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艾丁湖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3-9-1 19:35:51 | 作者:xinxiwang | 出处:我拍的 | 天气:无天气记录 ] 字体:


艾丁湖,维吾尔语意为月光湖,位于中国新疆吐鲁番市以南约40公里的地方,是中国内陆海拔最低的地方,也是仅次于约旦死海的世界第二洼地。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艾丁湖最低点处的海拔高程是新疆测绘局于1979年测定的,距今已过去了二十多年。近些年来,随着各类测量仪器的飞速发展,使得个人拥有的简单测量工具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因此民间对艾丁湖海拔高程的准确数值有了多种说法,也产生了一定的混乱;同时考虑到几十年来艾丁湖地区地质结构变化、地壳运动、水土流失、周围环境沙漠化等影响,最低点的位置和高程发生变化的可能性,2006年,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和国家测绘局的批准,由新疆测绘局负责对我国内陆最低点海拔高程进行重新测量。经过近三年艰苦卓绝的紧张工作,于2008年完成了这一倍受世人瞩目的工作。
作为这一重大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和总工程师,我主持参与了项目的实地踏勘、技术设计、工程实施以及后期数据处理等全部工作,充分领略了艾丁湖独特的自然特点和恶劣环境,同时也见证了测绘队员不畏艰险、敢于挑战人类极限的动人事迹。那些奋战在艾丁湖的动人故事和点点滴滴,始终在脑海中浮现,让人激动,催人奋进。
1神秘的艾丁湖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艾丁湖形成于2.49亿年前喜玛拉雅山的造山运动,是吐鲁番盆地地表径流的归宿点。据记载,艾丁湖曾经是一个水波浩淼、约有50000平方公里的内陆海。由于湖区气候极端干旱,多少年来其蒸发量远远大于补给予量,加之湖区周边人口的增加,生产生活对水源的大量索取,使得湖面渐渐萎缩。1958年,湖水面积就只剩下22平方公里,水深不足1米。到了2005年,冬季湖水最多时湖面已不足10平方公里,最深处不足0.7米;而到了每年夏季,湖水全部被蒸发,成为一个干涸的湖泊。自然的变化和人为的助力使艾丁湖从内 陆海到内陆咸水湖再到沼泽最后形成现在的洼地。
艾丁湖地区属温带大陆性气候,湖区极端干旱,夏季气候炎热,地表气温甚至能够达到70摄氏度以上,属于世界最酷热干燥的地区之一;而冬季最冷时却能达到零下20多度。同时,艾丁湖蕴藏着丰富的盐和芒硝,是取之不尽的化工原料基地,但由于自然环境恶劣,交通不便,且艾丁湖水矿化度极高,不能直接饮用,生活保障极为困难,因此艾丁湖洼地的中心区域无人居住。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很少有人去过艾丁湖。我们所有参加这一工程的测绘队员们之前也没人实地去过艾丁湖,甚至连当地居民也很少有人真正去过艾丁湖。大家对艾丁湖的了解多来自于书本以及当地一些老人的口头述说。从为数不多的信息资料中,人们只知道那个地方夏季非常炎热,冬天很冷,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等一些基本的情况。但现实中的艾丁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它的气候究竟如何?交通情况怎样?自然环境到底如何恶劣等等,几乎是一无所知。然而,即将要在那里开展大规模的测绘工作,仅仅靠手头掌握的这些皮毛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全面了解和掌握实地的详实情况,只有这样才能制定出科学合理的技术方案。为此,项目初期,一支由数名专业技术人员组成的踏勘小组被迅速组织了起来,并且在以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数度勇敢地进入了神秘的艾丁湖。
初探艾丁湖选择在春季。离开了喧嚣的吐鲁番市及其周边的几个村庄后,踏勘小组分乘两辆越野车沿着一条崎岖不平、坑坑洼洼的大车路向着南边艾丁湖的方向缓慢地前行。道路相当差劲,看得出来,这些所谓的路平常是很少有车辆行走的。离开村庄没过多久,车窗外的景象就开始变得荒凉了,道路的两侧尽是盐碱、沼泽和戈壁,植被很少,自然生态非常脆弱,给人一种无比凄凉的感觉,而且随着车辆的前行,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但是,虽然环境很糟糕,可此时艾丁湖的气候却是相当宜人,不冷不热,而且风力也不大,这对于习惯于恶劣环境的测绘队员来说,这样的作业环境是每个人所期望的。
