、树根,当然,也学会了到海边捕食海胆、螃蟹和海螺等。恶劣的生存环境,促使它们性情凶残,牙齿锋利,动作机敏,当蝮蛇进入夏眠或冬眠时,它们竟敢啮吃蝮蛇!

按理说鼠是夜间活动,蛇是白天扑食,各有各的地盘,井水不犯河水,可因岛上的食物太少了,于是就互相残杀,蛇有机会就吃鼠,鼠有机会就吃蛇。有渔民说“蛇吃鼠半年,鼠吃蛇半年”,也许并非夸张。因岛上的蝮蛇体型不大,大多只有一米或稍长,而老鼠虽只有半尺长,加上尾巴才有一尺,但体型粗壮,与蛇决斗,棋逢对手,谁胜谁负,还要看临场的发挥。有一天,测绘战士们亲眼看到,一只精明的老鼠钻入到岩缝中,它发现一条饱餐后开始夏眠的蛇。老鼠显得十分高兴,以为找到了一顿丰盛的美餐。老鼠急不可待地就去咬蛇,一口就咬住了蛇尾巴。其实,这条蛇大概才刚刚夏眠,身子虽有点僵硬但还是有知觉,当它猛地被老鼠咬疼时便迅速苏醒,并慢慢地翘起小脑袋想看个究竟。此时,老鼠若知险而退彼此便相安无事,但贪婪的老鼠不愿放弃这嘴边的美味,它决定铤而走险。于是,它猛冲过去咬住了蛇颈,蛇本能地用身体缠住了老鼠。它们相持着,谁也不示弱,结果是蛇被鼠咬死了,鼠也被蛇缠死了。当然,如果蛇完全进入了休眠期,它就无力与鼠抗争,只好听天由命,任鼠辈们摆布了。

一天,大家又看到有一只老鹰在岛的上空飞旋,它的头左右摇晃着象是在侦察什么目标,突然,老鹰一个俯冲疾如闪电,用利爪抓住了一条树枝上的蝮蛇。蝮蛇在空中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它猛地咬了一口老鹰的腿部,不一会儿,只听得老鹰一声惨叫,便从空中跌落在岛上,老鹰中蛇毒死了,鹰爪松开了蝮蛇,但此时的蝮蛇已被老鹰的利爪抓得它遍体鳞伤,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接近死亡。鼠蛇大战,鹰蛇大战,双方各有千秋,势均力敌,惨烈悲壮,也堪称自然界的奇观之一,也许,正是相互克敌制胜的它们,在维系着自然界的生态平衡吧。

测绘战士中有一个湖南籍的小伙子,他生性好奇活泼好动也特别胆大,一天,他在往山上送饭的途中,发现了一条肚子鼓胀的蝮蛇,他以为这条蝮刚吃了一只小鸟或是老鼠,便一棍子将此蛇打死为小鸟报仇。之后,他又取出小刀剖开蛇肚,想看看这条蛇吃的究竟是什么。但蛇肚一剖开,竟从肚中游出七八条活生生的小蝮蛇,这些小家伙一离开母体便互相撕扭缠绕,好象是一团大蚯蚓。啊,蝮蛇原来是卵胎生,而且产子那么多,怪不得蛇岛上的蝮蛇家族如此兴旺,子孙满堂,原来它们靠大量的繁殖来补充老死或英勇战斗壮烈牺牲了的叔叔阿姨们。小伙子的意外发现不仅使他本人大开了眼界,也使岛上的测绘官兵了解到蝮蛇生殖繁衍的奥秘和许多有关知识。测绘队员呐,真是见多识广!

蛇岛畅想曲
1953年6月下旬,蛇岛上的三角观测结束了,测绘官兵们告别了“蛇山”,又乘坐海军的舰艇回到了大连。对于这次跨海测量,由我国众多科学家和测量学家所撰写的《当代中国的测绘事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是这样评价的:“一九五二年,在布设跨越渤海海峡连接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的一等三角锁时,中心四边形的最长视线达到113公里,而且有一个点落在有名的蛇岛上,要在这个蝮蛇大量栖息的岛上进行选点、造标、埋石和观测,是相当困难和艰险的。这项工作是由总参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的。这是中国科技工作者,第一次登上蛇岛。他们冒着随时被毒蛇咬伤的危险,每日驱除毒蛇达六、七百条。用常规的仪器装备,取得了高精度的观测结果,水平角观测的三角形闭合差平均只有±1.5秒,为规定限差的一半。”

