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是片海6 [上一篇] [下一篇]

[ 2010-8-14 9:08:58 | 作者:motu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6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看过她就过来。”罗玉红说着,她连同她手中的那捧鲜花飘进医院的正门。半刻钟她走到我面前,她说:“秀妹睡了,我把花放到她床头的柜子上了。”

我们一起去乘公共汽车,在学校那一站,罗玉红并没有要下站的意思。在学校的下一站,我们走下公交车,我的脸上身上全是汗,她的脸上也泛出汗珠。在路边,罗玉红买了两块雪糕,我接过一块慢慢咬着。在前面不远处的路旁,是一片很安静的树林,我不会忘记这片树林的。这是见证我们爱情的树林,我们的爱情除了天作证地作证,再就是这片小树林作证。我可以毫无遮掩的说,我是在这片小树林里对罗玉红正式求爱的,我并且山盟海誓的说过,无论什么都不会将我们分开。一年一后,这句别人也同样说过的话成了屁话,保不准我的誓言也会成为屁话。

我回忆着,一句话不说。我是在等着罗玉红说话,罗玉红好像更是心潮澎湃,从她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

在小树林里,罗玉红是背对着我站着。这时候,好像世界的喧嚣突然安静下来,我抿了下嘴再抿下嘴。

一阵风冲向我的面部,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去迎接这阵风。罗玉红终于爆发了,她转过身就冲到我面前,手指在我面前晃了两圈,她才怒不可遏的吼道:“季红林,你还是个男人吗?”这句话象针一样直刺向我的尊严,我胸中的潮水突然开了闸似的涌出,我以从没有过的口气迎接道:“玉红,你以为我愿意吗,你以为我心甘吗?我没有强有力的家庭后盾,我没有别人那么有才,我拿什么爱你,我拿什么对你负责。”我的眼泪随着我的话音落下而不住的往下流,往下流。玉红忍不住哭起来,她拿那双胳膊锤我的胸膛,边锤边说:“有什么不能面对,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这生活难道比革命还难吗?我是眼睛只盯着物质的人吗?”锤了几下,人已经死死的抱住我,生帕抓不紧我就会随时失去我一样。这是我在这所学校经历过的初恋,也是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有了这份爱给我人生很大的鼓舞。请相信,恋爱不是错,爱情不是错,错的是不合时宜。

那天,我们先彼此哭述,后来我拥着我心爱的玉红,象拥着全世界。

那天,罗玉红很漂亮很漂亮,我今生今世都很庆幸,我能碰到这么好的缘分。我做梦都在笑,我甚至都想对全世界说。

我回到宿舍不久,李木邦就颓丧的进来了。已经夜里十一点半的样子,我头一次见到李木邦如此灰心丧气。在我的记忆里,李木邦绝对的乐天派,在他的世界的字典里就找不到“烦恼”两个字,看来还真是出了天塌下来的事。

好半天他才说出来:“我们分手了,是她提出的。”其实对于恋爱的学生在毕业分手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可是李木邦说:“离开她,我没法活。”我从前在书店里看到一本《爱情就是病》的书,而且结合我自己,我的却相信爱情就是病。

天气很热,李木邦偷偷的用布袋提了几瓶啤酒回来,我们俩就着花生米喝起来。我们都不盛酒力,一人两瓶下肚就都晕乎了。李木邦说,你说金钱好使不,好使,但他很难买来两样东西,健康和爱情。他言外意思是说我的玉红,我说,在爱情面前,又谁能象玉红一样傻呢。在我的生命里,在学校的日子里,有三个人给了我向上的尊严,一个是玉红,一个是李木邦,一个是胡秀妹。


此日志由 motu 在 2010-8-14 9:09:35 编缉过。

分类:[漠土长篇小说]测绘是片海 | 部落:天涯行者 | 评论:185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38183)

Tags:无

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用 户: 密 码:
验 证: 不不清或没看到请点这里!
标 题:

内 容:

[加粗] [下划线] [居中] [网址] [图片] [代码] [UBB表情]

导航

归档

日历

我的简历

  • 姓名:motu
  • 性别:1
  • 注册日期:
  • Email:zdh1977@126.com
  • 城市:北京
  • 发消息给我

公告

本博客的文字和图片均为作者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欢迎光临!

部落

最新回复

联接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2008-9-14
  • 发表文章:239 篇
  • 上传相片:9 张
  • 回复总数:44 篇
  • 阅读总数:1077465 次