一段时间的颠簸后,车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了盆地的中心区域,神秘的艾丁湖已经映入了大家的眼帘,此时的它像一面镜子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整个湖区地势平坦;四周围死一样的寂静,有点静得让人心里发慌;视线所能覆盖着的地方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什么也见不着,包括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地面站的;而且定格在大家眼中的所有东西仿佛都是静止的,也没有什么色彩,像是一幅幅的木版画。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到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一样,威严恐怖,置身于此的人们似乎都感觉自己无比渺小、不堪一击,因此虽然有不少同伴壮胆,但每个人多少还会感到些许恐惧。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湖面越来越近了,能够看到湖中只有薄薄的一层水,湖底清晰可见,湖水的外围是一圈泛黑的淤泥。此时的道路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了,甚至可以说已经没有路了,车辆只能自行选择路线,小心奕奕地向着湖的方向缓慢移动着。车窗外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因此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伸长脖子,努力地去记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当距离水面还有两公里左右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汽车却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陷入了淤泥之中,动弹不得,而且似乎还有越陷越深的趋势。队员们赶忙下车查看,发现看似硬邦邦的地面,踩上去却是软的,而且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有人的脚也已经陷入了泥巴之中,几乎动弹不得。幸好大家都是野外作业的高手,经验丰富,而且早有准备,措施到位,及时将陷入泥潭的车辆和人员拖了出来,否则后果一定不堪设想。再环顾四周,发现湖边大多区域都是这样的淤泥,处处都是陷阱,极其危险,人员、车辆根本无法行走。
最初认识的艾丁湖给大家来了一个下马危,大家充分感受到了那个看似温柔、恬静的艾丁湖背后所暗藏的杀机,同时对能否大规模进入测区、能否顺利开展测量工作开始担心起来。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再探艾丁湖是在炎热的夏季。队员们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做了更加充分的准备后,小心奕奕地来到了湖边。然而此时艾丁湖的情景却与春季大不相同:整个湖区盆地内骄阳似火,地面就如同放在火炉上的锅一样,炙热难耐;车内测温仪上的数字已到了最高值;置身于阳光下,会很快感觉到脖子、胳膊等暴露在外的皮肤被阳光烤得生疼,难以忍受。炎热的天气使得湖水强烈蒸发,原来洁净的湖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发硬的盐类及泥壳;湖边“咬人”的淤泥也变干了,形成坚硬的盐碱壳。测量队员们终于站在白色被晒干的湖床之上,而且脚下的感觉很结实。简单商议过后,队员们开始试探着缓步向着湖心的方向步行出发了。虽然阳光很是烤人,但步行走在中国陆地最低点区域内的感觉无疑是非常神圣而自豪的。但是,随着湖心位置的逐渐靠近,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坚硬的湖床地面开始逐渐变软了,而且越靠近湖心,地面就变得越软。当距离湖心还有约一公里的地方时,走在最前面的队员又一次被粘稠的淤泥更紧地“咬”住了,而且当他活动着希望拔出泥中的脚时,却越陷越深了,眼看着双腿膝盖以下的部位就几乎被全部埋没,动弹不得。被陷的队员不能、也不敢再活动了,只能依靠其他队员的救助方才脱离险境。再仔细观察,整个湖心区域方圆几平方公里都是这种情况,看似平坦、变硬的湖底,实际上仍是危机四伏,人员无法行走。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队员们再一次见识了艾丁湖的厉害。除了隐藏更深的淤泥“咬”人危险外,炎热的天气、烘烤的太阳会给人以更大的威胁。人员以及仪器设备极难长时间在这样的高温下工作。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转眼到了冬季,队员们第三次来到了艾丁湖。此时的艾丁湖又是另一番影像:湖的周边稀稀拉拉地积了一些薄雪;湖水面积比春季更大了一些,水深一般约在20多厘米,原先一些满是淤泥的区域被湖水覆盖;此时的气温已降至零度以下,湖水表面已结冰,但只是结了一层厚度约一厘米左右的薄冰,用脚轻轻一踩冰就破了;湖底下仍是淤泥,不敢靠近。在冰面之外的许多地面被冻成了硬地,人可以在上面自由活动,但是,仍有许多沼泽地段,弄不好还是会陷入其中。