我想,当年曾在蛇岛进行测量的同志们看到此评价,一定会感到自豪和欣慰,尽管你们默默无闻,但祖国没有忘记你们,你们是真正的大无畏的英雄和勇士,如同人民解放战争中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的许多战斗英雄一样,明知山有蛇,偏向蛇山行。为了祖国的需要,年轻的测绘战士们,早已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

据悉,1981年春天,蛇岛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成立了,同时成立的还有蝮蛇研究所。因蛇岛需要保护,它一年四季都不能离开人:保护蛇、观察蛇、研究蛇,冬天还要防火。这些管理和科研人员刚上蛇岛时,岛上除了蛇和树木,其他一无所有,他们住在简陋的帐篷里冬冷夏热,晚上只能点蜡烛,睡觉还要提防被蛇咬。后来,他们在蛇岛上建造了一座二层小楼,还安装了风力发电机,晚上可借助风力发电看电视。当然,他们也为建设蛇岛保护蝮蛇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为解决岛上的淡水不足,使千万条蝮蛇一年四季都有水喝,他们在岩石上打出一口十米深的水井,天旱时便从井里提出水倒在水盆里,再将水盆摆满全岛。1989年大旱那年一次竟摆了800盆,无数条蛇把头伸进水盆里抢水喝,场面非常壮观,也令人毛骨悚然。蛇进入夏眠或冬眠后,就没有了反击能力,为了不让更多的老鼠危害蛇,他们制作了许多夹鼠器,然后把它们放到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每天早晨出去寻查,把夹住的死鼠处理掉。打鼠也是一项非常麻烦的事,因老鼠很狡黠,你还要经常换个花样与其斗智。

如今的蛇岛,已是绿树成荫枝繁叶茂鲜花盛开风光更秀美,蝮蛇的数量也增加到数万条,从而为提取蛇毒提供了丰富的蛇源。蛇毒是一种特效药,50条蝮蛇才能取出1克的干毒,因提取很困难且数量极少所以它比黄金还珍贵。这也许是大自然的着意安排吧,人类离不开蛇,蛇也离不开人类,而蛇岛则是渤海中的一颗明珠,但愿蛇岛不但是我国测绘史上的一个奇迹,也将是我国自然生态保护方面的一面旗帜。

神奇秀美的蛇岛呀,测绘队员怀念你,你一定不会忘记,测绘队员和你一起度过的令人终身难忘的日子。我们为你高兴,为你庆幸,你终于得到了人类的保护,受到了全国人民和世界科技界的关注;相信你今后将变得更秀美、更绮丽、更神奇。有朝一日,测绘队员们会再次渡海看望你。


作者附言:为了铭记曾参加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的同志们的不凡业绩,兹将在蛇岛及其周围岛屿的测量员姓名记之如下:小龙山岛(蛇岛)大地控制点的选点、造标、埋石,是由李岩同志及一位老排长带领几名年轻战士完成的;其三角观测是由杨波同志完成的,天顶巨(垂直角)观测是由孙超、朱戎威同志完成的;在其周围岛屿进行联测的测量员有佟祥禄、陈龙泉、隋连斌、张省谦、刘晓飞、李岩(选点、造标)等同志。

分类:默认分类 | 部落: | 评论:8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7218)

Tags:无

回复: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纪实 匿名网友 于 2009-3-4 9:55:39 发表评论 [引用]

我的博客网址是:http://www.sciencenet.cn/u/李建立/,欢迎您常去看看!

回复: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纪实 匿名网友 于 2009-3-4 9:52:17 发表评论 [引用]

尚尔广老师您好!您的博文“中国首次跨海测量纪实”是比较全面地记录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测量蛇岛的纪实文章,文献的史料性很强,我已转载到科学网李建立“蛇岛探秘”博客中了,希望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f3262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webmaster@chinacehui.org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常来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3-31
  • 发表文章:2289 篇
  • 上传相片:397 张
  • 回复总数:36 篇
  • 阅读总数:5256603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