之后,踏勘小组又选择在秋季进入湖区进行了实地踏勘,发现整体情况与春季时基本相同。仍然是淤泥遍野,危机四伏。
数次在不同季节对艾丁湖进行的实地踏勘,使得艾丁湖神秘的面纱被一层层揭开,从书本上的简单认识到实实在在的实地感受,大家逐步了解和认识了艾丁湖的本来面目。一方面,通过实地与艾丁湖的直接接触,真正触摸到了现实世界中神秘的艾丁湖,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同时也解开心目中层层迷雾;另一方面,经过数次遇险,大家充分领教了艾丁湖区域艰苦的自然环境,了解到了这种艰苦的自然环境背后所隐藏着的各种危险,也为下一步完成好这项艰巨的任务增加了许多担心。
2困难重重,举步维艰
与近几年国内广泛开展的名山大川海拔高程测量不同,艾丁湖洼地海拔高程测量有其特殊性,应该讲是在一个异常艰苦的环境下进行的特殊工作,没有什么现成的经验可参考,许多通用的测量手段都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实施。既要考虑到技术方案、技术手段的科学性,又要考虑到技术方案在艾丁湖特殊环境下实施的可行性,还要考虑测量人员、测量设备的安全以及其它一些相关的问题。因此,在项目的设计与实施过程中,项目组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难题,这些难题有些是技术性的,有些是非技术性的,而绝大多数这样的难题都是在以往的测绘工作中从未遇见的。
项目面临的首个难题是施测时间的选择问题。通过不同季节对艾丁湖的实地踏勘,项目组已经十分清楚,对于艾丁湖区域,一年之中多数时间对于人员、设备都是非常危险的,都无法正常开展大规模的外业测绘作业。因此必须选择相对安全的时间开展作业。
从表面上看应该选择在夏季作业。因为此时艾丁湖水面已经干涸,技术方案更容易得以实现,这也是基于长期以来测绘工作的基本经验而作出的判断。但实地踏勘的结果告诉我们,这个季节作业是行不通的。一是这个季节湖面虽然已经干涸,但湖心部分看似干透的地面下仍为淤泥,人员几乎无法行走,甚至于有生命危险;二是夏季气候炎热,地表最高气温有时可达70度以上,对作业人员和仪器设备都带来极大的危险。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如果选择在春季或秋季作业,此时虽然气候条件比较适合于野外作业,但是这两个季节是水位变化最快的季节,从表面上看此时洼地内水不多,甚至无水,但这时淤泥的面积最大,也最松软,主要作业区域人员根本无法行走,更无法作业,对作业人员的威胁也最大。
冬季气温降至0℃以下,此时水域面积最大,表面上还结出一层薄冰。此时作业一是气温较低,作业人员将面临着更多艰辛;二是水域面积大,作业员要在上有水层、下有淤泥的环境下作业,依然给作业人员的生命安全带来威胁。
这些情况都说明,在艾丁湖区域进行野外作业,无论选择任何一个季节,都将是十分艰难和危险的,但综合分析下来,作业期选择在冬季是相对来说较为科学的。此时虽然气温寒冷,水域面积最大,作业时会十分艰难,但只有在这个季节,人员、仪器设备才有可能到达湖区的任何角落,才能大规模地在湖区开展作业,才能给本项目技术方案的全面实施带来可能。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开展大规模的测量工作就必须保证作业员能够在湖面上行走,那么如何行走呢?这是摆在大家面前的又一道难题。同普通的湖不一样,冬季的艾丁湖多数地方的水深只有二十几厘米,水下是十分稀软的淤泥,而且气候还十分寒冷,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进行大规模的作业,首先必须要解决在水面上安全地行走问题。靠人走显然不行,水下的淤泥会让人寸步难行;靠普通的船也不行,过浅的湖水根本浮不起船,会处处搁浅。经过反复研究和实验,最后决定使用橡皮筏,让作业人员借助于橡皮筏在水面上行驶。但这不是普通的划船,它要求作业人员依靠自己的双脚,通过推、拉、划、蹬等各种方式作动力驱动橡皮筏,从而开展测量工作,从体力上讲需要付出更多,同时依然存在着许多的危险。
寻找和确定“最低点”,是本项目有别于其它高程测量项目的重要特征,也是本项目的难点和最重要的环节之一。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普通的高程测量,要测量的点位往往是已知的,或者一眼就能看见,比如山峰、大坝、桥梁等,测量人员很清楚要施测哪一个位置的高程。而艾丁湖最低点海拔高程测量则不同,事先没人知道要施测的“最低点”在哪里。而整个艾丁湖洼地内地势平坦,高差很小,地形变化均匀,更无法直接确定最低点的位置。测量人员必须首先要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找到这个最低点,然后再测得它的高程。在这样一个地势平坦、环境异常恶劣的区域内寻找最低点,难度相当大。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参考,经过综合分析和反复论证,项目组最终确定采用方格网测量的方法来实施这项工作。即按照不同间距的方格网分步骤实施,绘制不同比例尺的水下地形图,通过分析判断,逐渐缩小最低点所处区域范围,最终确定最低点。
从技术层面讲,所遇到的问题更多,许多问题都是事先无法预知的,是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才发现。其中首要的是采用什么方法进行施测。中国陆地最低点海拔高程的首次测量距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当时的仪器设备及测量手段都较为单一。随着现代测绘科技的进步,大地测量技术、GPS定位技术、重力测量技术、遥感技术等都得到了飞速发展,而且二十多年来这一地区新增了包括各种比例尺地形图资料、航空影像、卫星影像等资料,为重新进行更精确的测定艾丁湖洼地最低点高程提供了技术保证。但是,如何将先进的测绘技术运用在这一项目中来,使其在科学性、精度等方面都能发挥有效地作用,尤其是在艾丁湖地区这样一个自然环境异常恶劣的区域进行作业,哪些技术在实地无法应用等等,这一系列问题给技术人员提出了很大的课题。
从各个工序以及工程的细节上讲,需要事先考虑和解决的难题就更多了。既包括如何在寒冷的冬天在冰面上进行测绘作业、如何利用已有的资料、如何解决确定湖面点的坐标、如何在淤泥上架设角架等一系列的技术问题;也包括作业人员的住宿、吃饭、后勤保障,以及湖中作业时的安全等非技术问题,都需要有一个严谨、科学的实施方案,都需要认真研究,并认真加以落实。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经过不断地分析研究和大量的实验,各种解决方案在多次被否定、完善后得到确认,整个项目的技术思路和方案逐渐清晰起来。经过各行业专家进一步的论证后,一本凝结着项目组技术人员心血的技术设计书和项目实施方案终于出台了,并顺利通过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局和国家测绘局的批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即将打响。
3各界重视,声势浩大
就如同珠穆朗玛峰作为我国最高的地方,其海拔高程测量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一样,艾丁湖作为我国内陆最低的地方,其海拔高程同样也是我国极其重要的地理信息数据,因此这一项目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自治区、国家测绘局以及相关单位的高度重视,并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广泛关注。
自治区有关领导专门安排时间听取项目的准备情况汇报,国家测绘局也对项目的开展给予了支持和指导。各家媒体对此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关注,纷纷以各种方式对此进行报导,对项目开展的意义、测量方法、完成时间、成果精度等情况都进行了全方位的报导,许多媒体甚至在项目实施的整个过程中全程进行了跟踪报导,一时间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006年4月,首府乌鲁木齐的人民广场召开了盛大的项目出征仪式。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常务副主席陈雷同志、自治区党委常委、副主席努尔兰阿布都•满金同志出席了出征仪式并作了重要讲话,自治区党委、政府相关部门、各厅局有关人员参加了仪式,为即将开赴艾丁湖的测绘队员们壮行。参加这次出征仪式的人员之多,规格之高,在我区测绘史乃至全国测绘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广场上临时搭建起了高大、宏伟、以蓝色为基调的出征台,各级领导、佳宾站在台子的中央,台子下面整齐的站列着身着统一户外服的测绘队员以及前来送行的人们,人群的一侧摆放着一排即将参与项目的越野汽车,整个场面异常壮观。
当自治区领导宣布“出发!”,并将队旗交给测量队长时,队员们依次登上了汽车,在专门安排的警车的带领下,在成千上万的人们的关心和注视下开赴了测区。它似乎在向人们宣布:“重新测定中国陆地最低点海拔高程”这项受人瞩目的工程正式开始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4战天斗地,可歌可泣。
领导的关心,各界的重视给测绘队员们注入了无穷的动力,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队员们都十分清楚,这是一场十分难打的硬仗;迎接他们的,将是寒冷的天气、泥泞的沼泽和各种各样无法预知的艰难困苦;大家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咬紧牙关,不畏艰险,精心作业,才有可能圆满完成任务,才能不辜负领导的重视和各界的期望。
整个湖区方圆几百平方公里内没有人烟,因此要在这里开展大规模的作业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大本营。按照预定的计划,项目组在距离湖面约一公里的地方选择了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地点搭设帐篷。我们的测绘队员们虽然都是长年奋战在野外一线的专业技术人员,但他们个个都是多面手,不仅在测绘技术方面具备专业水准,在安排生活等方面也都是行家里手。大家齐心协力,不到一天时间,就搭起了七八顶分工不同的帐篷,包括宿舍、作业室、仪器室、食堂等,紧接着安置、调试好各种仪器、发电机等生产配套设施。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照技术设计的总体要求,野外作业主要包括两个环节:第一步是寻找最低点,要求作业人员在多艘橡皮筏的辅助下,在整个湖面以及湖面以外的规定区域内采用方格网测量的方法进行施测,按照不同间距的方格网分步骤实施,逐渐缩小最低点所处区域范围,最终确定最低点。第二步是采用高精度水准测量、重力测量等手段对最低点进行测量。在整个外业作业过程中,队员们必须长时间地“漂浮”在水深只有几十厘米的湖水中,付出比平时地面作业中百倍的努力来开展测量工作。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紧张的湖面作业正式拉开了帷幕。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第一批即将下湖的队员们全副武装列队站在那里,只见他们身穿鱼民捕鱼时穿着的皮裤,头戴毛线帽,身背测量设备,以两人一组抬着一个橡皮筏,个个表情坚毅,充满自信。他们即将奔赴湖区,即将面临着艰苦的考验,接受大自然的检验。
队员们所面临的第一个考验依然是安全问题。从大本营到湖面有约一公里左右的距离,这段距离中有许多沼泽地,在寒冷的冬季,虽然部分地方的地面已经冻硬,可以正常通过,但在接近水面时,却危机四伏了,有些地方只是表面很薄的一层结冰,人若不小心踩上去,很快就会陷入泥中,不能自拔。如何安全跨越这片沼泽地和泥泞地带,是我们每个作业员面临的安全挑战。因此,大家通过反复观察,详细了解了这片区域的淤泥宽度、深度和前进路线,做到心中有数。同时还配备了绳索、木棒、木板等必要的救生工具。虽然险情依然存在,然而聪明的测绘队员们依然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且平安地到达了湖边。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毫无疑问,湖面上作业是本次测量工作的重中之重。看的出来,首次站在湖边的队员们,面对着一望无际的湖面,看着冰层下面清晰、松软的淤泥时,心中不免有些忐忑,甚至还有一些恐惧。但是当前线指挥发出“出发” 的指令时,我们的队员都毫不迟疑地向着湖面迈出了坚定的脚步。六艘橡皮筏、十二名队员分别从不同的地点同时下水,开始了水中作业。伴随着“吱吱啪啪” 的破冰之声,队员们艰难地在水中前进。他们上身爬在橡皮筏上,脚踩在松软的湖底,靠着脚的蹬力缓慢的向前行进。每前进一段距离,就要按要求测量一次;干累了就爬在橡皮筏上休息一会儿,然后在GPS的带领下继续沿既定的路线缓慢前行。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神秘艾丁湖寂静的湖面终于被一群勇敢、坚强的测绘人打破了,这是多少年来所未见到的场面。十二名队员、六艘橡皮筏同时在艾丁湖的不同区域同时出现,就像一朵朵小花,开放在了艾丁湖的湖面之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身影逐渐由大变小,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再经过一段时间,远处的水面上又开始隐约出现队员们的影子,然后这个影子逐渐由小到大,又慢慢来到身边……队员们就这样以“之”字型的路线前进并开展着各项测量活动,来来回回,持续作业。一直持续到太阳偏西时,队员们才陆续靠岸、收工。在湖面上劳累了一天的队员们此时已是满身泥污,浑身上下都已被泥巴和矿物质含量极高的湖水涂抹的斑斑点点。他们终于离开了湖面,踏上了地面,终于可以放心的行走,不用担心一不小心会陷入淤泥。但是,一整天高强度的劳动也把队员们折磨得够呛:手脚早已冻僵,体力已经透支;他们身背着仪器、手里拿着记载着全天测量数据的设备,脚步沉重,一脸的疲惫,缓缓地走向大本营。看得出来,他们体力上的付出是极大的。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然而,湖面上紧张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还有大量相同的工作在等着测绘队员们,还需要几十天的努力,大家必须一鼓作气做完全部外业任务,工作才算告一段落。因此,当第二天刚刚天亮时,又能看到十二名队员向着湖面的方向走去,并很快溶进湖水之中,在不同的区域重复着相同的工作。这中间有许多队员都是在连续作战。工作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着,测绘队员们也都在默默承受着,他们是在接受大自然的考验,更是在挑战自己的毅力。
湖水中作业所遇到的困难和艰辛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许多状况给队员们带来的考验甚至接近了人们所能承受的极限。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首先是恐惧。多少年来艾丁湖中没有人类的影子,也没有看的见的生物,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四周没有熟悉的地物,脚下踩到的是松软的淤泥,搞不清淤泥的深度,也搞不清接下去会遇见什么,会发生什么,而且要长时间地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这对队员们尤其是一些年青的队员们所带来的恐惧是难以想象的。其次是寒冷。12月的艾丁湖,从早到晚温度都已是零度以下了,这一点从湖面上结出的薄冰就可以得到印证。而作业人员需要从早到晚、长时间地在湖中作业,同时,由于要不断进行各种测量操作,因此不能穿着皮大衣、厚羽绒服等笨重的衣物,因此挨冻是不可避免的。每次下水没多长时间,人就已经被冻透了,手脚冰凉,不少人的眉毛胡子上还挂着霜花。此时能够缓解寒冷的唯一办法就是不停地运动,用自己的动能来增加热量。第三是劳累。湖中测量一般每天要持续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队员们要在水中不停地行进,而这种行进不同于在陆地上,它完全是靠队员的双脚不停蹬踏来完成的,很难有充足的休息时间。更要命的是在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里,队员们得不到充分的能量补充。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早日完成外业任务,队员们中午一般都无法返回营地吃饭,只能在湖面上自行解决。渴了,喝上几口随身携带的已经放凉的开水;饿了,咬上几口早晨出门时准备的食品,然后继续工作。天天如此,持续一个多月。这样的工作强度,若非有超强的毅力再加上训练有素,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晚上,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整个艾丁湖地区又变得异常的安静,劳累了一天的测绘队员们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做其它的事情,大多数都进入了梦乡。然而,作业室的帐篷中依然泛出点点灯光,里面仍然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一台台计算机前,技术人员紧张地忙碌着,他们在这里继续着全天的测量工作。因为每天的外业测量数据必须要及时处理,及时分析,以确保整个项目的正常进行。在这些技术人员中,有部分是参与了白天湖中工作的技术人员,还有其他专业技术人员。他们一方面对白天采集回来的测量数据进行汇总、计算、统计,另一方面,依据这些测量数据绘制水下地形图、分析最低点位置、研究下一步工作等等,这是每天晚上都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工作时常会持续到深夜。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紧张的工作就这样持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艾丁湖的了解更加深刻了,已经没有了刚到时的兴奋和恐惧,任务已经进入到了繁重的拉锯战阶段。然而,疲惫、寒冷以及时刻伴随着的险情让大家在身体上饱受折磨;而技术层面时时出现的新情况又让大家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更不敢有半点放松。在这样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中,没有人叫苦叫累,也没有人消极懈怠。恶劣的环境虽然对作业人员的身体健康甚至生命安全带来极大的威胁,也时刻考验着队员们的耐受力,但是我们的测绘队员们没有被这一切所吓倒,他们确实个个都是好样的,他们以坚强的毅力,乐观的心态,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各项工作稳步推进。
5科学分析,因地制宜
随着工程的推进,野外采集的数据越来越多,此时工程的工作重心开始由重点野外采集慢慢向着室内数据分析配合野外验证过渡。工程指挥部的主要技术人员无一不在紧张地进行着数据分析、研究中。每当夜幕降临,各个小组所采集的最新数据会以最快的速度汇集到指挥部,并迅速展绘至相应的图件中。帐篷中昏暗的灯光下,总能看到技术人员熬夜工作的身影。他们有时默默思考,冥思苦想;有时小声议论;有时大声讨论,甚至于争论,最终确定第二天的工作思路和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寻找并确定最低点的工作是采用逐级进行方格网测设来实现的,随着这项工作的不断深入,艾丁湖区域各种比例尺水下数字地貌图被及时绘制出来,最低点的位置范围被逐步缩小。按照常理,最低点的最终位置应该逐步趋近于一点。但是与理论假设所不同的是,通过实测的数据分析,发现湖底尽然有三块独立的区域其地势都很低,也就是说最低点所处的位置可能会位于这三块区域中的任何一块中,这给指挥部提出了不大不小的问题。经过认真分析,指挥部果断做出了“对三块区域分别进行测量,找出三块区域中各自最低的点位,然后对三个最低点进行高精度的高程测量比较,最终确定最低点”的技术方案,虽然增加了不小的工作量,但确保了最低点位置的准确性。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经过全体作业队员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陆地最低点的准确位置终于找到了,并在实地设置了标志,接下来的工作是用高精度的手段测定这个点的海拔高程。前线指挥部十分清楚,精度最好的手段是采用直接水准测量,这也是技术设计时最理想的技术方案。它要求测量队员们要用水准测量的方法,一尺子一尺子地从岸边将高程引向最低点。由于湖底为淤泥,非常松软,脚架根本无法架设。连脚架都无法架设的地方,当然也不可能完成直接水准测量,这又一次给指挥部提出了难题,而且这个难题真可以说是罕见和极难解决的。
湖中进行的水准路线总长虽然不足5公里,但却是项目中最难、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之一。怎么办?水准路线上满是淤泥,不能采用直接水准测量的方法,而不用直接水准就意味着要降低标准。为了高标准严要求完成任务,指挥部再一次直面难题,不能就此降低标准,必须想办法让脚架能够平稳地站立在淤泥之上。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聪明的测绘人又一次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为了能够架设水准仪角架,队员们在作业前首先加工一批长度1.5米左右、直径0.1米的木桩,在水准测量前进的路线上按一定的距离将木桩三根一组按“八”字型打入淤泥中,作为脚架的支撑点,实际作业过程中,将角架架设在这些木桩上,进行水准测量。这是风险极大的一种解决方案,也是一种绝无仅有的作业模式。在简单的实验过后,队员们马上分组行动起来。一根根木桩被砸入淤泥中,一条通向最低点的水准路线在队员们的大锤之下铺设完成。实践证明,这一措施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五公里的水准测量顺利地完成,而且成果精度良好。
这样的问题几乎每天都能遇见,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加之在水中、沼泽、淤泥中作业,许多正常的测量手段在这里都无法施展,必须采用非常规的方法,而这些方法大多数都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参考的。测绘队员们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扎实的测绘基本功,因地制宜,克服一个个困难,创造了许多测绘奇迹,为今后的工作积累了经验。
6结束语
艾丁湖洼地海拔高程测量项目采用了先进的测绘技术和测绘仪器设备,在上上下下共同努力下,前后历时三年,终于得以完成。项目采用的技术方案得到了新疆测绘局、国家测绘局的高度评价和社会各界的认可,其成果也已经国务院向社会公布。在项目的实施过程中,虽然由于测区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项目的高标准,使得作业中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作业人员的生命安全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但是测量人员在项目的准备和实施阶段的各个环节都做到了从细节入手,重视每一个环节的科学性和高质量,同时,充分发扬测绘人不畏艰险、敢打硬仗的精神,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最终保证了中国陆地最低点海拔高程测量的高精度、高水平,使这项工作得以圆满完成。(作者:刘涛)

分类:默认相册 |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752)

Tags: 相片 照片 摄影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
  • 性别:
  • 注册日期:2007-4-19
  • Email:lugh@casm.ac.cn
  • 城市:beijing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部落

  • 没有加入任何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7-4-19
  • 发表文章:30 篇
  • 上传相片:3 张
  • 回复总数:1 篇
  • 阅读总数:27107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